专访:港人的“移民”与“顺民”心态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01.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港人的“移民”与“顺民”心态

美国“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2018年世界自由报告中,香港评分再度下降。前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认为,北京的干预增加,而压力之下, 香港社会“移民”和“顺民”的心态明显增加。

德国之声:"自由之家"的报告中,香港特别在政治权利方面得分较低。您认为在公民自由、政治权利方面,香港目前最令人担忧的是哪些方面?

郑宇硕:最重要的事情是,北京政府、北京政府驻香港的机关对香港的干预越来越厉害。现在公然地说,中联办和特区政府应该多合作、多走在一起。我们也看到,中央政府、特区政府也是利用港独这个稻草人,作为加强镇压的借口。过去一两年,我们看到很多从事非暴力抗争、参与示威游行的学生运动分子都受到起诉,也有起码十几个人分别要坐牢。这些当然引起香港人的担心。第一就是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不保,第二就是政府利用司法程序给民主运动很大的压力。

不单是自由之家的评分下降。香港政府经常提到的世界经济论坛的评分,对香港法治的评价也是有所下降的。 

德国之声:您对香港的司法自由有何评价?本周三,黄之锋因2014年占中被控藐视法庭罪、判刑3个月。不过过去也曾有法官对黄之锋等案作出相对缓和的判决。

郑宇硕:首先,警察执法方面越来越针对民主运动。警察的首长是政府的一员,当然要听政府的命令。起诉的机关律政司处,律政司司长也是政府的一员,也要听特区政府的话。北京也好、特区政府也好,也非常重视律政司长的人选。前任律政司长袁国强有很多决定,受到社会的批评,受到香港法律界的批评。至于法庭的法官,有些法官的价值观念是比较倾向保守,有些是比较自由主义一点,自然不同的法官有不同的价值取向,难以一概而论。但是总体来说,大家对法官还是有一定的信心。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人大常委"释法"。人大常委在北京有解释香港基本法的权利。人大释法后,香港的司法系统就一定要遵守了。这也是对香港司法制度的一个很重大的冲击。我们看到人大释法越来越比较多了。北京有关官员说,人大释法要成为常态。这也是我们担心的地方。

德国之声:您认为黄之锋等年轻人的政治参与扮演着怎么角色,对香港未来发挥怎样的作用?

郑宇硕:当然,民主运动希望能坚持抗争,对种种不合理的情况,继续从事非暴力抗争。我们也坚持继续争取民主。但运动也面临更大打压,这个情况也是清楚的。大家也明白,现在从事争取民主、对抗社会不公义的抗争,付出的代价越来越高。

德国之声:在这种情况下,现在香港人对民主运动的关注有多大,社会舆论的涌流动向如何?

郑宇硕:在强力的打压之下,我们也承认,香港人出现两种明显的心态。一种是"移民"的心态,意思就是说,我对香港很失望,甚至提出"香港已死"的看法,所以他准备移民了。当然移民也不是立即进行的,很多年轻一代、中年一代中产家庭说,我就是多赚几年钱,十年八年后移民。另外一种是我们称为"顺民"的心态,反正北京的压力那么大,特区政府的压力那么大,那我就不管了,尽力赚钱就算了。"移民"、"顺民"的心态,这种失望的情绪是比较提升的,这是不用否定的事实。但我们也同时看到,社会上的不满依然是累积的,年轻人的不满特别明显。而且,当然,支持民主运动的核心知识分子还是愿意付出代价继续进行抗争。

德国之声:林郑月娥在香港的民意支持现在如何?

郑宇硕:现在她的威望是比梁振英高一点的,还是比较高的。所以这也反映出失望的情绪、"顺民"心态的弥漫。而且林郑月娥也比较聪明,她也充分利用香港政府的财政盈余,在社会福利、社会服务上她愿意多花点钱,也造成她本人民望比较高。她目前的民望不算低的,比过去梁振英为好。

德国之声:您个人对林郑月娥的政策、特别是与中央有关的政策方面,有何评价?

郑宇硕:作为民主运动支持者,我们是失望的。第一,她对于同民主运动对话、考虑民主运动的诉求,是一点积极表现都没有的。现在特区政府也非常顺从北京政府的意思。我们看到很多例子,香港政府的官员在有关香港与中央的关系方面,是没有意愿去为香港的利益力争的。"一地两检"、香港要付广东的水费,都反映出这种情况。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