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民众对政界反感度空前是为何?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2.0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访:民众对政界反感度空前是为何?

全球范围内,民众对政界领袖越来越不满意。这是盖洛普国际咨询公司一项调研得出的结论。社会学家斯泰切夫(Kancho Staychev)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表示,这是出现动荡局面的不良迹象。

G7-Gipfel in Kanada (picture-alliance/dpa/M. Kappeler)

比一比,看谁更受民众欢迎?

(德国之声中文网)盖洛普国际联合会是全球众多民调机构组织的联合体。该组织每年一度就各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受欢迎的程度展开民意调查。2018年10月至2019年1月,该组织采访了全球45个国家的四万七千人,然后在此基础上发表了本年度的调研报告。

德国之声:斯泰切夫先生,本年度调研报告中有哪些内容令您感到意外?

斯泰切夫:令人意外的是,全球范围首次出现了重要领导人受欢迎程度普遍下降的趋势。这种情况以前从来不曾有过。一般来说,政治家在民众中得到的评价有时好,有时差,但整体上都比去年差的情况,是以前没有出现过的。这说明整个世界出了某种状况。这可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那种精英阶层和普罗大众、以及政治家同选民之间的鸿沟。似乎还应该有更深层的原因。我们所处的世界正处于一个转型时期。

较受欢迎的政治家支持率也在下降

德国之声:不仅是政治领袖的支持率在下降,人们对教宗方济各的喜爱程度也在下降。造成这种趋势的,是各类内政原因呢? 还是人们从整体上对政治失去了信赖?

Infografik Gallup Report Opinion of world leaders EN 1 - 6

受欢迎程度排名第1-6名的世界政要领导人,教宗仍列第一,习近平排第六

斯泰切夫:应该是后者更能说明问题。是的,内政问题自然会对政治家的形象产生直接影响,但我们这里面对的是全球性的数据。我们当然都知道马克龙在法国民众中的支持率在不断下降,但全球范围内政治家的支持率都在下滑。很多政治家都在面临受喜爱程度下降的问题。以默克尔女士为例,虽然她在欧洲、乃至全世界仍得到较好的评价,但她的支持率也在大幅度下降。这不仅基于内政问题,也同国际氛围有关。我们看到,去年国际层面上的冲突对立越来越多,而这一点也反映在对政治家的评价方面。我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所处的世界面临很多问题,而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却不具备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二战后建立起的世界格局显得越来越不稳定。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既不是两大阵营对垒的冷战时期,也不是过去10到15年间那种只有一个超级大国-美国的局面。我们现在处在一个多极世界,国际局势变得越来越复杂。而鉴于欧洲所面临的诸多问题,这里的局势也显得尤为复杂。

Bulgarien Kuncho Stoychev (BGNES)

盖洛盘国际联合会主席、社会学家斯泰切夫:可能会出现全球动荡局面

欧洲人对政界的信赖在普遍下降

德国之声:诸如英国退欧僵局以及法国黄背心运动这类内政危机,对相关国家领导人的国际支持度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斯泰切夫:这个问题很难找到根本性的答案,但同时也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就让我们以英国脱欧为例来谈谈这个问题吧。在有些地区和国家,特雷莎·梅受喜爱的程度在提升。这说明,尽管英国脱欧对欧洲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但世界各地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却并不一定和欧洲视角一样。在欧洲之外的很多地区,人们认为英国脱欧是一件积极的事情,或者说对待欧洲失去英国的问题,他们并没有切肤之痛。因为我们讨论的是全球感受,而不是局限于某一个国家或地区,所以,情况就要复杂得多。

德国之声:在最受欢迎政治家排行榜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取代法国总统马克龙跃居榜首。您的调研报告指出,比如在非洲、非欧盟成员的欧洲国家以及加拿大等国,默克尔总理受欢迎的程度远远超过她在欧盟的受欢迎程度。这是一种新现象吗?

斯泰切夫:这是去年出现的一个主要基于欧盟内部发展的新趋势。去年,我们注意到,所谓维斯格拉德集团(即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以及匈牙利四国-编者按)国家之间关系日益紧张,意大利国内都也矛盾重重。我们也注意到,在一些特定问题及项目上,德国同波罗的海沿岸国家意见分歧很严重。这里并没有罗列出全部问题,但欧洲高层政治家受欢迎程度下降却反映出了人们对政界信任程度的普遍下降。

Infografik Gallup Report Opinion of world leaders 7 - 12

受欢迎程度排名第7-12名,特朗普垫底

大国对立 令人不安

德国之声:美国总统特朗普又一次在最受喜爱政治家排行榜上垫底。他的公众形象有没有在一些地区发生变化呢?

斯泰切夫:有趣的是,他在俄罗斯被接受的程度一直在下降。一年前,特朗普在俄罗斯的公众形象还曾好很多。而现在对他印象糟糕的俄罗斯人多达70%。同样,美国公众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印象也很糟糕,对普京印象很不好的美国人也同样占比70%。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意味着,美国、俄罗斯以及中国的相互对立,也对公众认知产生了影响。

而这一点对世界稳定非常不利,因为各超级大国的民众也对对方国家有着非常消极的印象。我认为这是很危险的趋势,因为相互争执的不再仅是双方的政治家,对立情绪已经蔓延至大洋两岸的民众当中。美国和俄罗斯是两个大国,两国民众对对方国家领导人的不满,足以引起我们所有人的不安。

坎楚·斯泰切夫(Kancho Stoychev)是盖洛普国际联合会主席,该联合会总部设在瑞士苏黎世,旗下拥有遍布全球的市场及民调公司。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