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民主的梦想还从未有过实现的机会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4.05.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访:民主的梦想还从未有过实现的机会

纪念五四运动百年之际,柏林自由大学历史学家、汉学家余凯思(Klaus Mühlhahn)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表示,五四运动呼吁的民族自决、民主以及科学这三大理念中,只有民主在中国从未获得过尝试的机会。

德国之声中文网:五四运动百年过去了,它留给后人的遗产是什么?

余凯思:这当然是一个令人十分关注的问题。我想,五四运动给后人留下了一系列值得回忆的东西,每个中国人都知道五四运动,它铭刻在中国人的集体记忆中。它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时至今日,许多人还从五四运动得到启发:它是现代中国自我认同的一部份。这也是我首先要提及的一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您提及现代中国的自我认同这一核心思想。此外,民主和科学以及反帝和反封建也是当时这场运动发出的重要呼声。

Prof. Dr. Klaus Mühlhahn ( FU Berlin/Bernd Wannenmacher)

汉学家余凯思

余凯思:反帝和反封建是中国历史记载中常常被强调的内容,在今天,它的内涵更为丰富,这也是我要提及的有关五四运动的第二要点即"民族主义"或者"爱国主义"。这当然是我作为外国学者对五四运动的诠释。

五四运动是中国第一个由大学生发起、后来有商人等参与的街头群众运动,这里,中国是一个民族国家。不可忘记的是,这个民族国家是1911年诞生的中华民国。当时,人们走上街头维护中国不受外国帝国主义以及霸权主义的侵犯。因此我有理由说民族主义以及民族认同是五四运动的核心思想之一。这是其一。其二,我认为重要的就是您已提及的"民主"以及"科学",当然,科学的含义可以讨论。我认为,在五四运动的语境下,科学的含义是"启蒙",民主和启蒙相得益彰。五四运动的第二个呼吁是建设一个民主以及启蒙的民主国家,即这个国家是民主的,并按照科学以及启蒙的原则进行决策。

德国之声中文网:您认为五四运动最根本的核心思想是民族主义以及民主与启蒙。那么,这三点今天还剩下什么?

余凯思:民族主义影响了整个20世纪,今天,它的影响力甚至超过当时。启蒙或者说科学,中国也都引入并接受了,我们看到,中国正努力建设一个以科学为基础的现代化社会。大学的科学体系,数字方法的使用,从那时一直延续到今天。但"民主"则是当时大学生提出的唯一未能兑现的愿望,而且不仅是在当今,历代中国政府中,没有一个认为有必要研究一下民主问题。

在这三点中,我想,有两点已基本得到实现,但第三点,即民主的梦想迄今为止还从未有过实现的机会。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们知道,五四运动为中国共产党的创立提供了部分的基础条件。当时,实际上一直到50年代中期,中共有一个重要的承诺,即实现民主,建立一个民主制中国。如果看一眼今天的中共,我们的印象是,它脱离了当时的这一民主主张。您怎么看?

余凯思:您说的对,我完全赞同。民主并不是一开始就"没戏"、一开始就被排除的。在30、40乃至50年代,直到80年代以及今天,包括中国共产党内部,一直有人以五四运动的精神为样板,称可以将民族、民族主义以及社会主义同民主相结合,也就是创造一个民主的社会主义。我认为,在某些历史阶段,这一趋势在中共党内甚至很有势头,但最终党内的民主派还是失败了,在社会主义体制内实施政治改革的议题也就此夭折,不再被人问津。因此不能说,中共从一开始就拒绝了民主。

Bildergalerie chinesisch-japanische Beziehungen 4.-mai-bewegung

史料照片:百年前的五四运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如果说当时五四运动的核心思想在当今中国仍有巨大意义,那么,能够在今天实践五四精神吗?

余凯思:五四运动的核心理念仍然活跃在百年后的今天。30年前,1989年春季,大学生走上街头,发扬五四传统,呼吁实现民主,他们也说自己是"民族主义者"。我刚刚完成一篇论文,其中引用了一位学生领袖的话,他说,"我们是爱国的,但我们也要求民主,因为我们相信,中国的问题可以通过民主方式得到解决。"因此,从30年前发生的事情可以看到,五四运动的精神依然存在。

我想,今天的北京政府对五四运动纪念日等非常紧张。今年有一系列重要纪念日。去年也有很多逢十纪念日,如1978年开启改革政策40周年。今年有五四运动100周年,六四30周年。在中国能感受到紧张气氛,不奇怪,因为对一些议题还没有说法,而这些议题让社会承受重压。人们不能谈及这些话题,也不会举办大型活动。有人告诉我,他参加了一个非公开的会议,这同以前大不一样。人们感受到紧张氛围,之所以紧张,是因为以往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德国之声中文网:人们很紧张。尽管如此,当今年轻人中多数人更注重消费。

余凯思:对。当然,大多数当今年轻人对以上议题不感兴趣。但我还是不断有意外发现。人们都很清楚,有些议题不能谈,但很多人对此有想法,只是不能在公开场合表明而已。我不久前刚在南京做过一场报告,知道一些话题存在人们的脑子里,但不能说,因此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普遍现象。但如果不是普遍现象,政府为什么要紧张,为什么不用另外方式面对它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最后一个问题:五四运动在当时对中国以外的地方有什么影响吗?

余凯思: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五四运动在当时属于全球性抗议浪潮的一部份。1919年春天,全球掀起抗议风暴,从朝鲜半岛到拉丁美洲,从埃及到印度,中国只是殖民地国家要求更多话语权运动的一部份。因此,五四运动是时代的产物,是民族要求自决运动的一部分。民族自决也是1919年五四运动大学生提出的要求之一,要求中国实现民族自决。但当年学生要求的是,民族自决同民主同步并进,只有一个民主制国家才能对外体现自治、自决以及主权要求。那个时代产生的影响非常深远,它开启了民族独立的浪潮。接下来,许多地区宣布独立,第三世界就此以独立的力量登上历史舞台。

采访专家简介:余凯思教授现任柏林自由大学历史与文化科学系东亚研究所所长,柏林自由大学副校长。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