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核电使气候危机恶化!” | 科技环境 | DW | 21.03.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专访:“核电使气候危机恶化!”

核电能帮助我们实现气候目标吗?《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的主编迈克尔·施耐德(Mycle Schneider)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给出否定答案,并解释其中原因。

年度《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WNISR)主编迈克尔·施耐德(Mycle Schneider)

年度《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WNISR)主编迈克尔·施耐德(Mycle Schneider)

德国之声:我们要将全球气温升幅控制在1.5度。对此,核电能发挥什么作用?

施耐德:如今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紧迫性问题:每花一欧元,能最快减少多少温室气体。换句话说,就是综合考虑成本以及最高效的可行性。

谈及新建发电厂,核能根本就不在考虑范围。不仅因为它是目前最昂贵的发电方式,而且主要是建造反应堆耗时太久。这意味着,在新的核电站上投资的每一欧元都会使气候危机恶化,因为这些钱无法用于更有效的气候保护方案。

德国之声:那现有的核电站呢?

施耐德:确实还有核电厂,它们也在发电。然而,现在的情况是,许多能效更高的措施比核电站的纯运营成本还低。这是第一点,可惜也是经常被遗忘的一点。

第二点,如今可再生能源的价格也已变低,很多情况下比核电站的纯运营成本还要低。

我举两个例子:目前能提供世界最低太阳能电价的是葡萄牙,1.1欧分/千瓦时。而现在我们从西班牙初步获悉,风能和太阳能的电价约为2.5欧分/千瓦时,这低于目前世界上大多数核电站的纯运营成本。

在很多情况下,即使在风电和太阳能发电成本的基础上再加上1-1.5欧分/千瓦时的储电费用,总体价格还是可以低于核电站的运营成本。我们要在这里问同样的问题:花一欧元、一美元或一块钱能避免多少排放?

德国之声:那么,为什么现在还有人宣布要新建核电项目呢?

施耐德:我常常觉得,在核电问题上,我们奉行的是特朗普主义:事实不再重要。到处都在谈规划、谈项目,但实际上雷声大雨点小。我们每年都会在《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中用300多页的篇幅对此进行详细记录。

德国之声:这背后的利益是什么?

施耐德:这些都是非常明显的自身利益。如果核能行业现在连虚幻项目都不提,那么它消逝得将会更快。

德国之声:那为什么会有政府参与?

施耐德:这其中有各种利益。例如,法国总统马克龙于2020年12月访问克鲁索(Creusot Forge)锻造厂时明确表示,保留核工业也涉及军事战略利益。法国也从不讳言其在核领域的军事和民用利益是紧密相连的。

中国等其他国家则有其他利益。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为众多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这是大维度的地缘政治。

例如,有中资参与得英国欣克利角C(Hinkley Point C)核电站就属于上述情况。因此,即使这个项目经济效益低也没关系。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规模是巨大的,据说耗资约1万亿美元。总而言之,在回答你的这个问题时,要依国家而定,因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

德国之声:能源公司为什么还要继续运营无利可图的反应堆?

施耐德:主要原因是核电站只要运行就会产生收入。核电站一旦退役,就会产生额外的费用,出现亏损。

从日本的例子可以看出这一点。核电站往往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正式关闭,因为公司无力将这些核电站从资产负债表的资产方面剔除。其中一些运营商会因此在一夜之间破产。

毋庸置疑,包括法国电力集团(EDF)在内的核电运营商正处于非常严重的财务危机中。问题是:他们将如何生存?从长远来看,如果没有政府的大规模补贴,肯定是不行的。但只要还能赚到欧元,即使不再盈利,也不会出现拆除费用和废物管理等问题。

德国之声:拆除费用有多高?

施耐德:拆除一个反应堆耗资约10亿欧元。而法国只准备了其中三分之一的预算。拆除的第一步是使反应堆从电网断开。

德国之声:这些高放射性废料的最终储存费用又是多少呢?

施耐德:没有人知道真正的费用,因为目前还没有可用的最终储存地。

德国之声:有关最终储存地研究的进展如何?

施耐德:目前还没有已经启用的最终存储地。与此有关的最先进的项目在芬兰和瑞典。然而,它们的理念来自于20世纪80年代初——用铜制容器储存。最新的研究却表明,铜制容器比原本以为的更容易受到腐蚀。这意味着,目前尚不清楚,瑞典和芬兰会采取什么行动。而这种情况也适用于其他国家。它们甚至更落后,连理论构想都还没有,就更别说储存地点了。

德国之声:亚洲国家发展到什么程度?

施耐德:日本和韩国都还没有地点和构想。中国有关于是否应该对核废料进行后处理的讨论,但是他们差得更远。

基本上,这些国家的行为和西方国家是一样的,而西方国家的核电站要早建二、三十年。换句话说,对于如何永久储存高放射性废料,目前还没有前瞻性的规划和可持续的构想。

观看视频 02:21

退出核能的代价

迈克尔·施耐德(Mycle Schneider)是年度《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WNISR)的主编。该报告是关于全球核电产业发展的独立参考文献。施耐德曾在多个大学和工程学院任教,并担任多个政府和国际组织的独立顾问。他于1997年获得被称为“诺贝尔替代奖”的“正确生活方式奖(Right livelihood Awards)”。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