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林荣基的「最后一次游行」 | 评论分析 | DW | 31.03.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专访:林荣基的「最后一次游行」

香港立法会将即在本周首读备受争议的《逃犯条例》,过万人在首读前夕(3月31日)上街反对,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也是其中一人。他日前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表示,这很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现身游行队伍,感叹这个条例迫使他成为香港首批「政治难民」。

德国之声:如果《逃犯条例》通过,你认为自己会被引渡吗?

林荣基:我的经验是,如果大陆要执行很辣的措施,你不要有任何期望,有期望的话你会失望。中国政府目的很清楚,清空香港异见人士,你不走的话就要在引渡条例下闭嘴。

我这些人就必须要走,因为我还有罪名在身。所以我要在条例七月通过前走,哪怕我确实在香港没有犯事。最惨是所有香港人都受影响,即使你没有犯事也受牵连,其实很恐怖。3月31日很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在香港参与游行。之后就要找地方落脚,讲得难听一点就是「着草」(逃走),主要原因就是这个条例。

我相信这不是香港政府的问题,而是中国政府的政策,港府只是负责执行的傀儡。如果是为了抓捕台湾杀人案疑凶,为何台湾政府曾经三次联络港府,只回应过一次?港府可以跟台湾政府直接签协议,但它说不做。整件事其实讲不通,互相矛盾,现在很明显是强行执行。

China Hongkong freigelassener Buchhändler Lam Wing-kee (picture-alliance/AP Photo/Kin Cheung)

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圖為2016年,他回港公開銅鑼灣書店事件的經歷後,參與遊行要求釋放其他書店人員。

德国之声:但港府方案指明不会引渡在香港不属犯罪的罪行,包括政治罪行。

林荣基:问题是中国政府可以变更你的罪名。以我为例,因为「违法经营书籍销售罪」被通缉,我的罪名在香港不算犯罪,无法引渡我上去。但如果它变更罪名,例如指控我窃取书店的电脑——我当时本打算把存有读者资料的电脑带上去,最后不想出卖读者而改变主意——在香港也有这条罪,那么就有可能把我引渡。最惨的是香港法庭没有权力判断证据真伪

德国之声:面对商界反对声浪,港府不久前宣布剔除9项罪行,包括不少经济罪行。此举有否减轻你的疑虑?

林荣基:这算是让步,但这种让步只是维护了那群人,变相鼓励犯法的人来香港。我担心的是,假如一个香港作家写了某些书触犯中国法例,会否用另一个刑事罪行包装把你引渡。这牵连到出版、发行、零售甚至媒体,言论自由一定会受规范。在香港曾经示威、举牌、发表所谓「不当言论」、参加座谈会的人,當局会否用相同手段把「政治犯」引渡上去?这不只影响香港,而是全世界。只要你经过香港,即使没有入境中国内地,当局都可以禁止你离境,甚至拘留你。

但是反而经济上的犯罪行为可获豁免,这是很鲜明的对比。如果最终真是如此颇荒谬,一边鼓励经济犯罪,另一边却限制言论自由,会达到这种效果。這很明显想限制香港言论自由,散播白色恐怖,以后你还敢说话吗?

Hong Kong Proteste gegen neue Gesetze (Reuters/T. Siu)

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左二)3月31日在香港參與遊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他是2015年被中國當局帶返內地的五名書店人員之一。

德国之声:很多人把《逃犯条例》与基本法23条比较,你个人怎么看?

林荣基:以前基本法23条立法争议,被指规范香港言论自由,因为50万人上街被搁置。我觉得一旦通过《逃犯条例》,他们不会急着立法,因为它比23条更辣。

最明显的区别在于23条在香港执行,但新引渡条例在大陆执行。在香港坐牢和大陆坐牢是两码子事,香港监狱有阅读、通讯、联络家人的自由,大陆有吗?你看李明哲就知道,给你吃腐烂的食物,没收衣物,也可以随时取消探视。如果这些都可以重演,每一个香港人或受刑人在大陆的遭遇可能跟李明哲差不多。还有很多被囚的维权律师,关押后还未判刑已被施刑,好像江天勇被打到肋骨骨折。但在香港坐牢不会发生这种事,是很明显的区别。

DW.COM

德国之声:你在铜锣湾书店事件中經歷過「被失踪」,在这次修订《逃犯条例》之前,有萌生過离开香港的念頭吗?

林荣基:2016年回香港的时候,其实那天开完记者会已经可以走,朋友跟我说可以去美国,一切都安排好了。但我不走,因为当时的信念很强,我在香港没有犯事,心安理得不用怕,为什么要走?当时相信香港法例对香港人有保障,我习惯在法治下生活,相信法律。

但现在很清楚,香港人权自由被削弱得很严重,甚至荡然无存。在当今的情况下,我这类背景的人不可能留在这。而很明显他们也想我们离开。

德国之声:你這麼說,某种程度当局是否达到了目的?

林荣基:香港人的反应太差了,这是相对的。当年推动基本法23条失败,因为有50万人上街。这次遊行有没有50万人?没有。大多数香港人都不会发声,700万人当中会出来维权的不多。

你看到有些香港人已经合作了,要不闭嘴不作声,有条件的就打算离开。香港人在开埠一百多年以来,从未试过一个时期有真正的选举权,所以国家和地方观念很薄弱,这是环境使然。不像别的国家,例如美国人的国家观念很强,因为人人都有投票权,国家是自己有份的。香港有没有?没有。香港人性格为何形成如此,我觉得因为环境使然。

但是,也不能只是怪责大陆政权肆无忌惮统治香港,做没有法律依据、粗暴的行为。我的观察是,香港人本身也有责任。讲得难听一点,这个法例通过以后,大多数香港人是自取其辱,自己也有责任。而我唯有能做多少做多少,没有办法不走。

德国之声:目的地会是哪里?你以前提过台湾,现在还是考虑之列吗?

林荣基:我正在等待消息,只要确定落脚点我就会动身,逗留在香港的时间一定不会超过今年七月。有朋友协助筹划,是对方主动的,开初想过美国,否则去德国,人权状况较好。后期有朋友主动联络,有第三个地方可选择,也是有民主自由的国家。还未确定以什么身份去。

我本身对台湾有一定了解,台湾也是有民主自由的地方,并非不安全。我这是政治事件,他们不可能引渡我,所以我跟你讲会去有民主自由的地方。

德国之声:你从铜锣湾书店事件那时回来香港,至今还不到3年就要离开,当初有想过那么快吗?怎么看香港的未来?

林荣基:比我预计的快,当时回来估计可能还可以留在香港5到10年。

习近平上台后,先是2013年发表「七不讲」。我们看到他有意识地对香港施加限制:通过选举主任拿走被选举权,有过港独言行的就被淘汰;当选的,通过人大释法把你取消资格。铜锣湾书店事件发生后,西九高铁实施「一地两检」,让大陆派人来港执法。

我们看到是一步一步的,而且频率更密。以前可能一年半年一次,现在可能几个月一次,这是过去几年的趋势。看看我就知道了,不需要再举例了。我这桩本来是小事,在普世价值下的地方不可能发生,卖几本书变成罪犯,你说有没有可能?只有在威权统治的地方才可能发生。

未来十年会愈来愈差,只有更坏,没有最坏。中国在习近平当政下,香港还会一直沉沦。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