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林浊水:台湾的民主并不成熟 | 时事评论 | DW | 16.05.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事评论

专访林浊水:台湾的民主并不成熟

日前民进党前立委林浊水直呼:这是个民主国家吗?德国之声专访林浊水,请教他说此话的原意。林还谈及时政,以及他对台湾民主的评价。

(德国之声中文网)民进党染黑风暴延续,派系之争浮上台面。日前身兼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总统在党内部的会议上说:“民进党怎么没大人,我就是大人,我会处理,有事好好说,又不是没有办法谈”。林浊水称,一个民主国家的元首不应该如此说话。以下是德国之声专访问林浊水的节要

德国之声:您可以解释一下您为何说“难道这就是我们要的民主?”,以及“这是个民主国家吗”?

林浊水:蔡总统这样说让我很惊讶。事情的缘由有二:首先是民进党台北市党部内有黑道的问题,另外就是总统的某位国策顾问有黑道的背景。在这两个前提下,有人用江湖话语来质问蔡英文总统:难道民进党家里没有大人?言下之意是,因为没有大人管事,才会让下面的人胡作非为吗?蔡英文于是回答:她就是大人。这种说法我觉得很不恰当,因为“大人说”一来是江湖用语,二来是父权社会、威权体制内的旧价值观。蔡英文不应该用“父权精神”或“威权体制”的伦理来领导民进党,完全不符合民主的价值。我觉得蔡英文是上当了,说了不该说的话。

德国之声:“黑金”往往并存,就您所知民进党内有“金”的问题吗?

林浊水:有的。比如苏震清的案子。(注:苏2020年疑似涉贪,目前收押禁见中。)比较遗憾的是苏震清也是属于蔡英文的嫡系“英系”。民进党前秘书长罗文嘉曾经批评民进党日趋“世俗化”。罗文嘉的批评我不大以为然,因为我认为民主政治本来就是世俗的政治。但是,一个政党如果只剩下“世俗”,而没有一丝一毫“超越价值”,没有追求“超越”的精神,这个党就很有问题。其实不只民进党或国民党,台湾的政党和政治领袖几乎都没有担当,没有决断的能力。

值得庆幸的是,台湾有非常好的基础,使得台湾在中美经贸战争和新冠肺炎肆虐下不仅幸存,而且表现优异。因为台湾的医疗品质不错,所以在全世界疫情蔓延下,台湾竟然成为一片净土。另一方面,台湾作为一个二战后才急起直追的经济体,成长快速,可见台湾人民的素质不错;中美经贸战争反而给了台湾经济发展的新契机。当全世界供应链重组之际,台湾是少数获利的国家。

Taiwan Tsai Ing-wen, Präsidentin

“台湾的政治领袖非常有问题”

德国之声:您批评台湾的政治人物缺乏担当和决断力,为什么这么说?

林浊水:这几年我们看到了一些事。比如疫苗。以色列和新加坡都买了很多的疫苗,让他们的民众快速而且免费施打。在台湾疫苗却仍然没有着落。我觉得是台湾的政治人物忧谗畏讥,没有担当。在野党的民粹作风,使得政府不敢有决断。但是如果买疫苗是对的,就不要害怕别人批评,要赶快去做。又比如当华航的机师要求缩短隔离天数时,政府和政治人物就因为没有果断的做出决定,反而顺从他们的意见,才会造成今天疫情如此大的破口。另一个例子是,目前台湾的国防面临极大的压力,但是没有任何政治人物敢主张“恢复征兵制”。北欧的瑞典2018年当国家面临军事威胁时,勇敢的将募兵制改回征兵制,男女都要当兵。为什么台湾不做呢?难道台湾比瑞典安全吗?英国的“经济学人”杂志,不是最近才称“台湾是地表最危险的地方”?

我觉得台湾的运气非常好,一再渡过难关。但是台湾的政治领袖非常有问题,忧谗畏讥,不敢有决断。

德国之声:台湾正逢多事之秋:缺水、干旱、停电、疫情升温、股市大跌,政府陷入捉襟见肘的窘境。您有什么看法吗?

林浊水:缺水的事不能全怪民进党,谁执政都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当然如果硬要批评民进党,我们可以指责民进党在这么多年里,为什么输水管线漏水的事,没有大幅改善。而且水费还是如此便宜;台湾的水费、电费几乎是全世界最便宜的。水价便宜到无法说服民众应该节约用水的地步。从这件事情上也可以看出政治人物的没有胆识,没有决断力。

但是有关供电的问题,民进党绝对有责任。民进党不敢诚实面对台湾缺电的问题,只会跟着一些环保团体的节奏起舞,搞得手忙脚乱。其实大家都知道太阳能和风电不够稳定,无法当作备载容量。这几年我们看到日本重启核电厂,法国继续拥抱核电,英国兴建新的核电厂。民进党说我们的备载容量绝对够,会停电是其他方面有问题。问题是,如果备载容量真的足够,就不可能发生5月13日台湾大停电的事。

德国之声:您觉得台湾的民主是一个成熟的民主?

林浊水:台湾的民主并不成熟。因为民主政治应该是“责任政治”。在台湾没有人负责,所以台湾不是一个成熟的民主政治。有人说是不是应该修改宪法。我认为修宪是必要的。其实宪法完备,国家不一定运作得宜;但宪法不完备,国家的运作一定出问题。

德国之声:您对台湾的民主运作有何看法?运作的好吗?

林浊水:我认为台湾的民主政治运行的还不错。纵使我刚刚非常严厉的批评我们的政治领袖;但庆幸的是,在台湾没有出现像特朗普这样的政治人物;或者说,像特朗普这样的人目前仍然无法在台湾出头。所以说,台湾的人民和政治人物其实都在进步中。而我最担忧的有两件事:一)政治人物的品质,二)台湾的宪政体制。因为目前的宪政体制中“权责不分”,才会造成许多问题。

德国之声:您赞成内阁制吗?

林浊水:我赞成内阁制,因为内阁制在大部分的国家运作起来似乎比较顺畅,权责分明。如果国家治理好,执政者就可以继续做。如果做的不好,就得换人做。可是总统制之下,执政者如果做不好,人民就得忍受他直到他任期结束。在台湾的现状是:有个行政院长可以当炮灰,总统不用负任何责任。这样更糟糕!

德国之声:以前民进党不是希望将政府体制改成内阁制吗?

林浊水:但是蔡英文根本不想改成内阁制,因为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其实如果要改成内阁制,最好的时机应该是2014年太阳花学运时。大学生占领国会,老百姓却默许他们占领,显示宪政危机大到人民甚至可以容许学生占领国会,可见人民的不满到达极点。当年的主流民意是同意修宪,并将体制改为内阁制,可是蔡英文不答应。

Taiwan Parlament

林浊水:内阁制可解决责权不分的问题。(立法院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您从党外时期开始为台湾的民主化奋斗,几十年过去了,您认为台湾的民主成功吗?

林浊水:台湾的民主化大致从1990年代开始,如今30多年过去,比起许多西方国家,台湾的民主年轻很多,但是表现的一点也不逊色。很多年以前当我还是立法委员时,有一次去美国国会参观,有一位美国国会议员笑台湾的国会经常打架,有位女性议员甚至拿高跟鞋敲人;我赶紧说,那是台湾的国民大会,而不是立法院。我接着又说,听说美国国会还有开枪的记录呢!那位美国国会议员只好承认有此事,甚至带我去看拔枪发射后遗留的弹孔。

台湾作为一个后起之秀,可以参考前人的做法,所以发展起来比较快速,这点毋庸置疑。但其中有两点可以批评:第一,既然可以参考别人的做法,就应该做得比别人好,为什么台湾没有做的更好?举例说,台湾修宪过程中其实可以参考许多国家的做法,但显然没有好好参考,使得台湾目前的宪法漏洞百出,特别是权责不分的部分。既然权责不分,然后要求政治人物必须负责任,难怪困难重重。第二,因为台湾情势险峻,所以一定要做得比别人好,只是不逊色还不足够,要非常出色,才有办法生存。

因此台湾内部的改革要加速前进,而且更彻底。举个例子来说,国防部近日宣布将既有的“军团制度”改为“战区制度”,也就是改为“联合作战”的概念,这个改革延迟太久了。“联合作战”的概念是美军在打“海湾战争”时,采取的作战方法。二战时三军互相支援叫做“协同作战”。协同作战的策略到了1990-1991年的海湾战争时,美军发现不够用,所以发展出“联合作战”的策略。当时还有一个重要的科技背景,就是网络通讯的迅速发展。这些因素使得指挥链大幅缩短,扁平化。“联合作战”的模式在海湾战争的时候已经发展成熟。2000年台湾政权更迭,当时有人建议台湾也采用“联合作战”的模式,但是这个建议没有得到采用,因为一旦组织扁平化,将官的员额就会大幅下降,当时国民党和民进党的议员联合起来反对这个提案。如今大陆的飞机、船舰台湾四周到处跑,台北终于受不了了,才愿意改变。其实已经比中共慢了。习近平在很多年前便着手“军改”。以前的作战一定是陆军领导,如今至少在中国的东部战区就是由空军来领导。不再由陆军统一调配,而是具备多军的概念,类似联合作战;所以我们比共军落后许多。

德国之声:所以您认为台湾的政治领导人不够努力?不积极?

林浊水:不,他们很认真,每天工作到晚上12点。他们缺乏的是胆识,远见和决断力。

德国之声:台湾的民主对大陆有任何启示吗?

林浊水:台湾的民主对中国的执政者是一个很大的压力;对大陆内部有改革意识、向往民主的人而言,台湾的民主是有意义的,因为它证明:华人也可以实现民主。台湾的民主对这些人是一项鼓舞。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