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支联会主席:悼念六四 良心行为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1.06.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访支联会主席:悼念六四 良心行为

近年香港政治气氛越来越收紧,支联会主席何俊仁接受德国之声专访,表示支联会及香港市民29年坚持悼念活动,创下人类文明的历史,所有香港人也值得骄傲。

Albert Ho Chun Yan (HK Alliance )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

德国之声 :29年是否从无间断的参加支联会及六四悼念活动 ? 当中令你最感动的是甚么?

何俊仁:我29年可说是风雨不改的参与,就是下着大雨、身体不适我也参与,从未间断。很多义工与我们一起坚持,有些甚至是80多岁的长者,他们悼念的心情正如香港夏天的天气,白天高温有几阵骤雨,他们激情澎湃,最后化成泪水,在雨中交织,是很令人感动的。

个人对六四的情感,其实已很深化,我再没有很激动的情绪,也不需要,相反已深化成一股内在的坚定的精神力量。这么多年来,看着这么多同路人,有的离逝了,这些都让我难过及触动,例如刘晓波,他的离去使我伤感难过,我也很担心他太太刘霞的健康,期望她能早日得到自由前往德国。另一方面,我又看到年青一辈,愿意继续站出来,如内地的维权律师,这么多年,人心不死、薪火传承。

德国之声 : 回顾29年,港人在悼念六四活动,经历了哪些高潮与低谷?

何俊仁 : 相信大家仍然清晰记得,29年前,八九年六四期间,香港市民走上街头声援内地民主运动,那一幕对香港来说,百万人走上街头的场面是那么惊天动地,我想曾经参与的人是无法忘记的,分别有三次一百万走上街游行,有多次数十万人的集会,充份体现了香港人那种深刻的感情;而且,香港人并不是只有一剎那的冲动,然后急流勇退,相反在六四镇压之后,香港人继续努力利用香港的空间,支持内地的民运;六四屠杀后我们有百日祭,往后二十多年来,四月的清明节都有公祭,然后我们有民主风筝的活动,是纪念当年六四占领天安门学生放风筝来干扰高空的监察;然后又有长跑,是纪念当年高自联的学生奔走天安门及大学之间传递讯息,所以我们每年都有长跑,今年已经跑到29公里,有30多人跑;当然,每年六四前夕的周日,还有一个全球民主大游行;再下来是六四烛光晚会。

29年来,的确参与的人数有高有低,最低我们尝试只有几万人,但近几年每每超过十万人参与。所以说人心仍在,大家不忘初衷,纵使参加者到现场也是进行一些简单的仪式,平淡檏实,但最重要是带着内心的真诚,来追悼当年六四死难者丶悍卫六四的真相,不要被人扭曲遗忘、亦向当年的镇压当权者,包括现在的独裁政府,提出抗议、展现我们的良心、为不能发声的内地人民发声。今年29年周年,我相信很多人仍本着一片丹心的走出来。29年来,香港人及支联会,悼念活动都写进历里,创下人类文明的历史,所有香港人应值得骄傲。

德国之声 : 近年香港政治气氛越收越紧,早前人大常委谭耀宗更指支联会5大纲领中,"结束一党专政"属违宪的言论,但支联会仍然坚持喊此口号,请问你有否担心悼念活动的空间将会越来越收窄 ?

何俊仁:我们仍然坚持喊着"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不受影响,无论怎样我们仍然坚持。我认为不需要过分担心,今天我们仍然是这么坚定,我相信任何打压我们也不会就范的,我们不用悲观地去假设,最重要是坚持做我们认为值得做的,然后勇往向前。

Patriotische Demokratische Bewegungen Chinas (HK Alliance )

香港支联会29年来一直坚持为六四发声

德国之声 : 你认为,支联会最重要的角色及信念是甚么? 

何俊仁:一方面维护历史的事非,史实对错,维护说良心说话的权利,为一些不能发声的人去发声,当然亦有对自己国家民族的展望,希望能够汲取历史教训,走向建设文明国家,实践民主法治精神,中国要有民主,就要结束一党专政。

德国之声 : 你认为中国一定会走上民主之路 ?

何俊仁 : 民主一定会出现,当然现在我们不知道甚么时候实现。我相信人类历史都是争取真正的自由解放,中国革命这么多年,中国人民仍然是政治的奴隶,我感到很悲哀,我相信争取解放的力量是一直存在的,一直在发挥作用,我相信最终是会胜利的。

德国之声 : 近年香港本土意识抬头,年轻人对六四感觉变得冷淡,今年各大专院校学生会亦决定不参加六四集会,甚至以"邻国事件"形容六四,作为支联会主席,你感觉如何?

我不认为要为年青人痛心,我只是感到很可惜,他们批评很多,有很多不满情绪。但是他们应该想清楚,悼念六四是一件正义的事,为受压迫的人而发声,是一件良心的行为,纵使你们有些地方不同意,但我们应站在共同点,如果只是很灰心地逃避,这样是不行的。不过,给年青人一些时间吧,让他们好好想想。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