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拜登对中贸易政策将更一致而非软化 | 经济纵横 | DW | 09.11.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经济纵横

专访:拜登对中贸易政策将更一致而非软化

拜登几乎确定胜选后,各界都开始预测他会如何处理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专家告诉德国之声,拜登在有战略价值的领域会持续与中国脱钩,并透过多边主义制定对中国的贸易政策。

USA Wilmington | Rede Joe Biden und Kamala Harris nach dem Wahlsieg

专家认为,拜登执政后,中国与美国的总体竞争会持续,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关系也会顺着现在的轨迹继续发展。

(德国之声中文网) 德国之声:首先,您会如何分析特朗普政府过去4年的对华贸易政策?您认为政策有效吗?

卡普里:从施行关税与贸易赤字的方面来看,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彻底失败了。美国政府对中国进口商品徵收的税,最後都会由消费者来吸收。如果是中国进口的零件或原料的话,制造商或是整个价值链就必须吸收这些多馀的税。

此外,特朗普执政时期贸易赤字仍是以净出口的方式在增加。在谈论贸易政策时,我们也还没考虑服务的贩售与交换,以及全球价值链服务化对经济带来的真正影响有多大。这些因素都为美国公司和第三方增加很多层的价值及收入。这是用一种非常粗糙的方式来衡量贸易及贸易的成败。

我们也必须意识到,贸易只是中美两国广泛地缘竞争与系统性竞争当中的一环,如果详看美国根据贸易法第301条所发动的行动,范围还包含了知识产权盗窃丶技术转让和政府补贴,这些行动也制造了一个充满非关税措施的环境。

这些非关税措施对於实际税率影响深远,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的非关税措施包含出口管制丶许可证丶将公司列入实体清单。这些措施除了深远地影响了中国企业与个人之外,也对整个生态体系产生连锁反应。

德国之声:拜登会采取与特朗普不同的华贸易政策吗? 

卡普里:  拜登执政後,我预期中国与美国的总体竞争会持续,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关系也会顺着现在的轨迹继续发展,双方在一些有战略重要性的领域也会持续脱钩。但为了因应与中国脱钩,拜登政府也会让经营模式与供应链变得更多元,甚至封闭特定的产业链。

Singapur Alex Capri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的专家卡普里不认为拜登会软化华盛顿对中国在出口管制与制裁等议题上的立场。他说,国际社会反而可以预期拜登政府会针对出口管制推出更一致性的政策。

另一个比较模糊的领域包含许多广泛使用的两用科技。拜登上任後,可能会对这些两用科技实施出口管制,但除此之外,美国仍会与中国进行一些无害的贸易。这样的环境会让跨国公司清楚知道,美国在哪些领域打算与中国脱钩,在哪些领域会持续有贸易往来,了解这些条件後,跨国公司必须拟定应对计画。

我认为拜登政府将更加注重多边合作,重视国际组织和框架,并将寻求与盟友合作。这是回归奥巴马执政时期的政策,比如奥巴马的 「重返亚洲」策略,其中一个重要的组成就是「跨太平洋夥伴协定」。

即便如此,当美国在有重要战略价值的领域受到威胁时,我预期拜登政府仍可能单方面采取行动捍卫美国利益。

德国之声:那麽拜登政府会考虑重新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协定」吗?

卡普里:「跨太平洋夥伴协定」主要是推动拜登所遵循的这些原则,他的政府在某个时间点会开始讨论是否重新加入,但这对他来说不会是最紧迫的议题。在开始讨论是否重返协定时,拜登政府也必须考量与美国国会的关系,以及取决於最终美国政府各机构的权力平衡。

此外,如果拜登在任内与中国展开第二阶段的贸易谈判,我不会感到意外。然而,我不认为拜登会软化对中国在出口管制与制裁等议题上的立场,反而可以预期拜登政府会针对出口管制推出更一致性的政策。

当美国商务部在考虑要推出新的出口管制措施时,我认为拜登政府会与美国商界进行更有效的整合与沟通。当拜登政府开始对外宣传贸易政策後,我们便能清楚预期他们在对华贸易政策上的行动,这种做法对於美国商界会有镇定的效果,而他所施行的政策也会与一个完整的框架绑在一起。

在特朗普执政时期,他的贸易政策反反覆覆,贸易决策也是非常「交易性的」,往往与他个人利益或动机有关,此作法不会在拜登执政时期重现。

另一个重要的不同处是,拜登政府会重新组织美国国务院。对於执行外交政策来说,美国国务院是十分重要的,而外交对於双边主义或多边主义来说也十分重要。拜登政府会指派有能力的人出任副国务卿或大使这种角色,让这些人能彻底执行政策。

德国之声:您认为中美在哪些领域可以有互相示好的空间?

卡普里:我认为互相示好的空间是存在的。我认为拜登上任後第一件事是他会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而我认为在这个议题上,世界各国是有合作的空间的。此外,拜登在美国的国内政策中,特别提到他认为「绿色新政」是十分重要的,所以虽然要在美国国内通过该法案有难度,但他的政府可以考虑将这个法案的框架或概念延伸至国际合作。

气候变迁是个相对无害的议题,所以中美都可以在这个议题上,贡献一些解决方案,并藉此展开合作。

卡普里 (Alex Capri) 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的高级讲师,也是全球贸易谘询机构韩礼士基金会 (Hinrich Foundation) 的研究员。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