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我们决不放弃寻找MH370”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7.03.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访:“我们决不放弃寻找MH370”

2014年3月8日,从吉隆坡飞往北京的马航MH370航班神秘失踪,迄今已有5年时间。当时机上239人中有150多人为中国公民。不少MH370乘客的家属此后持续寻找亲人,并组成团体互相扶持,姜辉是其中关键人物之一。今年3月8日,他们再次前往中国外交部和马来西亚驻华使馆表达诉求。德国之声对姜辉进行了专访。

China Peking - Jiang Huis Mutter war an Bord der verschwundenen Malaysia Airline Maschine MH370 (picture-alliance/AP Photo/N. Han Guan)

姜辉的母亲在5年前随着MH370一起失去音讯

德国之声:马航370乘客家属本周五(3月8日)计划进行请愿活动,能否大致讲述一下活动计划?

姜辉:每年这个日子我们都会举行类似活动,主要是去两个地方:中国外交部和马来西亚大使馆。最主要是家属对370调查有些问题,有些诉求,要跟他们进行沟通。

德国之声:能否具体讲一下你们的诉求是什么?

姜辉:其实我们去中国大使馆也是为了通过他们转达相同的诉求给马来西亚方面,因为我们觉得有时候到了马来西亚大大使馆交了东西,可能不一定完全反馈给国内。所以也算是走一个双保险。同时也是表现中国家属一个态度,370这个事情没有一个结果,不管3年、5年、10年,家属是不会放弃的。具体诉求内容,有些是老生常谈,家属心理援助必须要展开了,因为有些已经产生很严重的后果。

德国之声:您所说的严重后果具体是指什么?是指抑郁症吗?

姜辉:是,抑郁症以及由此所引起的其他心理疾病和家庭问题,随着时间累计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爆发的阶段了。

第二点是要求马航对国际公约中规定的先期赔偿立刻支付。两年前,马航停止先期赔偿,也给家属造成了很大的困难。比如黑龙江一个家属,去年查出是癌症,但马航拒绝支付费用,所以只能把房子卖了去治病。马航完全是可以提供先期赔偿的,这和我们在法院提出的起诉是没有关系的,是国际公约规定的,案子审完之前是必须给的,只不过是可以从最后的赔偿中扣除。这个法律的制定就是出于人道主义,帮助航空事件的家属。但马航恰恰是背道而驰。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马航两年前曾支付过一些钱?

姜辉:虽然两年前曾提出支付,但当时一是提出的时间不是很长,二是有些家属对领这个钱心里有抵触,大家只要家里能过得去,就不愿去领这个钱。但随着时间变成五年之久,各个家庭的事情都有所暴露。一个家庭的经济支柱没有了,苦苦支撑五年,已经很难了。不管是看病,还是正常生活,都急需一些资金。可马航就说不给了,要领钱就必须签署和解协议,意思就是用这个方法逼迫家属签署全部免责的和解协议,这是一种很无耻卑鄙的做法。所以我们要通过外交部,督促马政府管好自己的企业。当然,我们也通过中国的法院走流程,但走法律流程时间会相对长一些,而家属们的生活每天都在继续着,所以我们还是希望通过政治、外交的手段让马方所有所收敛。

China Peking - Jiang Huis Mutter war an Bord der verschwundenen Malaysia Airline Maschine MH370 (picture-alliance/AP Photo/N. Han Guan)

资料照片:2017年姜辉在会见马航官员之前在北京接受媒体采访

第三点是,前几天我们去马来西亚周年会议的时候,发现新一届马来西亚政府和以前的相比还是有一些变化。我们去的时候他们当天播放两条新闻,一个是马哈蒂尔接见了澳大利亚家属,一个是交通部长在我们办的五周年会议上亲自到场,而且宣布了重新启动搜索的计划。我们希望中国政府能对重启搜索这个事情有一个表态,到底是支持,还是反对,是表扬一下,还是表示一下"我知道",总得说个话吧。我觉得关系到154个中国人的这么大的事情,其他国家已经发出了声音,中国政府应该有所表态。

德国之声:这些诉求与前几年相比有何不同?

姜辉:心理咨询是一直就有的诉求。但"领钱"(要求赔偿)确实是今年第一次提出来的。因为之前谈到过,有些家属不愿意去做这个要求。希望(中国)政府表态这个事情也是今年才加进来的。还有是要求马来西亚政府对家属知情权的保障。中期报告他们原来说翻译成中文,后来又说不同意。我这次去他们又答应了。这还是需要政府去督促,去沟通的。尽快解决家属知情权被剥夺、被忽视的状况,建立良好的沟通渠道。有困难不怕,只要有沟通就行。前几年的状况就是拒绝沟通,拒绝给信息,造成家属产生仇恨情绪、相信各种阴谋论等现象产生,这些都不奇怪,都不是家属自己愿意造成的,现实条件逼迫他们这样的。如果马来西亚新政府上台后,现在给我感觉进入正轨,我相信都可以谈解决的,连朝核危机都可以谈,何况这个。

德国之声:您刚才也提到,马方最近提到可能重新启动搜索。迄今为止的搜索工作并没有实质性进展,您认为原因何在?

姜辉:从这几年现实情况,残片发现的密度范围来讲,再加上一些新的洋流理论的提出,现在国际公认的说法是,如果飞机在"第7弧线"上(注:第7弧线位于印度洋南部,是迄今为止搜索的重点地区)那么它的位置将会再靠北一点。因此在原来搜索范围向北延伸,以及向西加宽搜索范围,是这几年科学家们讨论的一个初步结果。另外,去年阿根廷潜艇的搜索,是第二遍才搜到,法航(失事班机)447是第三遍才搜到。就是说对原来疑似区域据说是有些空白的,在那些地方再做一些补漏工作。我觉得,不管是计算公式错误,还是数据不准,对于史无前例的370事件来说,这种科学方面的错误都是可以接受的,毕竟都是计算,谁也没亲身经历。只要有良好的态度、良好的机制,保证事情顺畅进行下去。人哪有不犯错误的,我们都可以理解。

德国之声:马航事件已经过去五年,漫长的时间里,家属之间如何互相扶持?是否仍有经常性的聚会?

姜辉:我们这个群体跟三、四年前相比没有太大的变化。现在家属主要还是通过微信群,以及马航两个月一次的见面会以及一些小范围的聚会保持联系。互相帮助,互相扶持。说实话,这种事情如果没有家属之间的互相理解和支持,没有说心里话的人,真的很难五年走到现在。如果没有家属们聚集在一起,可能早就被个个击破了,可能自己把自己就打败了。这五年路上,各种生活上的困难、身体上的困难、精神上的压力,还有一些现实的中国特色的压力,都是很现实的。

德国之声:五年以来,中国官方对于你们的维权行动采取何种态度?

姜辉:这个问题我真不好回答。我只能说中国外交部和民航局还有很多工作可以改善。我不否认他们做了很多工作,但是还有更大空间可以改善。比如这次,我们明天(家属在北京举行集会活动)拭目以待。我们到马来西亚去,从总理到部长都很体谅家属,该开会的开会,该接见的接见。看看中国政府是不是能有一个……别又出来一个处长,一个司长,我觉得就有点不重视了。

德国之声:无法否认的一个事实是,相比几年前,世界对于MH370事件的关注在逐渐流失。面对这样的处境,您如何看待?

姜辉:"时间是把杀猪刀",这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我们不能强求。首先我们欢迎关注,吸引关注。不管世界上关注是多了,还是少了,我们还是走我们自己的路。不是说马方设置障碍,给我们的关注度少了,我们就会放弃对于亲人的寻找,对于飞机的寻找。这是绝对不会的。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