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我不支持“港独” | 时事评论 | DW | 03.04.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事评论

专访:我不支持“港独”

香港“占中”运动发起人之一戴耀庭近日因为提及中国实现民主后,香港可考虑成为“独立国家”或组成“联邦政府”的言论,遭到北京以及港府的围攻。他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指出,相关言论系学术讨论,自己现阶段并不支持港独。同时他也认为香港的政治环境进入“寒冬”。

Tai Yiu Ting (Yiu ting Tai)

戴耀廷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日前到台北出席论坛,提及中国实现民主后,香港可考虑成为"独立国家"或组成"联邦政府"的言论,连日遭中央、国务院港澳办、中联办、香港政府、以至建制派及官媒的猛烈抨击。特区政府表示"感到震惊,并予以强烈谴责"。新华社以《一场祸港乱国的丑陋表演》为题发表署名文章,炮轰戴耀廷的言论,是暴露了他和极少数本土极端分子冲击"一国两制、祸港乱国的居心";又批评他赴台"播独"是他继发动"占中"之后又一次赤裸裸践踏法治的行为。 另外,《人民日报》海外版署名文章,又批评戴寻求境外支持企图分裂国家。同时,建制派议员亦联署声明,指戴耀廷言论鼓吹港独,违反《基本法》,更要求香港大学革走戴耀廷。德国之声中文网就此话题对戴耀廷进行了专访。

三个未来民主的可能性想象

德国之声: 你在台北论坛上提及中国实现民主后,香港可考虑成为"独立国家"或组成"联邦政府"的言论,连日受到港府、建制派及官方媒体的猛烈抨击。请问你言论的本意是甚么 ? 你是否支持"港独"?

戴耀廷:在当天论坛上,我主要表达的论点是:香港的民主运动需要重新定位为反专制的运动。因为我们看到,如果中国专制政权在中国内地及香港持续的话,香港的民主运动能够达到目标的机会可谓不大,所以我们应该视香港进行的民主运动,包括透过选举去争取议席,透过小区里向市民解释民主的重要性等等,这些都是反专制的运动。事实上,在会议上还有很多其他讲者,我在总结上提到,假使我们反专制运动成功的话,即是代表中国结束专制政权,我不是说共产党会消失了,共产党其实可以在民主的社会里继续执政,如透过选举,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我只是表达,如果有一个民主社会在中国出现的时候,民主再不只是单纯地由大家一人一票去选总统丶选国会,而是包括中国不少的族群,可以自己决定政治前途,例如:可以选择成为一个独立国家或者成为一个联邦,甚或是一个类似欧盟的一个邦联,这是我提出三个未来民主的可能性想象。

我希望表达的是,如果专制结束了之后应该怎样呢,我特别强调不能等到专制结束了才去讨论,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可能已来不及,我们现在应该要开始思考。我自己当然有一种信心,认为民主终有一天会来临,尽管何时来临暂时没有人知道。我认为如果要争取民主,当然要去思考专制结束之后,怎样处理中国族群与族群之间的关系。环看中国历史,合久必分丶分久必合这是一个规律,我们不要等到那时候才去讨论,现在就要去思考了。刻下我并不赞成"港独",因为现阶段条件还未成熟。

德国之声:你强调自己并不赞成"港独",因为现阶段条件未成熟,为什么 ? 如果条件成熟,是否会赞成香港成为"独立国家"?

戴耀廷:这个牵涉几个方面问题,在国际法上,只要中国主权仍然清晰的话,香港在国际层面上,获得国际社会承认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然而,若中国内部主权出现了混乱情况,例如中国内部出现多过一个主权国或几个主权国 --当你阅读中国历史,便知道春秋战国时期的七国丶三国时代的三国、五代十国时有十国,这都说明了,中国历史上这一块土地曾出现超过一个主权国;事实上也只有中国主权出现不清晰现象的时候,香港才有机会争取国际社会的认同成为一个主权国,这就是所谓的条件是否成熟;与此同时我不是说事情一定会这样发生,事实上,在辛亥革命之后,也出现几个省份宣布独立的情况。所以,假如出现整个中国内部一起去决定各个族群应否成为一个联邦,或邦联,或者其他方式,那便容许作这样的选择。事实上,严格来说,我所表达的都是一些颇学术抽象的理念,以香港术语来形容,就是一些比较"离地"( 脱离大众) 的说法;即是说将来各种可能性,若条件存在了又成熟了,那么大家就去讨论;现在条件当然不存在,在短期里不会发生的,所以我不支持港独; 然而,若然真是出现了以上情况,我也倾向联邦制的,另一方面,若能给到一个理由说邦联更适合,那我也会接受。

寒蝉效应为二十三条立法铺路

德国之声:你的言论连日受中央、建制派及官媒猛烈狙击,你有否预计掀起这么强烈的反应吗 ? 你认为狙击背后的原因是甚么 ?

戴耀廷:我认为有几个可能性,事实上也不能确定。过去我也发表过相近的言论,当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应。今次到台湾,其实也只有《文汇报》丶《大公报》会报导而已,它们由于读者量少,所以没有甚么人留意,直至香港政府出谴责声明,然后是港澳办丶中联办;突然间他们这么高调,我认为是一个有组织性的政治运动去打击我;我本来预计只有《文汇报》丶《大公报》这类报章会攻击我,过去也是这样,如去年出席日本论坛,也是发表类似言论,当时也是《文汇报》丶《大公报》例牌评击一轮而已;今次我也感到奇怪,我认为他们是想收窄在香港的讨论空间。这个也是有迹可寻的,当去年暑期回校园时,有学生在香港大学挂起"香港独立"的标语时,港府已经开始评击。所以我想他们今次是要升级,作为杀鸡儆猴的作用,籍此告诉大家,不单支持港独不容许,就是讨论港独也有问题,把那条"红线"划得更加靠前,警告不可跨越,希望产生寒蝉效应,也同时看社会形势,是否要进行二十三条立法;如果你看2003年版本的二十三条,我所表达的根本没有违反当时立的二十三条法;但如果他们的目标是要把我这种的言论也要禁止的话,那么再立那个二十三条,一定是一个"加辣"版本,将会是一个更严苛的版本。

德国之声 : 你不但受到猛烈批评,受到左派报章如《大公报》的跟踪,建制派更要求香港大学要辞退你教职等,这些对你个人生活有甚么影响?

戴耀廷:个人上当然有压力的,由2013年到现在,也不是第一次了,去年已经有"杀无赦"的言论针对我,我虽然是有压力,但也适应了,然而遗憾地影响了朋友们,他们可能与政治完全沾不上边,大家本来吃顿饭聊聊天而已,现在也只能请大家暂时不要见面,因为不知道那些狗仔队还要跟踪我多久,我自己行得正、走得正,不怕你们跟踪拍摄,但影响到朋友们便不好了。

观看视频 02:48

“言论自由并不应受道德底线影响”

学校方面,现阶段我认为由于新校长仍未履职,而我也背着一项官司 (被控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公众妨扰罪) ,如果届时判我犯法便可以启动程序革走我,那也不过是一年间的事,不用急于现在就要出手;再加上我相信大学也有一定的既定程序,现在若革走我可能引起反弹,当然他们能否启动这一步也要视乎大学的自主程度,如果大学连基本自主也保不住,社会将更危险;反倒现在造成更大的寒蝉效应,往后大学内再不用想搞甚么论坛、探讨独立是否可行等言论全部都不会容许了。

进入寒冬"文革式"的批斗已经开始

德国之声:你如何形容现在香港的政治环境?香港的民主运动是否仍有出路?

戴耀廷:香港已进入寒冬,大家要更加警惕,"文革式"的批斗已经开始了。

大家要有心理准备作一个长期的抗争,不要计较短期的得与失,短期情况一定是恶劣的。我们下一步反专制的运动最重要是透过地区作深耕细作的工作,尤其希望2019年区议会选举能够争取更多议席,得到更多人关注。 现在还有一年多时间, 希望能把政治气氛推高,令年轻人重新燃点信心,积极参予。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