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德国和欧盟不可能禁TikTok | 经济纵横 | DW | 15.08.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经济纵横

专访:德国和欧盟不可能禁TikTok

最新消息显示,在美国被禁的TikTok(抖音国际版)把德国的法兰克福作为移师美国以外的一个选项。但根据德国和欧洲目前的法律,TikTok可能在这里面对与美国类似的命运吗?德国之声带来德国IT法专家拉特(Michael Rath)的解读。

德国之声:美国不久前向TikTok(抖音国际版)发布了禁令,实际上也是强迫它出售自己的业务。作为IT法律方面的专家,您觉得美国方面的做法从法律上来讲有何根据?其中有什么问题吗?

拉特:有关美国的法律,以及美国政府的做法,我不想做出任何评论。从我们德国或者欧洲法律人士的角度来看,禁止像TikTok这样的软件实际上是根本不行的。从美国的法律来看其实也是一样。当然,如果发现了严重侵犯数据隐私的做法,相关的政府机构是有权利出面干涉的。但是从德国和欧洲法律的角度来说,从政府层面发出相关的禁令是不可能的事情。

德国之声:从目前其它媒体的报道来看,抖音也有可能把它的境外总部迁往法兰克福。那么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说,德国或者欧洲未来是否有可能也效仿美国的做法,发布TikTok禁令呢?

拉特:不可能,德国在这方面的规定非常严谨。从理论上来说,德国联邦网络局(Bundesnetzagentur)可以根据德国《电信法》的第115条,在企业违反了相关法律时禁止某种服务。但是欧盟法院的相关判决只涉及所谓的附加服务(Over-the-Top Dienste),比如针对谷歌电子邮件服务的判决。而且这样的服务并不属于电信服务的范畴,所以严格意义上说德国联邦网络局的管辖范围并不囊括TikTok。所以也无法以《电信法》第115条的名义对其展开行动。

除此以外,也就几乎没有什么现有的法律能禁止TikTok在欧洲的运营。理论上来说,德国的数据隐私保护机构有可能会仔细审视TikTok。欧洲已经成立了自己的数据隐私工作组,目前正在更进一步的审视TikTok的数据保护条例,尤其是有关人脸识别的数据。但是,我个人认为,由此也非常不太可能催生针对TikTok的禁令。从历史上来看,也没有这方面的先例。一般官方机构的做法是首先会和服务提供方取得联系,然后要求其配合提供更多的解释和信息。从欧盟法的角度来说,直接禁止TikTok提供服务,或者禁止客户使用抖音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德国之声:您也说到了个人数据保护。目前针对TikTok的一大主要指责是,因为它是一家中国的公司,中国政府从理论上来说有可能要求其交出用户数据。如今美国当局也是出于这个原因禁止的TikTok。但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不久前说:从来没有把用户数据交给过中国政府,未来就算收到这样的请求也绝对不会服从。但作为法律方面的专家,您应该知道在极端的情况下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不是吗?特朗普能以国家安全为由下令禁止TikTok,中国也能以同样的理由命令其交出用户数据,不是吗?

Dr. Michael Rath

德国IT法专家拉特(Michael Rath)表示,TikTok不是“数据大章鱼”

拉特:确实是这样,中国和美国的政府在国家安全的角度下,确实能够比德国和欧洲政府更大尺度的要求获取个人信息数据。但是人们应该知道在中国,有一个中国版的TikTok叫做抖音。对于抖音来说,中国政府确实有可能和服务提供商联系更紧密,要求后者提供所需的信息和数据。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抖音上的用户大多是年轻人产出的和国家安全无关的内容。所以你不太能说TikTok用户交流的信息和维护国家安全有关。即时通讯系统就不一样了,在那里,人们可以商讨内容和行动方案。那里才是传递信息的地方。所以说,认为抖音涉及国家安全信息数据的说法更多的是一种借口。

同时,欧盟信息数据保护委员会的工作组目前在工作进展中发现,从TikTok的通用商业条款(AGB)来看,它收集的用户数据不比脸书或者Instagramm更多。所以说TikTok并不是挖取数据的大章鱼,而是正相反。

德国之声:但是从理论和实际的角度上来说,如果中国政府想要抖音交出它境外版本用户的数据,那它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可能性不是吗?

拉特:是,但是美国的情况也是类似。那里的国家安全机构也有很大范围的权限。比如说和微软也有过这方面的过节。情况确实是这样,欧洲法院在相关的判决文件中也明确指出在国际层面上无法坚持欧洲对个人信息保护的标准。因为在像美国以及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因为情报机关的权限更大,所以对个人数据隐私的保护程度确实比欧洲更低。但这不光是抖音需要面对的问题。美国的情报机构如果想从谷歌邮件或者微软那里获得用户信息,他们的做法会相当直接。他们会签发所谓的"国家安全信函"(national security letters),让服务商有义务交出用户的数据。据我们所知,服务提供商没有一次能够成功的拒绝相关要求,必须交出数据。

我还要强调的是,如果政府机关要求微软或者邮件服务提供上交出用户数据,这些数据从性质上来说与抖音上的搞笑娱乐内容是完全不一样的。

德国之声:是,我们现在在TikTok上看到的确实大多是年轻人产出的,娱乐性很强的内容。但是这并不代表会一直这样。现在关键的问题是:TikTok官方自己说我们从来没有向中国政府提供过用户数据,未来也不会这样做。但这家企业根本就无法对此做出保证不是吗?

拉特:确实不能。中国版本的TikTok用户(也就是抖音用户)必须更多的提供自己的身份信息,比如通过身份证认证才能使用。对于上述表态,我确实觉得值得小心谨慎的斟酌。我们的经验是,只要有境外的情报机构要求服务提供商交出用户数据,后者也必须服从。就如我刚才所说,欧洲法院在相关的判决文件中也注意到了这点。

Michael Rath博士是德国陆德(Luther)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IT专业律师。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