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德国前外长根舍回顾柏林墙倒塌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9.11.200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访:德国前外长根舍回顾柏林墙倒塌

11月9日是柏林墙倒塌20周年纪念日,德国之声电视台记者Alexander Kudascheff采访了两德统一时期担任联邦德国外长的汉斯-迪特里希·根舍,请他回忆一下20年前的难忘经历,并谈谈在柏林墙倒塌20年之后,昔日的东德和西德是否已经真正融为一体。

前联邦德国外长的汉斯-迪特里希·根舍

前联邦德国外长的汉斯-迪特里希·根舍

德国之声:根舍先生,1989年11月9日那一天您是怎么度过的?

根舍:我应该这样回答你的问题:我那天人在哪里,做了些什么。我当时在华沙,正在陪同科尔对华沙进行正式访问,在晚宴上,我们得到了柏林墙打开的消息。可以想象,我们和波兰政府代表共进的这个晚餐草草结束了,饭后我们就进行了紧急商谈。首先,我们必须立刻到柏林去。我当天晚上根本无法入睡,当然在那之前已经出现了一些相关的迹象--比如匈牙利边界和布拉格使馆的先后开放--但是当长久盼望的梦想终于实现的时候,我还是非常激动。我当时想,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怎样抓住机会,把握好时局。因此,那一天对于我来说是终身难忘的。

德国之声:那一天对您来说是不是一次无法比拟的经历?可以算是您一生最重要的政治经历吗?

根舍:是的。当然在那之前的9月30日晚上,我在联邦德国驻布拉格使馆对聚集在那里的大批民主德国难民宣布,可以接纳他们进入西德,对于我来说那也是一次非常激动人心的经历。在柏林墙开放之后的第二天,我站在柏林的舍内贝格市政厅前,心里想:从现在起,你所讲的话,不只是讲给这里的人们,也是讲给所有德国人和全世界听的。因此,我在演讲中说,德国获得自由没有付出任何恶劣的代价。我还描述了一个自由的德国将是什么样子……总之,在那样一个幸福的日子,我发出的是和平的信号。

德国之声:您11月10日在柏林的时候是否已经清楚地知道,未来的局势一定会走向两德统一?

根舍:是的,我坚信这一点。在柏林墙倒塌之后,我们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统一的进程会不断加快。有些发展趋势,虽然可以被阻挡一时,但不能被阻挡一世。柏林墙的修建就是一个例子,其实民主德国通过垒起了一座墙,等于是承认了自己的劣势。东部的社会主义制度在体制的竞赛中失败了,人们想要逃离这个制度,所以他们才修起了柏林墙--这就是1961年8月13日的意义。而柏林墙的倒塌意味着,民众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但并不是通过逃离现实,而是通过改变现实。尽管如此,当时还是很难断定这个过程要持续多久。假如那时候有谁断言,一年之后整个统一进程就会结束,那么不管是在当时,还是现在回过头来看,都是有些夸张的。

德国之声:那的确是一段激动人心的日子。也许这一切是从1989年10月,民主德国的社会民主党(SDP)在施万特成立开始的;之前的9月就有大批民主德国居民试图出境,后来有4000多人跑到联邦德国驻布拉格使馆,从那里成功地进入了西德,您对此也是功不可没。还有10月份的大游行……

根舍:是的,莱比锡10月9日的游行是十分关键的。那一天决定了德国的统一将是一场和平的自由革命,"放弃暴力"这个口号尽管是在教会组织的集会上喊出的,但这也深深影响了那些与教会无关的市民及那些企图阻止这场革命的人。这就决定了德国的统一是和平的自由革命,这与1953年6月17日东柏林市民的起义被苏联驻军镇压截然不同,这也与1956年在匈牙利和1968年在捷克斯洛伐克发生的革命不同。这是一场欧洲追求自由的革命,这就是1989这一年的独特之处。

德国之声:就是说,这对您来说不是一个转折,而是一场成功的德国革命?

根舍:是的,这是一场成功的德国革命。这对欧盟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因为对世界和历史来说,德国第一次在欧洲争取自由方面站在了正确的一边。德国人及苏联势力范围内东欧国家的民众站起来,用和平的方式争取自由和民主。这从精神上也充实了生活在西德的人们,为德国人争得了荣誉。

德国之声:您曾担任外交部长一职多年。1989年时您已经当了15年外长了。您有丰富的经验,参与了许多欧洲政策的讨论与制定。在1989年时,与盟国一起确保德国统一的困难到底有多大?

根舍:我们得到的支持是巨大的。柏林墙是东德人用和平方式推倒的,而且当时的和平革命不仅仅发生在德国,在匈牙利、波兰及捷克斯洛伐克,甚至在莫斯科都发生了自上而下的革命。所有这一切使德国的统一变得非常容易。我只能说,促成德国统一的因素很多。邻国的首肯、德国长期的加盟西方战略的果实、德国在欧洲统一中发挥的积极作用、改变了东西方敌对关系的新东方政策等等。加盟西方战略及新东方政策的出台曾在德国引起很大的争议。德国参与了许多欧洲的决策,并起了很好的作用。德国人当时就表现出了一致性,是西德人和东德人,而不是政府。东德人民也象大多数西德人民一样支持加盟西方战略及新东方政策。

德国之声:根舍先生,您出生在东部的哈勒。1952年,您不得不离开这座城市。而在1989及1990两年间您频繁地访问了哈勒,之后您也多次去过那里。那么您怎么看待德国在统一之后的内部融合?

根舍:德国的内部融合已经比一些人认为的要深入得多。诚然有一些人把自由和过去的年代联系在一起,但是我认为自由是一个高品位的东西。在德国,有一代人正在成长,他们的父辈还生活分裂的德国,有的人甚至父母双方分别身处两个德国。但是年轻的这一代,不管是在东部还是西部,他们有着共同的未来,这一代人接受了这个现实和挑战。这一挑战让他们紧密地走到一起,而不是像那些牢骚满腹的人认为的那样,融合进程还需要他们来推进。

德国之声:根舍先生,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您一生都是一个外交家,您认为未来德国应该在这个世界上扮演什么角色?

根舍:我希望德国未来能够作为欧盟的一分子,以欧洲为立足点发挥它的作用。我们不会有别的未来。因为没有欧洲的统一就没有德国的统一。欧洲是我们的未来,仅此而已。因此我希望德国能够在欧盟内部为推动欧洲一体化进程发挥重要作用。欧洲在这个世界上担负着一个使命,它要使人相信,人们可以以史为鉴,可通过合作的方式达到目标,克服分歧。如果你不理睬别人,也就不能说服别人。你必须与他进行对话,既使他持有与你完全不同的观点。

德国之声:如果我理解正确的话,您主张一个立足欧洲的德国。谢谢您,根舍先生。

作者:Alexander Kudascheff/雨涵/王雪丁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