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强化“中国能力” 摆脱对华依赖 | 评论分析 | DW | 08.09.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专访:强化“中国能力” 摆脱对华依赖

德国是否会效仿美国,大规模限制孔子学院的运作?德国又应当如何既摆脱对北京依赖、又构建自主的中文教学、中国问题研究体系?德国联邦议会自民党团正就此筹备一份提案,牵头起草的议员布兰登堡接受了德国之声专访。

Deutschland Konfuzius-Institut | Stralsund (picture-alliance/dpa/S. Sauer)

2016年施特拉尔松德孔子学院成立时,默克尔(右)与时任中国驻德大使史明德(左)共同出席其揭幕仪式

德国之声:作为专攻教育政策的议员,您正在准备一份有关德国境内孔子学院问题的提案,计划在不久后提交联邦议会进行讨论。从提案的草案来看,您似乎认为德国境内的孔子学院构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危险,是这样吗?

布兰登堡(Jens Brandenburg):是的,我们在去年就向德国联邦政府就孔子学院问题发出了问询。联邦政府在回复中表示,知道中国政府对德国孔子学院的教学活动、教材、教职人员具备政治影响力。所以,这构成了对德国高校研究与教学自由的侵犯。我们致力于在德国高校加强"中国能力"(China-Kompetenzen)之建设,但是这必须不受外部政治影响。我们需要真正独立的机构,能够让德国高校的课堂毫无保留地探讨包括中国人权、维吾尔、西藏、台湾、香港等议题。

德国之声:早在今年初,您就曾经公开批评孔子学院的部分资金来源于德国税款,相当于德国纳税人协助中国当局在德国高校开展政治宣传。而您现在正准备的这份提案,还更进一步地呼吁德国政界为德国高校"终止与孔子学院合作"提供支持。您是想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近期提议的那样,建议尽快关闭全国的孔子学院吗?

布兰登堡:是不是终止合作关系,这是各个德国高校自己做出的决定。杜塞尔多夫大学、汉堡大学目前已经决定终止合作关系。而德国联邦政府的任务则是为各高校提供切实的咨询。德国政府应当将其所了解的孔子学院依赖性的情况转告给各高校,让后者认识到,法轮功成员根本无法成为孔子学院的教师。这样的行为在德国构成了宗教歧视。总而言之,这类信息应该让德国高校了解,从而便于他们权衡决策。此外,德国各级地方政府为孔子学院提供的额外补贴,则应该立刻停止。

Karte Konfuzius Institute in Deutschland DEU

德国境内共有19所孔子学院

德国之声:我们谈到了钱的问题:您在提案草案中呼吁,一方面要摆脱具有政治影响力的中国资金,另一方面德国方面也应该加大资金投入,打造独立的汉学教研、中国问题研究环境。钱应该从哪里来?

布兰登堡:我们当然不能断绝和中国的文化、语言交流。在全球化的时代,这种交流必须进一步加强。所以在提案中我们呼吁联邦政府启动资助项目,在中国文化、中国语言、中国国情领域设立独立的教席,让德国高校不必依赖专制政权的资金和师资。

德国之声:可是这注定不会是简单的任务,而且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中国政府对其国内的社会具备垄断性的掌控力,真正独立于中国体制的汉语教学师资、教材,单从数量上而言就会少得多。如果按照您的提议,限制和中国官方机构、亲官方学者的交流,德国还能得到足够的汉语师资、维持足够的交流渠道吗?

布兰登堡:能。关键在于,加强德国已有的汉学力量,扩建相关院系,并且拨款用于编写自主的教材。在美国以及加拿大,人们发现孔子学院甚至在用歌颂毛泽东的教材,而有关中国人权的话题则完全被无视。这是不可接受的,所以我们必须确保汉学、中文院系的独立性。我们还可以加强和台湾学者的直接交流,并且接纳遭受中国当局政治打压的学者。当然,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总是不可避免地需要经常前往中国,他们仍然得在中国境内适应当地的情况。但是,在教学科研自由获得法律保障的德国,我们决不能容忍对中共当局资金的高度依赖。

DW.COM

德国之声:您是否在暗示德国汉学界过于亲近、依赖中共?

布兰登堡:不,我不想一概而论地评价整个德国汉学界。德国汉学家之间的差异非常大。我批判的主要是院系机构对孔子学院的依赖性。比如,一旦讨论某些话题,就会面临中方停止资助的风险;又比如,柏林自由大学用中方资金设立教席,根据合同,中方一旦停止合作,德方甚至还要归还资助款项。这必然导致德国院校进行自我审查。我们需要喊停的就是这类依赖性。德国汉学界有许多对中国政治的批判声音,我们不能把他们和那些不怎么批判中国现状的汉学学者混为一谈。

德国之声:您刚才说要加强和台湾方面的交流,吸纳中国异议人士,还要批判性地看待目前在德国使用的部分教材。这些做法都会触动北京敏感的神经,您准备如何应对中国当局的威胁?

布兰登堡:我们当然会因此面对中国当局的反对。去年德国联邦议会讨论了中国人权问题,立刻招致了北京的反应。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延森(Gyde Jensen)一再遭到中国大使馆的强硬言辞威胁。所以我们对中国当局的这种行为模式是了解的。但是作为德国议员,我们不能因此被吓倒。中国政府必须认识到,德国极其重视教学科研自由,我们将捍卫德国高校的这一基本权利。

德国之声:如果能摆脱孔子学院的影响力,您希望德国如何继续开展与中国的文化、教育交流?毕竟按照您的提议,与中国亲官方立场之学者的交流届时肯定要受影响。

布兰登堡:所以我们应该尽量和中国的独立机构、和真正不受中共掌控的非政府组织展开交流……

Jens Brandenburg FDP (Tobias Koch)

自民党德国联邦议会议员布兰登堡

德国之声:可是这样的机构数量非常少吧?

布兰登堡:确实不多。但也正因此需要我们加强与他们的合作。我们同时也要加强和人权组织的联系,他们非常关注这方面的话题。我们当然也会和中国高校继续合作,即便我们知道中共当局对中国高校具备很强的掌控力。我们所不能容忍的是中共当局的政治影响力一路延伸到德国高校。德国高校的教学与科研不能被北京的政治路线所左右。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