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布拉格市长:“我崇尚民主,为此不惜付出生命代价!” | 评论分析 | DW | 30.04.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专访布拉格市长:“我崇尚民主,为此不惜付出生命代价!”

布拉格市长贺瑞普因受到疑似死亡威胁,目前已同其两名同事一道,处于警方保护之下。在接受德国之声独家访谈中,贺瑞普谈到了他所遭受的威胁恐吓、他的担心恐惧以及他为捍卫民主价值所付出的努力。

德国之声:市长先生,您以及您的两位同事目前已经被置于警方保护之下。新闻杂志《Respekt》的一篇报道称,俄罗斯情报部门可能要对您实施暗杀行动。对于这些人身威胁,您有什么要说的吗?

贺瑞普(Zdenek Hrib):首先我要说,捍卫我的国家-捷克共和国的民主制度,对我来说至关重要,为此我不惜付出生命代价。作为一名民选政治家,捍卫我本人以及所有其他人的言论自由,是我的职责所在。关于受到威胁的问题,我可以证实,复活节以来,我一直受到警方保护。不过,很遗憾,按照警方的要求,我不能透露更多细节,也不能透露警方采取的具体保护措施。

德国之声:那您是否可以讲一下,警方保护措施是否同来自俄罗斯的威胁有关呢?

贺瑞普:很遗憾,我不能讨论俄罗斯情报部门是不是要用蓖麻毒素、诺维乔克(Novichok)神经毒剂或放射性元素置我于死地。不过,我可以讲的是,三月初,我在住宅附近发现有一名男子在跟踪我,于是,我向警方报了案。如果能够证实,这确实涉及人身威胁,那么威胁对象就不再仅局限于我个人,而是也包括我的家人。

德国之声:是您自己发现有人跟踪吗?

贺瑞普:是的,我发现有一个人的行为举止很不自然,不像是一个偶尔路过的行人。以前,我下班回家时,也曾在住宅附近见过此人。不过,警方也要求我,不要公开讨论此案的细节,以免给调查工作带来困扰。

德国之声:俄罗斯驻捷克大使馆所在的那个广场被命名为鲍里斯·涅姆佐夫广场一事,引起了俄罗斯方面的极大不满。您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表达对涅姆佐夫的敬仰呢?(涅姆佐夫是俄罗斯著名反对派领袖,20152月遇刺身亡 - 编者注

贺瑞普:我想强调,其他一些城市也以这种方式表达了对涅姆佐夫的敬仰,比如维尔纽斯、基辅和华盛顿。在布拉格,曾有市民为此发起广场更名倡议活动。而布拉格市地名更改委员会也认为,以涅姆佐夫命名这个广场,无论是技术上,还是行政手续上都没有问题。倒是俄罗斯大使馆的反应让我感到很意外,他们竟然为此更改正式地址,将大使馆迁到了领事馆内。毕竟,涅姆佐夫遇刺身亡之后,俄罗斯总统普京也表示要严惩凶手。所以我感到很难理解,一个俄罗斯前副总理的名字,为什么会吓跑俄罗斯大使馆。

德国之声:您怎么看待鲍里斯·涅姆佐夫这个人呢?

贺瑞普:对我来说,他公开反对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半岛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德国之声:布拉格前不久拆除了二战时布拉格的解放者苏军元帅伊万·科涅夫的雕像,并因此引发了一场争议。您怎么看待这场争议呢?

贺瑞普:从法律和行政层面上,我对此无法置评,因为做出此决定的布拉格第六区具有其独立性。从政治层面而言,科涅夫是一个有争议的历史人物,比如,他曾参与镇压1956年的布达佩斯革命,造成数千人死于非命,当时还曾发生集体杀戮事件。至于布拉格的解放,苏联红军确实长期被视为解放者。然而事实却是,1945年5月5日,布拉格发动起义,已经基本实现了自我解放,而科涅夫率领的苏联红军是在同年5月9日才开进布拉格城的。

德国之声:您已经多次同威权或专制政权有关抗争,比如去年同中国。那您以前也遭到过像现在这样的威胁恐吓吗?

贺瑞普:像今天这样的威胁恐吓以前从未发生过。公开的抨击指责倒是家常便饭。比如泽曼总统的发言人奥夫查奇科就曾多次指责我损害捷中关系。中国也曾发出威胁称,会中断对布拉格足球俱乐部的赞助。我认为,中方只是把我当成了他们不想履行投资承诺的借口。我不想隐瞒自己的观点,我确实认为中国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伙伴。

Tschechien Prag | Zdenek Hrib, Bürgermeister & Ko Wen-je, Bürgermeister Taipeh

布拉格市长贺瑞普与台北市长柯文哲出席友好城市协议签署仪式

德国之声:您认为明确说出中国政治制度的实质非常重要吗?

贺瑞普: 是的,面对当前的疫情危机,这一点尤为重要。如果中国的做法能透明一些、公开一些,那么本来可以在更早的时候挽救更多的生命。但是很多重要信息,中国却并没有公开和上报。这导致很多国家没法及时采取应对措施。而世界卫生组织则对来自中国的报告全盘接受,不进行任何核查,同时对来自台湾的警告却置若罔闻。台湾在很早的时候就已开始控制疫情,并取得了成功。

德国之声:您出任布拉格市长之前,就曾多次对专制政体公开表态,也曾公开谈及中国问题。我们也知道,您还是西藏的支持者。那么,现在您作为布拉格市长,还会公开表态吗?

贺瑞普:比如我们布拉格市会升起西藏旗,以纪念藏人为争取自决而举行的起义。这已经成了布拉格的一个传统,捷克其他一些城市也有类似的纪念活动。同藏人一样,我们捷克人也曾有过自身文化和民族认同遭受压迫的经历,因此我们对藏人有特殊的感情。至于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在中国的境遇,我必须说,将这些人关进集中营的做法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同文明世界格格不入。

德国之声:俄罗斯情报部门曾在境外刺杀了多名批评人士。您本人会感到害怕吗?

贺瑞普:俄罗斯虽然矢口否认有谋杀我本人和其他捷克政治家的计划,但我认为,这种危险是切实存在的。利特维年科、斯克里帕尔及其他一些人的遭遇足以说明这一点。我会害怕吗?这要看如何定义害怕这个概念。我当然不希望生活在担忧和恐惧的氛围中。这样说吧:我会遵守警方的一切指示。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