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在数字极权时代,希望硅谷坚持原则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6.01.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在数字极权时代,希望硅谷坚持原则

几天前,领英(LinkedIn)中国封锁了六四学运领袖周锋锁在该平台的帐号,但随后又取消封锁。对此,德国之声采访了周锋锁,他表示在当今的背景下,解锁“算是很难得的好消息”。

Deutschland Online-Netzwerk LinkedIn Logo (picture-alliance/dpa/J. Büttner)

几天前,领英中国封锁了周锋锁在该平台的帐号,不过随后又取消封锁

德国之声:可以请您概述一下当初是如何得知您的领英帐号在中国被封锁了吗?

周锋锁:当时我收到来自领英的一封电邮。我看了一下,然后也很惊讶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告知我的帐号在中国被屏蔽了。我收到电邮的时间是上週三 (1月2日) 晚上九点钟,而同时我也正在跟一名朋友分享我微信被封锁的事。两件事发生的时间点非常接近,所以刚开始我就觉得这两件事之间可能有些关联。这让我感到很紧张且生气,因为这两件事可能都是因为我在微信发布了一则关于习近平的文,导致北京那边做了一些动作,而最后产生这个情况。具体的过程我并不熟悉,而这也是领英的回应当中没有提及的地方。他们没有解释为何我的帐号在中国被封锁是因为一个错误引起的。……至于我的帐号被封锁的过程,被封锁后会有什麽样的影响,这些我都不知道。如果针对这方面领英能给一些解释的话,也是很重要的细节。但他们肯定不愿意公佈他们怎麽封锁、为何封锁一个帐号,以及还有哪些人被这样的规定影响,但我觉得这些都很重要。

后来我想想,其实我也很高兴他们发了电邮通知我,因为以往很多时候,微信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封锁了。有时候可能我跟一个人谈话谈了十句,裡面有五句是被屏蔽的,那麽双方没有意识到,就有可能产生很大的错觉。在领英告诉我后,我也开始比较警觉,并开始想这个问题。我问了国内一些用户,他们也没回答我,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事件吓着了。既然他们现在承诺不封锁我的帐号,所以在牆内应该可以看到我的帐号。我觉得到底我的帐号有没有被解锁了,这个事实蛮重要的。

China - Studentenvertreter: Liu Gang, Zhou Fengsuo, Chen Tong und Wuer Kaixi (Getty Images/R. Ellis)

周锋锁(左二)是六四民运学生领袖之一

以前我主要用的社交媒体是推特,因为中国异议人士由于工作问题,很少用领英。但我后来意识到,起码对于大部分关注中国的这些专业人士来说,透过我了解中国人权的情况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原来也是想我会分享一些跟中国经济相关的内容,但主要是从人权的角度来谈相关议题。从这个意象来讲,我觉得在领英分享文章对我来说很重要。

当然现在领英决定不在中国封锁我的帐号,我也是很高兴,因为我们知道微软对中国政府是非常顺从的。领英是现在唯一一个能在中国正常营运的跨国社群媒体,因为脸书跟推特在中国都是被封锁的,而只有领英能做到在中国分享内容这点。而且这个对中国商业很重要,因为前阵子有一个消息便是,中国透过领英徵招技术间谍。所以,我相信领英对中国政府来说,在商业这个领域是息息相关的。而现在领英在我的这个案子上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将来我希望他们不要再改变他们的原则了。我相信我的案子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先例,如果领英能坚持下去,我觉得比起过去来讲,对在中国有广大用户的社群媒体来讲,是很大的进步了。当时我收到他们决定不封锁我帐号的电邮后还很高兴,因为在现在这种数字极权的时空背景下,这算是一个很难得的好消息。

德国之声:推特上,很多关注中国议题的人士将领英封锁您的帐号,与领英让中国政府控制他们在中国内部的一些营运做联想。对此您怎么看?

周锋锁:中国这套经济体系与国际社会最大的冲突,就在于中国没有一个公司是独立于国家的。不论是不是国有,这些公司都是完全执行国家意志的一部分。但领英作为一个美国公司,它在这件事上变成中国国家机器的一部分。这就是我所讲的全球数字化后的另一面,便是一个极权国家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影响一间公司的营运, 而这是以前从来没有的。这对现在的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而这也是一个很令人警觉的问题。

德国之声:了解到之前您也曾因为抗议谷歌为中国量身打造的"蜻蜓计划"而有所行动,您能谈谈相关的经历和看法吗?

周锋锁:因为我以前住在旧金山,所以我对谷歌充满了尊敬。过去因为其创办人的价值观,让谷歌做了很多正确的事情。比方说我们的电邮被骇客侵入这件事,那Hotmail最早都没告知我们这些事情。谷歌最早告知用户他们的电邮帐号,正遭受政府支持的骇客攻击。也因如此,我成为很积极的谷歌用户。后来出现蜻蜓计划这个问题后,我一方面当然觉得很痛苦,因为谷歌竟然能做出这样背叛原本价值观的决定。另一方面,也是一个现在这个体系上,公司必须回答的一个问题。

这也是贸易战一个很根本的原因。贸易战不只是贸易逆差的问题,而是一个双方基本价值观不同的问题。如果允许政府干预私人企业营运,那这对世界改变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政府这样影响企业营运,会让人民轻视自由经济的价值观。所以我还为了蜻蜓计划去谷歌抗议过。我十月某天中午去谷歌,……问了大概五六十个人,他们都是看到我就跑了,没有人愿意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我认为这是很可悲的。这样一个公司,以前都是不因利益而妥协的,突然就变成这样。明显它做错了事情,但它却还想做。这是因为利益驱使的关係。

硅谷被北京控制的现象是非常糟糕的,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这些科技在我们生活中非常重要。谷歌蜻蜓计划跟领英封锁我帐号的事件确实也是很有关联,因为基本上我们目前对谷歌还是存疑的。

德国之声:您认为在您的事件后,领英用户还应该对这间公司的营运投入百分之百的信任吗?还是使用者应该开始意识到他们个人的帐号,可能都被中国政府牢牢的掌握住了?

周锋锁:经过我的事件后,中国政府掌握住领英用户帐号的可能性当然就很大了,而这也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德国之声:您认为美国国内领英的员工或用户是否该效法谷歌员工,用集体抗议的方式来迫使领英不再因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而妥协?

周锋锁:我觉得这是有可能的。但这次根本原因还是我在推特发文后,这个事件在推特上有足够的公众关注,所以也造成领英就这个事件做出很快的回应。我希望我的事件是一个很好的先例,但长期来说,我希望不只有像我这种维权人士发声来提升大众对这种情况的警觉。对美国公司而言,它们必须好好考虑跟极权的中国政府做生意时,长期的成本为何,那对中国的改变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部分采访内容有删节。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