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国际奥会在彭帅事件中成北京帮手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2.11.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访:国际奥会在彭帅事件中成北京帮手

彭帅事件在国际社会继续延烧,在国际奥会21日称与彭帅进行了30分钟的视频会议後,中国人权律师滕彪告诉德国之声,国际奥会的处理方式凸显了该组织一直以来对人权问题「漠不关心」的态度。

China Peng Shuai Australian Open

国际社会对中国网球名将彭帅的安危的关注越来越高,而中国官媒的记者这个周末也陆续发布了几个彭帅与照片与视频。

德国之声:国际奥委会21日发布公告,称其官员与彭帅进行视频会议,并在声明中引述彭帅的话,说她目前很安全,希望隐私被尊重。您如何看待国际奥会这样的举动?

滕彪:国际奥委会的作法是非常不光彩的。奥委会一直以来在人权问题上几乎是漠不关心,我与其他人权捍卫者多次与奥委会的官员进行交涉,而且人权组织也就新疆丶西藏与香港等中国人权恶化的问题提出抵制北京冬奥会的作法,但奥委会始终没有在这方面有任何改进,不仅没有向中国提出人权方面的交涉,也完全不打算推辞或改变奥运会的场地。

我认为他们已成了中国政府的帮手。过去几个星期因为彭帅的事情,有很多体育明星声援彭帅,尤其是国际女子网球协会态度非常坚决,但国际奥委会为了平息这种国际呼声,就要配合中国政府,进行一个表演,称彭帅现在是自由的,只是不想被打扰。这完全是中国政府的说法,而奥委会的角色不是中立的,它们完全站在中国政府这边。

德国之声:彭帅过去几天大量在中国官媒记者的社交媒体上曝光,也有一些所谓的公开行程。您认为这符合中国政府过往在处理类似事件中的作法吗?

滕彪:虽然他们处理彭帅事件的方法并非过去经常发生的电视认罪,但和那个手法是非常接近的。显然彭帅现在是不自由的,这几天官媒发的视频丶照片还有与国际奥委会的视频会议只能证明彭帅现在还活着,其他的都证明不了。

Shuai Peng

中国人权律师滕彪指出,虽然中国政府处理彭帅事件的方法并非过去经常发生的电视认罪,但和那个手法是非常接近的。

可以肯定的是,彭帅现在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控制之下,她没办法自由发言,没办法自由接受国际媒体的采访,尤其是对张高丽性侵的事件,她更不可能有自由发言的空间。接下来彭帅面临什麽样的处境还很难预测,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她的人身自由是会受到限制的,往坏的说,她也有可能受到进一步的压力,然後去认罪。这都是有可能的。

德国之声:彭帅事件爆发的时间点距离北京冬奥举办的日期只剩数周的时间,美国与英国政府都有传出考虑以外交方式抵制北京冬奥。您认为民主国家在这个事件上所做出的回应,会对中国政府造成影响吗?

滕彪:国际人权团体一直非常强烈地呼吁各国重视人权问题,并抵制北京冬奥,其中包含呼吁部分媒体不要报道北京冬奥,或是建议企业不要赞助北京冬奥。西方国家总的来说,表现的还不够强硬。拜登在与习近平会面完後,有传出会发布正式声明对北京冬奥进行外交抵制,不过目前也还没看到美国政府提出声明。

英国也有这样的想法,但现在距离北京冬奥只剩两个多月的时间,美国与西欧的民主国家应该要有更明确且协调一致的举动,最起码要有外交抵制。实际上国际人权团体是在呼吁要全面抵制。

德国之声:这次国际女子网球协会 (WTA) 针对彭帅事件做出了非常强硬的回应,有别於过往其他国际体育组织在与中国交涉时所采取的立场。您认为WTA的例子能否为其他体育组织未来在与中国政府交涉时,提供一些参考的作法吗?

滕彪:和国际奥委会与NBA比起来,国际女子网球协会的作法是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WTA的态度是非常明确且强硬,这也是应该有的态度。而且它说若彭帅的事件没有妥善处理的话,宁可在经济上损失很多,也会考虑将比赛撤出中国。

这种把运动员的权利自由当作重要议题的作法是值得赞赏与其他体育组织学习的,但能有多少体育组织来效法WTA的作法,这还是一个疑问,因为他们可能更看重中国的市场。在考量中国的政治影响力后,他们或许也必须反思组织自身的利益。所以能像WTA做出这样的举动是很不容易的。

德国之声:您认为接下来彭帅可能面临到怎麽样的情势? 

滕彪:首先,彭帅发出微博完全是她的个人经历与控诉,她未必能想到 #Metoo运动或人权方面的事,所以中国政府肯定会对彭帅施加极大的压力与威胁利诱,他们会用尽体制的各种资源来对付彭帅。她被迫配合中国政府的要求,像这几天她出席活动和与国际奥委会进行会谈,明显是在配合中国政府。在活动中彭帅也不敢谈张高丽的事。

极有可能的是,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彭帅恐怕也没有机会讨论张高丽性侵的事,中国也不可能针对这样的性侵案进行调查。至於未来她是否会在极大压力下称自己的微博指控都是编造的,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但需要时间来观察,外界也一定会有各种疑问。例如微博是她编造的话,为何他现在不说,要过几个月再说?

总之,中国政府不可能让她自由地发言或自由地去讲述张高丽的事,也不会对张高丽的事依法进行调查。

縢彪是旅美的中国法律学者,曾在中国担任维权律师与在中国政法担任讲师。他目前是美国芝加哥大学人权中心的客座教授。

德国之声致力於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