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后709二次整顿维权律师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9.07.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访:后709二次整顿维权律师

「709大抓捕」事件三周年,王全璋仍杳无音讯,数人在牢狱之中。 其余大部分被捕者已被有条件释放,但事情并未结束。最近一年,当局掀起第二波整顿行动。

Xie Yan-Yi (privat)

谢燕益2015年7月被捕,一度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去年1月获准保释。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统计最近8個月以來,最少17名维权律师、3家律师事务所被注销执照。《德国之声》专访了其中2位。

北京维权律师谢燕益是「709大抓捕」中被捕者之一,他2015年7月起被关押一年半后获准保释,直到今年初正式解除保释。 虽然刑事案子结束,但却不代表真正的「回复自由身」。

孩子危害国家安全?

跟大部分维权律师一样,回家后在24小时监控下生活。 但让他觉得更荒唐的是,家中三个2岁到13岁的小孩今年被拒绝办理护照,理由是孩子们「危害国家安全」,换言之出入境也受限制。

2015年被捕后,经历了18个月与世隔绝的拘禁日子。 他说在获释前两个月,有关方面曾经提出各式各样的条件,包括协助他继续执业、找律师所,甚至经济上的补偿,都被他一一回绝。 或许眼前的种种难关并非必然,但谢燕益与太太都选择了走一条不容易的路。 「我本来就是依法执业,只是他们把我们律师当作假想敌。 官方要管控律师,律师必须为政治大局、一党专制服务,为政府权力效劳,如果配合就会给你好饭吃。 」

China Fan Lilin Frau von Menschenrechtsaktivist Gou Hongguo (picture-alliance/AP Photo/G. Shih)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左)三年來無法知悉丈夫下落

随着被捕律师陆续获释,整顿行动由刑事措施转为行政手段。

「律师是学法懂法的,他们其实抓不出甚么违法的把柄。 刑事手段的道义成本太高,国际影响和政治代价太大,所以采取综合手段,吊照、停业等行政处罚。 由国保、公安、行政、司法甚至居委会,各级公权组织齐发共管,综合地对付你。 」
 

代理案件被驱逐出庭

今年5月,谢燕益接到北京律师协会通知举行听证会,立案调查他代理一宗法轮功案件时涉嫌违规。 这个调查是由司法局责成律师协会进行,而投诉人则是处理该案的银川市法院和检察院。 「他们指我在法庭上不听从法官指挥,所谓的扰乱法庭秩序,把我驱逐出法庭,其实就是剥夺辩护权利。」

在他看来,这些原因不过是个藉口:「官方一方面报复我,别的律师释放后都比较低调,不怎么代理案件。 但我既做案子,又写了两篇文章。 」他后来代理了另一宗外籍华人的法轮功案,以及向习近平发表公开信,呼吁释放政治犯和发展民主。 当然,也惹来当局不满:「国保多少次找我约谈,说这个可以成为再抓我的原因了,要我谨言慎行,不要介入案件,不要接触使馆和媒体。 」

吊照解约 同事成人质

目前律师协会的调查结果尚未出炉,但在司法局的网页上,谢燕益的执业状态却已显示为「注销」。 几乎在同一时段,他所属的律师事务所也在压力下提出解约。

「律师所里二、三十个律师全部无法通过年度审核继续执业,司法局和律协把他们当作逼迫我就范的条件。 他们不会跟律师所明示怎么做,就是威胁说『谢燕益的问题还未解决』。 」

虽然他不同意,但最终律师所仍然单方面解除合同。 而中国司法局规定,任何律师6个月内没有事务所聘用,执照就会自动吊销。 「律师所主任也是我朋友,他无奈地说:『我们也是为了过关。』政府用违法侵权的行政手段施压,但大家都没办法,大家都要吃饭。 」

「没政治权利一切权利皆无保障」

「每一次打压反而成为战斗意志的洗体,大家意志更坚定、更成熟。」

「我们更多地思考律师的独立性--律师绝不是行政权力的附庸,不该由行政机关管理。 而是必须拥有独立的法律地位,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律师。 否则他只不过是专制体制的陪衬,不可能真正维护人权、推进法治。 」

三年过去,他认为709事件依然是现在进行式。 不过种种经历,反而令他认清人权律师更大的使命。

「709事件把大家打醒了,才知道依法治国是专制的招牌,把律师塑造为专制的粉饰工具。 如果仅仅通过个案,在经济利益、人身自由、信仰等去维权,这条路基本上堵死了。 我们应该思考的是,没有政治权利,一切权利都没有保障。 所以要争取政治权利,其实这也是宪法赋予的。 」

China Wen Dong-Hai (privat)

湖南律师文东海在709事件后才活跃于维权圈子,担任王宇的辩护人。

辩护人也不倖免

被迫失去执业资格的,不只709被捕者,还有他们的辩护律师。

文东海是709首批搜捕对象--王宇的代表律师,5月遭湖南司法当局吊销执照,罪证是他代理法轮功案件的辩护词。 「他把我在法庭上发表的言论作为惩罚依据,我不认为自己错,在这环境下被吊照也是可预料的,实际是政治清算。 」

除了他以外,代表王全璋的余文生、代表周世峰的杨金柱等,一个个辩护人都被注销执照,前者更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在收押。

文东海投身法律界前曾任公安,也是中共党员,本月初决定退党。 在709案以前,他并不为外界所熟悉, 走上维权前线原本亦不在计划之内。「我比较敬佩的同行都被『莫须有』地抓进去,我不站出来辩护,那我还是律师吗? 我绝对无法面对这职业。 」

Yu Wensheng (Getty Images/AFP/F. Dufour)

余文生原本是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今年初被捕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政府与律师双输

他认为,当局转为以行政手段整顿辩护律师,是要把第二梯队扑灭于萌芽阶段。 「方式不同但目的一样,还是要把整个律师界抗争的势头打压下去,让每个律师都在可控范围内。 」

政府强势看似目的达到了,但文东海认为针对律师并不明智,最终只会双输。

「社会有多事情积累后,总有爆发的时候,人权律师起了疏导作用,令这种爆发有一定秩序。 但现在把这些律师全部排挤到机制外,一旦爆发较严重的事件,他们想控制局面可能更难,会导致更极端的反弹。 」

吊销执照大大打击一家五口的生计,他还是说﹕「作为律师受这些影响, 如果社会有改善,走向真正文明的道路,我觉得还是值得。 」可是他感慨﹕「我个人觉得看不到希望,因为当局还是死抱着初衷不放,对中国社会带来很大灾难,这场灾难很难看到结束的时候。 」

「我不后悔」

十年律师生涯就此被结束,重来一遍还会做同样选择吗?

文东海很直白﹕「可能会权衡利弊多一点考虑,人其实并不如想象般坚强,但是我不后悔,这几年所做的事对我来说是一笔财富。 」虽然无法上庭为弱势群体辩护,他希望日后能开设法律服务公司,继续贡献所有。

「发自内心喜欢的还是律师职业,可能会有一段困难时期,但过去就过去了,吊照就当作经历吧,可能我的性格不太喜欢内疚。 」语毕,他笑了笑。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