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何韵诗谈「不孤独的香港抗争」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6.09.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访:何韵诗谈「不孤独的香港抗争」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从6月初至今已届满百日,但香港街头的衝突却越演越烈。 自运动初期便积极替此运动发声的香港艺人何韵诗9月13日来台参加「奥斯陆自由论坛」时接受德国之声专访。她表示,香港示威者必须越来越有策略,并应避免让情绪主导他们的决定。

Denise Ho (DW/W.Yang)

香港歌手何韵诗过去几个月不断在各种国际场合声援香港的「反送中」示威者,而她9月13日在台湾出席第二届奥斯陆自由论坛。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之声: 香港「反送中」运动已满个月,而妳从一开始便非常关注整个运动的发展。妳是否能分享一下整个运动让妳最印象深刻的时刻为何?

何韵诗: 这次的运动,真的是一个年轻人主导的运动。 其中有一个非常难忘的晚上是运动早期在香港上环发生的一场冲突。 当时很多催泪瓦斯飞来飞去,到最后半夜一两点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散了,但有两个男生死都不肯走。 因为另一边有很多防暴警察,现场有很多社工在劝他们离开现场,那时候我就尝试过去跟他们聊天,结果就发现那两个男生是完全不认识对方的。 其中一个男生坚持要等到警察都散去才离开现场,而另一名男生则是因为这个男生不离开现场,便觉得自己不能让他单独留在现场。

这样的情景令我非常感动,因为在一场没有领袖的运动中,这种一起上、一起落的义气到底是从哪来的? 在这两个人随时可能被逮捕并指控暴动的情况下,他们之间的情感是这么的无私。 那个情景深深地影响了我,因为如果他们在抗争过程中都能产生这样的情谊,那做为成年人的我们,怎么可以把他们留下不顾?

德国之声: 不少人认为暴力的警民突已对香港社会造成难以抚平的伤痕。妳认为香港社会该怎么做才能抚平这些伤痕?

何韵诗: 我想应该没有人可以预测这场运动会持续多久。 首先,这个问题应该只有政府才能回答,因为可以改变整个系统的权力在他们手上。 现在我们面临的状况是,香港政府不愿做出任何让步,而林郑月娥撤回《逃犯条例草案》的举动,只是一个手段。 对香港人来说,我们会质疑为何政府在运动爆发后三个月才愿意这么做? 我们认为政府宣布这个消息的时间点是非常可疑的。

Denise Ho (DW/W.Yang)

何韵诗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表示,她认为香港示威者必须变得更有策略性,并应避免让情绪影响了他们的决策。

对香港人来说,我们现在每天上街得面对的就是警察,而他们那种极权的手段,已使香港社会进入一种军政府的状态 (police state)。 他们有权力去决定他们该如何对待香港市民。 例如说,当一个年轻人对他们喊了一句普通的话时,他们便可以逮捕这个年轻人。 面对警察这么多不公义的手段,香港人在现有的体制下,完全没有办法投诉警察。 就算有监警会,那个组织也只是一个圈圈。 到最后,监警会所做的报告都还是回到特首的手上,那这样的机制所产生的报告,怎么能让香港人信服呢?

另一个最根本的问题是,中国对香港做出一国两制的承诺,并没有被真正落实。 这些问题最终都只能透过完全的政治改革去解决。 这个改革并不代表我们真的要推翻什么。 我们希望从《基本法》中一国两制的架构,让香港人能真正选出自己的特首,让高度自治这个概念实际落实。 我们要争取的并不是港独或是颜色革命。

德国之声: 身为一个公众人物,国际社会及香港都把妳当作是一个替「反送中」运动发声的指针性人物。当妳看到前线的示威者在过去几周,开始想透过比较对抗性的手段来达到一些成果时,妳会给他们什么样的建议?

何韵诗: 我认为示威者必须越来越有策略,不能让情绪主导他们的决定。 这并不代表我们就完全采取温和的手段,或是等待政府给我们响应。 我们应该在非暴力示威游行与比较激烈的动作当中,找到一个最好的平衡。 因为这次的整个运动中,一个新的状态是勇武派与支持和理非的示威者之间的融合,而各派的示威者都能互相尊重跟支持,我认为这样的作法才能真正发挥群体最大的力量。

同时,我也很理解一些前线示威者希望快点得到一个答案的心情。 这可能是香港人本身具有的特质,而我们可能从这一代开始必须培养自身的耐力,并说服自己把眼光放远一点。 因为事实上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在国际社会中,具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因为透过这个运动,很多原本隐藏得很好的问题,都被揭露出来。 在全球对抗极权主义的运动中,香港人算是在前线作战,所以我们一定要知道自己的定位,了解我们面对的不只是香港的问题。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不是一个孤独的抗争,因为它跟台湾、美国、澳大利亚以及加拿大所面临的作战是连在一起的。 我们必须思考如何让其他地区的人,都意识到这一点,而不是说只呼吁国际社会来关注香港或救救香港。 我们都在同一条船,如果你相信自由、人权、公义与法治的话,你都跟香港的抗争有关。

德国之声: 国际社会应该从香港三个多月来的抗争中学到什么?

Denise Ho (DW/W.Yang)

她认为,国际社会可以从香港这次的示威过程中,领悟到香港人如何集结社会力量来对抗中国的极权扩张。

何韵诗: 最老套的说法便是「人民就是力量」,这是香港本次将近一百天的抗争中,完整证明给全世界看的一件事。 这场没有领袖、非常分权管理的运动,是透过每个人实行自己的想法,并藉此强化剩余的群体来形成的。 可能一个香港中学生拍一张自己戴着头盔、手拿着一张写有口号的纸的照片,就能让一个台湾的年轻人觉得如果这位香港中学生能这么做,那我也能这么做。 这样的效应能使雪球越滚越大,而到最后这个效应能否成为一个全球性的运动,便取决于我们的智能与坚定。

这样的工程是需要去执行的,因为实际上中国影响力已遍及世界各地,并让世界各地的政府或机构都因中国因素而开始进行自我审查,所谓的「白色恐怖」氛围已存在。 当这些全球性的大机构不能为人民发声时,那人民应该拿回这些话语权。

何韵诗是香港著名流行歌手。5年前,她毅然表达自己的決心,不惜失去巨大的中国内地市场。从此,她成为香港民主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