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人民币入篮的影响被夸大了” | 经济纵横 | DW | 30.09.2016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专访:“人民币入篮的影响被夸大了”

人民币即将入篮,入篮后的汇率升降、资本流动走向备受关注。有报道称,入篮有助于人民币坚挺。而金融学家黄泽民认为,SDR作为一种虚拟资产"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与作用非常有限",入篮的影响被夸大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10月1日,人民币将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也称"入篮"),10月7日将首度公布纳入人民币后的SDR汇率值。

"人民网"等官媒刊文称,入篮将"助推汇率坚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则在近日表示,入篮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无法预知"。在此背景下,德国之声采访了华东师范大学金融问题专家黄泽民教授。

德国之声:您认为人民币被纳入SDR之后,会给汇率会带来哪些影响?

黄泽民:其实没什么大影响。把人民币加进去(SDR),表明人民币在国际交易中规模在扩大、影响在扩大。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注意到中国整个经济在国际交易中的地位,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而对汇率不是主要的,没有太大影响。

德国之声:从中长期来看,也是这样的吗?"人民网"等刊文称,入篮有助于汇率坚挺。

黄泽民:现在,SDR盯住五种货币。被盯住的货币,汇率就坚挺,这无论是在理论还是实践中,都没有这样的事情。汇率的话从长期来看,主要还是取决于两个国家相对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如果一个国家相对劳动率提高得比较快,汇率就会上升、会坚挺。……比如1949年时,1美元等于360日元,走到现在等于100左右日元。二战后,日本劳动生产率相对于美国提高很快,所以汇率就体现出来了。所以我认为,人民币被SDR盯住,对人民币汇率本身没有长期性的影响。

德国之声:那么人民币入篮,对资本流动会产生哪些影响呢?有观点称,人民币入篮可以方便中国居民去海外投资,这是否会造成人民币的进一步外流呢?但也有声音表示,这有利于跨境资金流入。

黄泽民:海外资金是不是能更多地流到中国来,还要看资金是做什么的,我们一般将其分为两类:直接投资和间接投资。

如果是直接投资,主要还是看中国整个投资环境的变化。投资环境好,海外资金就容易来中国;相比较成本比较低,也能吸引外部资金的流动。

间接投资,主要还是取决于我们整个金融市场的性能,还有金融资产的估价、估值水平。如果估值水平比较低,海外资金有可能跑进来,因为你这里便宜,来炒你嘛。如果估值并不低,可能就不会来。

至于人民币是不是更容易流失--特别是个人资金的外流,这取决于金融市场开放的问题,如果管制比较严,流失就比较难;再一个,也取决于中国居民在国外投资和在国内投资相比较的收益、风险和成本,这个和SDR没有什么关系。

Symbolbild IWF Internationaler Währungsfonds (Reuters/K. Kyung-Hoon)

10月1日,人民币将被纳入IMF的"特别提款权"货币篮

德国之声:那么您认为,入篮是否会增加海外投资者配置人民币资产的积极性呢?

黄泽民:我认为也没有直接关系。海外投资者是否配置人民币资产取决于不同币种的风险与收益,也取决于收入货币和支出货币之间的对称性。

现在很多报道夸大了SDR的作用。SDR规模很小,换算成美元的话,总规模不到3000亿美元。而且,SDR使用的范围十分狭窄,只能用于IMF成员国之间的债务清偿,且必须得到债权国同意才可以使用。SDR是基于普通提款权基础上人为创设的虚拟资产,既没有任何商品作为发行准备,也没有以任何国家经济为发行基础,作为一种虚拟资产,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与作用非常有限。通俗地讲用SDR无法直接兑换成美元等主权货币,也无法用SDR购买黄金,更不可能用SDR购买石油、飞机大炮、土地和汉堡包!

德国之声:那您认为,人民币自由化--也就是人民币国际化和汇率市场化,这个在短期有没有可能实现呢?

黄泽民:人民币国际化确实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话题,应该来说近些年做的还不错,主要通过经常性项目用人民币交易、用人民币结算,但现在资本项目开放还有一些担心,担心完全放开以后,大量资金的外逃或者大量资金的流入,这个取决于货币管理班子的一个判断,所以资本项目的开放会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

人民币对美元,现在是每天在中间汇率基础上,允许上下波动2%。……而市场需要人民币汇率更具有弹性,这一点应该来说没有太大障碍,这一块还会进一步开放,人民币最终还是将走向独立浮动的。

现在比较复杂,央行要授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每天公布一个中间价格,汇率中间价格的计算也比较复杂。总体来说,央行还是不希望汇率失控,希望汇率在管理的水平中。要改变人民币的汇率形成机制,现在还是比较不容易的。

黄泽民教授是中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他曾出版《浮动汇率制与金融政策》、《日本金融制度论》、《货币银行学》、《中央银行学》等多本金融学、经济学著作。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