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透过新疆强迫劳动项目「撕裂」一个民族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5.03.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访:中国透过新疆强迫劳动项目「撕裂」一个民族

本周三,数家外媒根据从中国内部流出来的《南开报告》,揭露更多与新疆强迫劳动项目相关的证据。首先取得报告的专家表示,这个报告为相关议题提供了权威性的证据。

China Xinjiang 2017 | Sicherheitspersonal

德国的新疆议题专家郑国恩表示,《南开报告》证明了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人推动的劳动转移是具有强制性的。

德国之声:周三数家国际媒体披露的《南开报告》提供了更多关于中国政府在新疆实施强迫劳动的细节。这些新的事实如何帮助改善国际社会进一步了解新疆强迫劳动计划的规模或目的?

郑国恩:首先,《南开报告》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证据,证明了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人推动的劳动转移是具有强制性的。报告中的细节包含了政府要求招聘的人员名额,或是从新疆转移至中国其他地区时会有保安随行等。

此前,我们掌握到的类似讯息都是片面的,但现在《南开报告》是一个全方位的综合文件。最重要的是,这个文件中的资讯是有权威性的。以前,一些相关研究的资讯都来自非正式的渠道,比如百度贴吧。在那个平台上,每个人都可以发帖,而我们无法核实发帖人的身份。

但是《南开报告》之所以具有权威性,是因为它的作者是中国着名的学者,其中有一位是南开大学的现任院长,以前曾是政府高官。

该报告还指出,中国应该加大强迫劳动转移的规模,因为强迫转移的劳力为华东地区提供了廉价的劳动力,可以降低该地区企业的劳动力成本。

第二个方面,《南开报告》是中国迫害维吾尔人的事件爆发以来,首次有权威性的资讯能证明中国在新疆推动的强迫劳动转移不仅仅具有经济目的,它还有另一个目的,那就是让维吾尔人与汉族同化,藉此改造维吾尔人的思想。

此外,《南开报告》还称强迫劳动转移可以降低新疆南部的人口密度。我之前在其他研究项目中,有囊括了其他公开的中国学术研究论文中的相关证据,其中便谈到强迫劳动转移如何成为中国政府破坏维吾尔社群,与压制宗教影响力的重要战略方法。

《南开报告》的证据还清楚列出,依照政府政策移居到新疆南部的汉族移民的规模。该报告中提到,北京计划到2022年,要再将30万汉人安置到南疆。在《南疆报告》中,我们第一次正式看到中国政府如何透过强迫劳动转移来改变维吾尔人的人口结构。

劳动力转移已成为中国迫害新疆维吾尔人的政策中,其中一个核心策略。中国在新疆控制维吾尔人的策略是由强迫劳动转移丶防止生育和再教育营所组成的。

德国之声:此前,我们看到某些外国政府试图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停止对维吾尔人施行强迫劳动。另一方面,也有人权组织在国际上发起行动,要求跨国企业承诺供应链中不会有与新疆强迫劳动项目相关的元素。您认为外国政府或国际组织应该如何运用《南开报告》中揭露的的新证据?

郑国恩:《南开报告》报告中的细节为之前各界推测的事情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这些证据明确显示,维吾尔人是透过强迫劳动转移项目,被送往中国各地工作。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透过这个项目,维吾尔人受迫害的程度提升到新的境界。

China Still Straßenszene in Kaxgar

郑国恩说因为这份报告是由前中国政府高官所写的,而且很明显,这些研究人员能透过一些关系轻易进入新疆,所以报告中的细节都能一一反驳中国政府的说法。

我最新的研究报告中包含法律专家的分析,他们认定中国在新疆推动的强迫劳动转移项目,符合反人类罪的标准。强迫劳动转移比中国政府用来迫害维吾尔人的其他行为还更严重。这不仅仅是指出于经济目的的强迫劳动,中国政府也藉此「撕裂」一个民族。

对跨国企业来说,强迫劳动形成一种道德上的要求,而如果他们的供应链中有强迫劳动的元素的话,也会威胁到他们的声誉。在《南开报告》揭露了更多中国在新疆施行强迫劳动转移的证据後,如果跨国企业仍让供应链中存有强迫劳动的因素,他们必须承担的後果也会更严重。 

由於很多企业对於确认供应链中是否有新疆强迫劳动的因素仍抱持观望的态度,他们应该了解到,在越来越多证据显示中国确实有在新疆推动强迫劳动转移後,这样的策略已不可行了。

德国之声:中国政府把《南开报告》的内容说成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坚持报告中的论点不符合事实。但当最新的证据都出自一份中国的报告时,你认为北京能持续推卸责任的空间是否减少了?另外,由於中国现在对联合国的人权体系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力,联合国应如何利用其人权机制来追究中国在新疆推动强迫劳动转移的责任?

郑国恩:中国在《南开报告》中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这份报告是由前中国政府高官所写的,而且很明显,这些研究人员能透过一些关系轻易进入新疆。他们还与新疆当地的政府官员进行会晤。

这意味着,他们对中国如何在新疆推动强迫劳动转移有第一手的认识,他们也可以透过当地政府官员得知他们如何执行强迫劳动力转移。况且,《南开报告》已被提交给中央当局了。

《南开报告》中的细节能一一反驳中国政府的说法。而且,我其他研究报告中引用的中国政府文件也能证明《南开报告》的证据都是真的。北京的说法完全站不住脚,他们已充分暴露他们推动强迫劳动转移的真实目的了。

Adrian Zenz, AWM gGmbH, ehemals Akademie für Weltmission

郑国恩认为,目前全球还没有目睹这么大规模丶由政府推动的强迫劳动转移项目。

但你刚刚也问到联合国能做什么?不幸的是,北京一直用非常有目的性的策略来牵制联合国,他们甚至试图重新定义何谓人权。现在国际社会应该做的,是靠各个愿意采取反制措施的政府来推动改变。

美国已经率先起步,但他们也需要采取更多措施。当务之急是通过《维吾尔强迫劳动防制法》,解决中国将维吾尔人强迫转移至其他省份进行劳动工作的问题。

美国政府目前采取的措施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它仅解决新疆当地强迫劳动的问题。其他国家也必须跟进,尤其是欧盟。

德国之声:随着越来越多与新疆强迫劳动项目相关的证据一一浮现,您认为国际社会是否可以根据《南开报告》的证据,建立一些防止强迫劳动的国际标准?

郑国恩:这是一个理想的状况,但不幸的是,我认为国际社会目前还无法满足这个要求,因为任何国际组织都必须有与世界贸易组织相似的职权,才能被授权推动相关措施。

我觉得全球还没有目睹这么大规模丶由政府推动的强迫劳动转移项目。现在这个项目的规模这么大,但一部份原因是因为主使者是中国。我认为国际社会目前没有办法通过国际性的机构快速且有效地建立相关准则。

建立国际准则的话,国际社会需要先建立新的机制,这样才能在全球层面上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该等待个别的国家采取行动。无论如何,我们必须明白中国在新疆施行的强迫劳动转移项目是前所未有的,这个问题必须通过新的方式来解决。

郑国恩(Adrian Zenz)是华盛顿人权组织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的中国研究高级研究员,德国欧洲文化与神学学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and Theology)的中国民族政策专家。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