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官方要掌握解读历史的话语权 | 文化经纬 | DW | 04.10.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专访:中国官方要掌握解读历史的话语权

以德国海德堡大学几位教授为主的一套学术丛书编辑部宣布,终止与斯普林格·自然出版社的合作。原因是该出版社主动删除在华网站上涉及敏感内容的文章,而且事先并未通知作者。

DW Sendung Check-in - Heidelberg (DW)

海德堡大学图书馆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7年11月,斯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宣布,为适应当地法规,已禁止少量学术文章在中国得到访问。集团承认,涉及的文章有上千篇,但强调在中国被禁访问的学术文章不到其出版文章总数的1%,这样做是避免更多内容在中国被封闭的不得已之举。

屈从压力 德国施普林格•自然在华撤文

消息公布后,引起了舆论和学术界的强烈批评,认为出版社这样作是充当中国当局言论和出版审查的助手。主编的"跨文化研究"(Transcultural Research)丛书的海德堡大学几位教授日前宣布,终止与斯普林格·自然集团的出版合作。丛书的资深编辑、海德堡大学汉学系教授瓦格纳(Rodolf Wagner)就此接受了德国之声的专访。

德国之声:瓦格纳教授,斯普林格·自然在近一年前,就公布了将部分出版物在中国下架的消息。你们为什么现在做出决定,终止与该出版社的合作?

瓦格纳:原因之一是,我们出版的是一套丛书,这是一项时间跨度很长的工作。即便我们说现在终止合同,并不是说一切就结束了,因为还有很多未完成的东西有待收尾,目前我们还有两本书没有出。我们今年1月开始同斯普林格交涉,先是同我们丛书的出版社负责人谈,告诉他这是完全不能接受到做法,他表示理解但无法做主,要同他的上级主管谈。另外我们几个丛书编辑也是经常在世界各地跑,比方说现在,(五个人里)一个在希腊、一个在尼泊尔参加考古挖掘,令一个刚从非洲回到巴黎。所以召集到一起讨论、做决定需要一些时间。我们联名给出版社写了两封信后,斯普林格的出版总监才给我们回了信。您说的对,这个过程走得很慢,但这也是由一些特殊的因素决定的。

德国之声:出版社方面解释了他们为什么必须这样做的理由,您对此并不满意,哪些论据不能说服您?

瓦格纳:最主要的是--这并不只针对中国--认为一个国家可以决定,在本国哪些学术信息是可以获取的、哪些不行。这是完全违反学术自由的。中国在控制互联网、信息的传播和讨论方面已经有严格的措施,如果斯普林格也开始这样做,无异于把这种控制扩展到国际范围。比如被删除的文章里有一篇是我写的,其实就是一篇书评,关于一本文革的书,就因为文革是一个宣传审查部门不愿看到的题目。

出版社并不是看到了法律的明文规定说什么内容不能出,这样的法律并不存在,有的只是中宣部对网络管理的内部规定,禁止一些话题出现,比如六四、文革等等。斯普林格的中方合作发行单位现在告诉他们,我估计这些内容过不了关,不能发。就是说,斯普林格并没有接到哪个官方机构的正式通知,告诉他们按照哪条法律哪些内容必须删掉,而是听从了中国发行商的话。

德国之声:您认为这种过分小心是没有必要的?

瓦格纳:斯普林格不是一个无名的小出版社,而是一个科学出版领域的国际大玩家,出版很多重要的学术刊物,它是有由经济实力的。如果它(对中国方面)说,要不就照单全收,要不就什么也别要了。中国方面肯定会考虑,如果是这样,清华北大也上不了斯普林格·自然,是不是值得。对中国学术界来说,在国际知名刊物发表论文是极为重要的目标,是学术声誉和地位的象征。

出版社要对出版物的作者负责,也要对中国的读者负责,他们读到的不是斯普林格·自然完整的出版产品,而是经过按照中国标准筛选的作品,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一点,没有人会告诉他们。所以这不仅是对作者的欺骗,也是对中国读者的欺骗,他们看到的并不是国际学术研究的全面现状。

Rudolf Wagner (Universität Heidelberg)

海德堡大学汉学教授瓦格纳

接受审查的这扇门一旦打开,不管人家有什么要求都一概满足,也就丧失的底线,中国或其它国家要求封禁的名单会越来越长。有人或许说,(被禁的)只是1%而已,并不多。可实际上从总数看已经相当可观。中国现在的问题是,政府说,解读中国历史的话语权在我们手里,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什么可以说、什么不能说,都是我们说了算。我不能阻止他们在中国这样做,但我可以阻止这成为一条国际规则。

德国之声:对学术界的同行您有什么具体的建议?

瓦格纳:我们是些普通的学者,不是有大影响力的人物。我认为最明智的方法是,每位学者都应该找到自己的出版社,说明两件事:一是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审查;二是,为了把损失减少到最低,你们(出版商们)应该联合起来。大的出版社是有共同利益的,斯普林格也不愿意审查,他们为什么不和剑桥大学等其它大的出版社一起协商,看应该怎样应对这种情况,能不能达成一致的立场,告诉对方我们不能接受。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做法。我确信,中国领导层是很务实的,他们会说,没有的事,这都是误会。这事就过去了。不要忘记,大部分出版物都是英文的,绝大部分中国人是不会去读的,读者圈是很小的。

在2017年斯普林格裁撤作品事情被《金融时报》曝光后,一些学者就决定,终止与该出版社作为论文同行评审(peer review)专家的合作。当时大概有1800名学者参与了联署。目前的一个问题是,自然科学家采取了完全超然度外的立场,这对斯普林格是一个关键的因素。如果《自然》(Nature)杂志的作者们也突然表示,我们也绝对不接受这样的做法,那就太好了。
 

斯普林格·自然出版社对德国之声做出官方回应,希望澄清采访中涉及的一些事实,现摘抄如下:

斯普林格·自然出版社指出,瓦格纳教授称,中国并没有法律明确禁止某些内容,有的只是“中宣部的内部指示”。“必须指出的是,在中国,这种规定具有特殊的地位。出版社如果不执行规定,会带来相应的负面后果。对此,中国国务院信息办公室曾经予以证实。”(信息办2017年11月回复路透社询问称:“所有进口出版物必须符合中国法律和规定。出版物的经销管理公司负责审核出版物内容”。——编者)

“如果我们拒绝采取相应措施,就会面临所有出版物都无法在中国获取的风险。我们不认为,如果我们的出版物在中国被禁止传播,是一件符合作者、顾客、学术界和科学进步的事。现在,在中国的顾客仍然可以获取斯普林格·自然99%的出版物内容。我们将继续同中国的管理机构和其他政府部门合作,以便将受到波及的内容控制在最小范围,从科学和公众的利益出发,减少、以致——在理想的情况下,消除限制。

瓦格纳先生表示,我们的做法是将中国的审查扩大到国际范围。这样的说法是不正确的。在我们发展业务的全球超过180个市场,人们可以毫无限制地获取内容,甚至在中国,通过其他渠道,获取有关内容也是可能的。”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