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计划生育侵蚀中国经济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1.0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家:计划生育侵蚀中国经济

中美贸易战的阴影笼罩着中国。观察家都在紧盯着中国的经济指标,稍微掉个0.1%就大幅报导「美国的制裁已经产生效应」。然而,比起不到一年的贸易战,还有另一个更长远的内在因素正在侵蚀经济: 生育率。

(德国之声中文网) 德国之声采访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人口学专家易富贤,询问「一胎化政策对中国产生什么影响?」他第一个回答的就是「经济」。

「如果没有这个计划生育政策,中国经济还会继续成长一二十年。」

他说: 「所有国家的经济都是依赖劳动力...一胎化政策让中国劳动力短缺、老化,中国经济2016年开始下行。」

他补充道:「很多人认为中国的经济下行是因为中国的决策失误。但是,如果是决策失误的话,中国以前的经济政策也不是很完美,为什么以前都能一次次度过难关?那是因为当时有年轻的劳动力,才能让问题消化下来。但是现在人口结构老化,所以以前不是问题的问题,现在也是很大的问题。」

易富贤说,目前中国的人口结构已经非常类似「1992年的日本」。

Symbolbild Weltbevölkerungstag China Ubahnstation in Beijing (picture-alliance/dpa/H. H. Young)

新生儿越少,国家未来的劳动力就越少,产业也会受到冲击

日本工龄人口1992年见顶,此后便是一路下滑。日本的经济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停止增长。因为技术的进步,日本的产能还能用提高劳动生产率来弥补,维持平衡。但是将来若劳动生产率提高的速度慢过人口缩减的速度,那么日本的经济就不可避免的面临萎缩。

日本的前例当然引发各国的警惕。易富贤说,虽然中国的人口结构已经相当于1992年的日本,但是社会发展水平却远远落后。他说,当年的日本人均GDP超过美国,但现在中国的人均GDP只有美国的百分之十五,「所以中国肩负的经济前景是比较黯淡的。」

更多阅读: 为什么日本年轻人不再约会?

「二胎化」有无成效?

2015年,也就是计划生育开展大约35年之后,中国官方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中指出:"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隔年,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法》第18条第一款规定,表明「国家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子女」。一胎化政策正式废除,全面进入二胎化时代。

这个政策实行至今不过三年多,或许现在下定论为时尚早,但是易富贤在2019年国家统计局公布人口数据前,率先对法新社表示,虽然中国已经实施全面二孩,但中国人口总数去年已经下降至12.7亿人,是中共1949年建政以来首次出现人口负成长现象。

他认为,中国鼓励生育的难度很大: 「计划生育改变了人民的生育观念。中国的整个社会、经济、教育模式,都是围绕着主流家庭生一个小孩去规划的,这个模式将会惯性的延续下去,所以鼓励生育的难度很大。」

他认为,中国在2019年,也就是今年,中国当局将会全面废除计划生育。「因为他们没有选择。」

Asien Schulbeginn Hong Kong (Reuters/B. Yip)

中国的整个社会、经济、教育制度都已经适应一胎化政策,将来要如何转型,亦是难题

中国有高估出生率的「传统」

易富贤也观察到,国家统计局所公布的数据,与学者们利用生育意愿、结婚率、离婚率、一胎生育率等数据间接推算的结果持续存在落差。例如,2018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生育率是1.5,但是学者们间接推算的结果是大约1.0左右。

学者推算的结果放到国际上与其他国家比较,比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更合乎常理。他说: 「台湾人愿意生2.1个孩子,2018年的生育率是1.04;美国还愿意生2.7个孩子,2018年生育率1.12。但是我们只愿意生1.6到1.9个孩子,我们生育意愿比他们还要低,我们怎么可能出生率是1.5个孩子呀?」

除了生育意愿的矛盾之外,台湾养孩子的成本低,结婚率高、离婚率低,但是最后的数据却是中国人的生育率比台湾高。这个矛盾都指向国家统计局高估的嫌疑。

对此,易富贤在推特上评论道: 「一个水稻能亩产七万斤、长期将生育率从1.2调到1.8的国家,现在将2018年的生育率从1.0调整为1.5、将出生数从1000万调整到1523万岂不是雕虫小技?」

易富贤现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医药和公共卫生学院的资深科学家,也是《大国空巢》的作者。豆瓣读书上对该书的简介评论道: 「书一出版就受到了广泛关注,并引发了激烈争论,从而奠定了本书在中国人口研究历史上的地位。」易富贤批评计划生育已久,文章多次被当局移除与封杀。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