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反腐或可改善新闻自由环境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0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家:反腐或可改善新闻自由环境

法新社报道,资深调查记者王克勤在本周四卸任《经济观察报》总编助理职务。这位调查性报道标志性人物离职的背后有着什么样的原因?中国调查记者的境况如何?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传媒研究学者展江。

Podiumsdiskussion der Heinrich-Böll-Stiftung im Gremiensaal der DW in Bonn, 21.05.2008. Wang Keqin, Investigativer Journalist aus Peking

德国之声:同为资深媒体人,您和王克勤也比较熟悉,您是否了解他离职的前因后果?

展江:事情发生之后我们曾经通过电话。他是在春节前后被《经济观察报》的人力总监约谈,被劝离的。我个人希望这事儿不要变成国际事件。整个事件和大的环境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报社内部的事情。王克勤的文化和《经济观察报》的文化不合。两者的Style不合。海外媒体往往容易过度解读,猜测当局施加了压力,其实只是内部管理层面和他的理念不同。

德国之声:那王克勤下一步有着什么样的打算?

展江:王克勤现在并没有工作。他已经近50岁了,虽然很有名,很多人尊重他,不过一个媒体要接收他的话还是需要勇气的。知名度有时也会带来压力。所以下一步去那里还是不确定。

德国之声:中国调查记者也被认为是一个"风险"的职业。因为舆论监督环境恶劣,曾经发生过记者遭打压的现象,比如曾经将山东滕州市兴建豪华政府楼事件曝光的调查记者齐崇淮,随后被当局以"勒索敲诈"罪名起诉。您是否能介绍一下中国调查记者的状况?

展江:十八大以后中国的形势在好转、缓和、放松,媒体虽然没有明显的放松,但是至少没有变坏。前几年调查记者的情况,从趋势发展看,是积极的,越来越多的记者,年轻记者,转入调查记者的行列,他们在业界和社会上都成了有影响力的记者,而且薪金待遇也比较高。但是去年的情况,你知道,去年是一个政治年,各地的官员对媒体的要求比较严格,有一些特殊的审查要求。所以有些报道,记者遭到"封杀"。去年离开的人特别多。但是王克勤这个事件出现的根本原因并不是被当局打压的,跟中宣部没有关系。当然也不能说他完全没有受到过打压,但是至少去年他没事儿。是春节期间突然得到报社通知的,所以我们也觉得这个消息有点出乎预料。

Prof.Zhan Jiang, geboren 1957, ist Professor für vergleichende Journalismustheorien und politische Kommunikation sowie Dekan des Journalistik-Instituts der China Jugend Universität für Politikwissenschaft.Aufgenommen von Xiao Xu am 14.08.2009 bei einem Konferenz in Peking.

中国传媒研究学者展江

中国调查记者的情况比较多样性,总的来说,去年对中国调查记者来说不是个好年头,流失了很多记者。很多人被单位因为各种原因,包括被打压的原因离开了这个行业。去年不好,今年我预期将会有好转的反弹。

德国之声:您会做出这个推测的根据是什么

展江:首先,中共新老领导人换届后,会出现一个"小阳春"现象:2002/03年就是这样。另外,习近平作中国最高领导人以后,现在看来,确实中国的社会正趋于放松,而不是趋于紧张。以南方周末事件为例,有这样一个结果,实际上也是符合这个逻辑的。我预期将来中国调查记者的情况会有好转,但是这个好转什么时候到来,还在观望。

德国之声:之前您说过,前几年有越来越多的年轻记者加入调查性报道的领域,根据您的分析,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呢?

展江:他们在这个行业找到了职业的自豪感、成就感,而且大量市场化的媒体,(这些媒体)都知道,这种调查性报道对他们报纸本身的形象,品牌是有利的。这些报纸也有经济实力来支撑记者来做这样的调查。

德国之声:中国的调查记者主要曝光的问题有哪些?

展江:主要就是两类,一个就是调查官员腐败的,一类是公司企业的。当然也会有医院腐败,学校,但主要就是前面两类,跟权力有关的。这个和目前中国新一代领导人着重反腐有关。习近平和王岐山都在高调的要犯腐败。另外,微博现在很强大。微博上曝光的厅级干部,甚至副部级的干部不止一两个了,所以传统媒体记者的压力比以前少了。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对媒体下一步改善调查的环境是相对有利的。

A plainclothes officer at right tries to prevent a photographer from taking a photo of a Chinese police officer questioning two journalists near the headquarters of the Beijing Olympics planning committee seen in the background in Beijing, China, Monday, Aug 6, 2007. Police roughed up journalists at a rare protest Monday in Beijing, staged by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 the free-press advocacy group that accuses the government of failing to meet promises for greater media freedom one year ahead of the 2008 Olympic Games. (AP Photo/Ng Han Guan)

记者无疆界(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每年都会根据各国的新闻自由状况发布新闻自由指数报道。2011-12年新闻自由指数显示中国排名倒数第6

德国之声:记者无疆界2011-12年新闻自由指数显示,在179个国家中,中国排名第174。仅排在厄立特里亚、土库曼斯坦、朝鲜以及伊朗和叙利亚前面。您无疑十分关注中国媒体近年的格局和发展方向,您是怎样看待中国的新闻自由的?

展江:中国新闻自由的问题,我觉得也不能简单化,认为中国没有新闻自由,没有新闻自由哪里来的王克勤?但是中国的新闻自由也远远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新闻自由,受法律保护的新闻自由,中国还没有这样的法律。虽然有宪法,但是中国的宪法,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宪法还不是一个能够落实的法律。中国并不是民主国家。而新闻自由度也和媒体的负责人的判断有关,和他们所处的环境有关。另外,中国这么大,各个地方宣传部对媒体的管理力道也是不一样的,有松有紧。所以很多地方的新闻自由度也大有不同。总之,目前传统媒体还没有特别明显的转为比较宽松的环境,但是至少情况没有变的更糟。

王克勤:《经济观察报》前总编助理。曾任《中国经济时报》高级记者。曾发表定州村民被袭、山西疫苗事件等多个有影响力的报道。

展江:中国传媒专家,现任北京外国语大学新闻教授

采访记者:文木

责编:石涛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