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天日熬40天: 充满争议的山洞实验 | 科技环境 | DW | 11.04.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不见天日熬40天: 充满争议的山洞实验

假如我们无法感知时间的流逝,我们的生理和心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为了为将来的长期载人航天任务做好准备,科学家必须找到上述问题的答案。让志愿者去洞穴里住上40天,就是科研人员眼下的实验方法。

(德国之声中文网) 从3月14日起,15名志愿者就被关在法国西南部的一个山洞里。他们没有手机,也没有手表,更没有自然光。他们要在与世隔绝的环境里生活40天。事实上,他们现在并不清楚已经度过了多少天。这也正是此项名为"深度时间"实验的目的:研究失去时间与空间感知时的生理与心理变化。

科研团队预先在只有人造光源的山洞内存放了4吨的生活物资。整个山洞被分隔为睡眠、起居、地形研究共三个区域。除了不见天日,志愿者的生活们只能用"清苦"来形容:洞内的温度恒定在12摄氏度左右,相对湿度则达到95%。而且,用于照明以及烹饪的电力,并非来自洞外的输电网或者事先运入的电池,而是完全依靠志愿者的人力驱动一台小型发电机。饮水问题也需要他们自己解决,好在山洞里有一口天然水井,他们"只需要"从45米深的水井内自行取水即可。

发起这项实验的是法国"人类适应研究所"(Human Adaption Institute)的创办人科罗特(Christian Clot)。他在新冠疫情封锁期间意识到,随着原有生活节奏被改变,人们对时间的感知也发生了变化。科罗特认为,有必要研究丧失时间感知对人体生理与心理的影响,这对将来的长期太空旅行至关重要。此外,在大洋深处进行战备值班的核潜艇艇员、在极地科考站越冬的科研人员,也同样面临缺乏自然光照明的问题。

这项实验在伦理上也存在争议,一些学者担心,志愿者的身心健康有可能遭受重大损害。为此,志愿者身上佩戴了多枚传感器,不断地将新陈代谢、循环系统机能、睡眠状态等各项身体指标传输到洞外,供医生以及心理学家实时监测。志愿者还会不定期地被突然要求进行注意力集中能力、平衡能力、身体协调能力等测试。

实验发起人科罗特自己也是志愿者之一。除了他之外,还有7名男性和7名女性志愿者参加了实验,年龄分布在27岁到50岁之间。志愿者各自的人生履历差别非常大,大家拥有的技能也不尽相同。他们的本职包括:护士、麻醉医生、生物学家、心理动作能力诊疗师、司法调解员、地质学家、户外探险导游、经济分析师、数学教师、企业家、电缆敷设工、神经科学家、珠宝商,还有一人则是失业人员。

并不美好的过往实验

批评人士认为,尽管有医学专业人士不断监测、实验也接受了伦理委员会的审核,这些志愿者仍将面临严重的、与实验收益不成比例的心理损害风险。批评人士的担心不无道理:在此之前,曾经有过两次相似的实验。

1962年,法国地质学家西弗里(Michel Siffre)在没有手表的情况下,于一座温度恒定在0摄氏度左右、相对湿度100%的山洞里度过了两个月。西弗里出现了严重的背部疼痛、严重抑郁等症状。他在日记里写道:"神呐,我怎么会想出这么个主意?"第58天时,他被带离了山洞,当时他自己以为才过去了25天。此时他的昼夜节律已经被拉长到了48小时:西弗里清醒36小时,然后睡12小时。

Französischer Höhlenforscher nach 76 Tagen an der Oberfläche

2000年,时年61岁的西弗里再次在山洞里生活了76天

美国宇航总局(NASA)对西弗里的实验很感兴趣,毕竟在太空中的宇航员也无法以太阳的东升西落作为时间参照。于是,NASA说法西弗里再进行一次为期6个月的实验。1972年,时年33岁的西弗里又在一座山洞里度过了205天。但是这第二次实验可以说是全面失控。

实验开始三个月之后,西弗里出现了惊恐失措、严重抑郁、失忆等症状,他一度产生了自杀的念头。西弗里甚至还想故意折断腿骨,从而"在不损害身为科学家的荣誉的前提下"制造提前结束实验的借口。不过最终他还是待足了205天。

即便在实验结束后的数月,他依然面临抑郁症、昏睡症、眼疾、严重记忆缺失等困扰。

观看视频 00:46

在地球上体验火星生活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