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再教育」 新疆又爆强迫劳动争议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8.10.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不只「再教育」 新疆又爆强迫劳动争议

近期不少研究与媒体报导纷纷指出新疆出现强迫劳动的情况。 其中,一份由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强迫劳动所产生的原料或商品已有一部份透过国际供应链流入欧美市场。 为此,美国10月17日召开了一场听证会,邀请专家根據研究结果提出意見。

(德国之声中文网)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 (CECC) 周四 (10月17日) 在华府针对新疆再教育营的强迫劳动议题召开听证会,邀请了德国新疆专家郑国恩 (Adrian Zenz) 、美国人权组织「维吾尔人权项目」主席图尔克 ( Nury Turkel)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人权倡议主任雷尔 (Amy Lehr)与纽约大学史腾商学院的商业与人权中心主任波斯纳 (Michael Posner)提供他们的研究结果。

在听证会上,德国新疆专家郑国恩 (Adrian Zenz) 表示,再教育营只是中国政府新疆政策的其中一环,而北京的长期策略是在新疆推动强迫训练与劳动、强迫新疆穆斯林群体产生「世代隔绝」,并有效掌控少数民族穆斯林的家庭结构。 他说:「中国政府过去几年都以『脱贫』来掩饰这些策略,而我的研究结果也显示中国政府正在大规模迫使成年穆斯林进行非自愿劳动。 」

上亿人民幣的政府补助

郑国恩长期透过研读中国政府在网络上公布的公开招标信息与相关文件来计算被关押于新疆再教育营内的人数,以及中国政府在新疆推展的政策方向。 他在昨天的听证会上指出,他的研究结果显示,新疆政府为了鼓励公司参与强迫劳动的计划,会提供补助给愿意训练并雇用再教育营成员的公司。 如果一间公司愿意训练并雇用一名再教育营的成员,新疆政府便会提供总额6800人民币的补助。另外,新疆政府也会依据各公司的销售量提供4%的货运补助。 郑国恩搜集的数据显示,有一间公司在2018年透过上述这些管道,得到总额5亿人民幣(7100万美元)的政府补助。

China Baumwoll-Anbau (Getty Images/AFP)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周四发布的报告也显示,新疆的强迫劳动与西方的供应链有紧密的关系。 其中,中国超过80%的棉花都来自新疆,而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棉花供应国。報告指出,这使欧美许多产品都仰赖中国棉花,导致不少欧美服饰品牌都很可能混入新疆强迫劳动所产出的棉花。

他在听证会上说:「由此可知中国政府已把再教育营转型成一个压榨人权的商业模式,而参与其中的公司不仅能获得巨额的政府补助,还能从便宜的强迫劳动中获益。 他们能因此降低特定货物的全球价格,并把『新疆制造』转化成一个上百亿商机的商业模式。 」

「军事化的训练模式」

郑国恩也提到,中国政府会强迫成千上万遭关押的成年穆斯林接受为期1个月到3个月的训练。他表示,为了能确保参与者的行为一致,政府会对他们进行一个月的军事训练、一个月的政治思想教育与一个月的职业技能训练。 郑国恩说:「完训后,这些穆斯林会被送到新的工作地点,开始过着集中劳动的日子,而这些工作地点往往离他们家乡非常远。 」

此外,郑国恩说官方文件也显示,由于维吾尔女性以往都是扮演家庭照顾者的角色,为了改变她们的生活模式,新疆政府会花不少时间向维吾尔女性与他们的家人解释到工厂全职上班的「好处」。 他表示:「中国政府意图透过工厂劳动让维吾尔妇女脱离传统思维,摆脱以往『落后』的思想并助她们与现代接轨。 政府将强迫劳动定义成『受到救赎』。 」

Adrian Zenz, AWM gGmbH, ehemals Akademie für Weltmission (picture-alliance/dpa/Keystone/M. Trezzini)

德国新疆专家郑国恩长期透过研读中国政府在网络上公布的公开招标信息与相关文件来计算被关押于新疆再教育营内的人数,以及中国政府在新疆推展的政策方向。

郑国恩认为,这些错综复杂的强迫劳动体系使外界难以区分哪些在线产品使用了来自新疆再教育营的原料。 正因如此,他分析任何透过高劳动产生的中国商品,都有可能与新疆的强迫劳动有关。 郑国恩向美国国会议员建议:「全球各国应该针对新疆强迫劳动的现象展开调查,尤其是针对供应链中很可能含有这些原料的产业。 任何想要将低劳动技术产品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公司,都必须能证明他们的产品不含来自新疆再教育营的原料。 」

服饰业是最大「受益者」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周四发布的报告也显示,新疆的强迫劳动与西方的供应链有紧密的关系。 其中,中国超过80%的棉花都来自新疆,而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棉花供应国。報告指出,这使欧美许多产品都仰赖中国棉花,导致不少欧美服饰品牌都很可能混入新疆强迫劳动所产出的棉花。

随着全球对新疆强迫劳动议题的意识逐渐提升,不少跨国企业也纷纷在舆论压力下,终止与新疆供货商的合作。 本周三,澳洲广播公司报导澳大利亚品牌Cotton On与Target Australia纷纷在进行内部调查后,决定终止与新疆供货商的合作。 此外,本月初美国海关与边境保卫局发出通知下令禁止进口和田泰达成衣工厂出口的产品。 该公司主要替像好市多这样的批发商供应睡衣,2018年总共出口了135公吨的成衣到美国。

美国服装暨鞋类协会周四也发表声明,表示对美国公司的供应链中含有新疆强迫劳动的原料感到担忧,并呼吁中国政府尽速协助各公司了解相关细节。 声明写道:「我们正积极运用现有信息,协助成员了解新疆强迫劳动的现况。 」

专家吁华盛顿产生对策

China Xinjian Region | Tourismus neben strenger Polizeikontrolle und Internierungslager (AFP/G. Baker)

中国政府將外界所指的「再教育营」稱為「职业培训中心」或是「寄宿学校」,并强调这些培训是让新疆的少数民族穆斯林能习得谋生技能,脱离贫困。

除了要求各企业自行就新疆强迫劳动议题对自身的供应链展开调查外,专家也呼吁美国政府立即产生对策。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人权倡议主任雷尔 (Amy Lehr) 负责调查并撰写该机构周四发布的研究报告,而她在听证会中建议美国国会利用《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 (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 对与新疆强迫劳动问题有关联的中国官员进行制裁。 此外,她认为政府也应该针对已知含有新疆强迫劳动原料的产品建立一份列表,并以此来警告相关公司。

纽约大学史腾商学院的商业与人权中心主任波斯纳 (Michael Posner) 则呼吁美国政府应明确列出在新疆推行强迫劳动的官员姓名、通过相关法案、并利用法案来惩罚与新疆强迫劳动相关的公司。

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 (Christopher Smith) 将新疆强迫劳动形容成「中国政府对其人民的剥削」,并要求美国政府尽快透过《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来制裁中国政府官员。 自从国际社会开始关注新疆再教育营后。

中国政府將外界所指的「再教育营」稱為「职业培训中心」或是「寄宿学校」,并强调这些培训是让新疆的少数民族穆斯林能习得谋生技能,脱离贫困。 不過各国专家与媒体报导却仍不断揭露中国政府在新疆对人权的迫害。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