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1969年,莱茵河“死了” | 科技环境 | DW | 24.08.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上篇)1969年,莱茵河“死了”

如今夏日的莱茵河,岸边浅处常水清见底。然而,五十年前,“甚至连牲畜时常都拒绝喝莱茵河的水”。严重时死鱼漂浮,而莱茵河还要为数百万人提供饮用水。

Deutschland Wasserqualität des Rheins | Gift 1969

1969年莱茵河沿岸到处出现死鱼,人们十分震惊,有毒物质来源不明

 

专题系列:德国的绿水青山从何而来?(一)

 

(德国之声中文网)1958年6月13日 《法兰克福汇报》:

“莱茵河的水质清洁是六个流经国家——德国、法国、瑞士、比利时、荷兰、卢森堡的经济命脉。”

早在1954年,瑞士水质保护专家雅格教授的一份调查评估就发现,在德荷交界处,莱茵河每天流过的河水中含有29000吨氯化物。工业排污不仅威胁到荷兰的饮用水,也影响到荷兰的一些经济行业。

1948年由莱茵河流经国家成立的国际“保护莱茵河免受污染委员会”已经呼吁多年,但无人理会。如今,至少在荷兰——莱茵河是主要饮用水源和灌溉水源,这一话题进入公众视野。

“牲畜时常都不愿喝莱茵河的水”

1961年3月15日 《世界报》:

“德国和荷兰水厂很难把莱茵河水转化成饮用水,这已经好多年了。甚至连牲畜都时常拒绝喝莱茵河的水。”

城市污水、工业污水以及阿尔萨斯地区的钾盐工业是罪魁。当时,莱茵河沿岸大部分城市没有污水处理厂,或者只有很原始的机械过滤设备。而战后工业蓬勃发展,特别是制药厂、纸浆生产厂不经过滤直接排污。

1961年3月15日 《世界报》:

“代表工业界利益的沃尔茨施密特教授认为,任何花在净化污水上的功夫都是浪费人民财产。”

直到莱茵河成为一条臭河,并且漂着白沫。德国核能与水利经济部长巴尔克(Siegfried Balke)1962年表示:“母亲河莱茵河成为欧洲最大的下水道。”

这一状况又持续了三十年。尽管地方开始修建污水处理厂,并计划使用生物净化,但从规划到落实,又过了好多年。六十年代,有关污染加剧的报道多起来,但要让德国公众和政界警醒,却需要一记重拳。

Deutschland Wasserqualität des Rheins | Gift 1969

1969年,莱茵河自科布伦茨起下游出现死鱼漂浮,毒剂来源不明,德内政部长警告民众不要在莱茵河游泳

死鱼漂浮 莱茵河泛起“银光"

1969年6月19日,莱茵河“死了”。在科布伦茨下游,到处有死鱼浮在岸边。河水毒死了它们。北威州农业部长德内克(Diether Deneke)当时表示:“莱茵河过去也时常有死鱼漂上来,但最多10-15公里远。…这波毒剂蔓延了整条莱茵河…这还是第一次。”

民众受到警告说,不要在河里洗手,更别说游泳了。荷兰在河水里发现了杀虫剂硫丹。这一物质如何进入了莱茵河,迄今无人知晓。这一事件显示出《水资源法》的薄弱。

当年的高中生盖勒(Nikolaus Geiler)就是因为看到这一幕而下决心成为一名水质专家的:

“从美因河汇入处,到鹿特丹,数百万条鱼肚皮朝上,顺水漂浮。从当时的照片看,莱茵河一片‘银色’。对沿岸的水厂来说,这太令人震惊了,因为他们要用这样浑浊的水为科隆、杜伊斯堡、克雷费尔德数百万人提供饮用水。”

如今,不单是荷兰人关注莱茵河水质,德国的沿河居民也开始密切追踪媒体的报道。

Deutschland Wasserqualität des Rheins | Gift 1969

尽管此前也局部出现过死鱼现象,但整条莱茵河出现这一状况还属首次(图片摄于1969年6月24日)

化工厂下游 莱茵河“变色”

盖勒说:“在巴斯夫化工厂下游,莱茵河每天变换着颜色。在造纸厂瓦尔德霍夫-阿沙芬伯格下游,数百米漂浮着白沫,生产纸浆的废水堵塞住了莱茵河岸的水厂。”

当时在北威州政府任职的弗里德里希(Günther Friedrich)回忆说:“首先是工业污水、社区污水,然后是有时候船只排放废油,这简直是犯罪行为。但当时很常见。此外,还有农药被冲入莱茵河,导致鱼类死亡。”

鉴于莱茵河的水质问题,沿岸诞生了不少民间倡议组织。许多人像盖勒一样,开始参与环保:

“首先发起行动的是两个高中生,来自卡尔斯鲁厄。他们向林登贝格(Udo Lindenberg,著名歌手)和荷兰亲王伯恩哈德募款5000马克,结果成了。两个高中生就租了一条旧帆船,从鹿特丹驶向巴塞尔,沿途停靠的时候,邀请民间组织和感兴趣的政界人士,指出莱茵河必须治污。我也参加了,把所有的零用钱都捐了出来。”

核电站“煮沸”莱茵河?

特别是反核电运动也开始对莱茵河水质保护感兴趣。该运动成为德国绿党的前身。

盖勒说:“因为对核电来说,水资源也很重要。当时曾有计划在莱茵河每隔12公里盖一座核电站,如果它们把热废水都排入莱茵河,那等于把河里的鱼煮了。”

反核电抗议促使相关规定的产生,有关部门才头一次能够要求核电站建造冷却塔,而不是直接从莱茵河里抽水冷却。

抗议增多,毕竟水厂从莱茵河抽水为数百万居民供水,越来越难。1971年,德国政府推出首个环保项目,此后,两级、三级污水净化处理厂开始建起来。工业界也在压力之下开始在排污前先进行处理。莱茵河中的不少污染物也是来自汇入其中的支流,那里也开始水净化。

七十年代,环保运动活跃起来。许多公民团体联合组建为“公民环保倡议联邦联合会”(BBU)。

一部污水排放收费的法律也诞生了。地方或企业排放废水,必须缴纳一种形式的处罚金。

Sandoz Basel Brand 01.11.1986

化工企业山德士大火,有毒物质随水流入莱茵河,对河流生态系统造成很大程度的摧毁

“重金属”莱茵河

1986年,化工行业展开一场大规模的广告宣传:“亲爱的莱茵河,近些年来,重金属的污染已经下降了超过9成。”

Deutschland Wasserqualität des Rheins | Explosion bei Sandoz 1986

山德士化工厂爆炸造成莱茵河沿岸250公里受污染,15万条鳗鱼死亡,图为消防队持续打捞死鱼

然而,就在当年11月,瑞士化工企业山德士在莱茵河边的一座仓库发生大火。化学物质随着灭火的水流入莱茵河。北威州环境部长马提森(Klaus Matthissen)当时向媒体表示:

“我们正在持续测量…今天,水体已经流经杜塞尔多夫,目前在杜伊斯堡附近…这些物质主要是植物杀虫剂,不过总体而言,我们的评估结果是,虽然生态系统严重受损,但饮用水无危险,因为我们已经在11月5日关闭了抽水井。”

从浮游生物到小鱼小蟹,莱茵河水体的生态系统和食物链受到严重破坏。马提森说,过去几年重建莱茵河生态平衡的努力遭受沉重打击。

这场化工厂大火令民众震惊。媒体密集报道,德国化工业则自我辩护。

 (下篇)莱茵河重又“呼吸”若没有民间环保组织、媒体、公众舆论和专家的推动,很难预见政界、商界会作出实际行动的改变和思维的转换。绿色和平组织曾半夜两点下潜到河底化工厂排污口取样,这样的行动引起了整个德国的关注。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