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上八下”——漫话中共党史术语系列之六 | 评论分析 | DW | 07.09.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七上八下”——漫话中共党史术语系列之六

“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这是一个歇后语。寓意很浅显,对所做的事没有把握,心神不宁。把这个词引入到政治层面,来源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对雇工问题的一场争论。

China Deng Xiaoping

邓小平:“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怕什么?伤害了社会主义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个通俗说法的意思是:一家个体户,如果你雇佣七个工人,你就是社会主义的个体户,就允许你上马,允许你存在;如果你雇佣的八个工人或者以上,你就是资本主义个体户,就要立刻下马,取缔你的存在。

上个世纪70年代末,开放个体户创业,解禁乡村家庭工业,恢复城乡小商品市场--私营经济开始在中国大陆萌动。1979年底,全国批准开业的个体工商户约10万户,两年后的1981年,统计数据变为101万,翻了10倍。随之而来的是,"雇工"这个在中国绝迹的、在以往被视为有剥削色彩的词汇出现了。

1979年,广东高要县农民陈志雄承包了8亩鱼塘,辛苦一年,稍有斩获,第二年,陈志雄扩大再生产,承包141亩鱼塘,夫妻俩干不过来,就只好雇人,雇请固定工一人,临时工400个工日。第三年,陈继续扩大经营,承包面积达497亩,雇请固定工5人,临时工1000个工日。

在当年,像陈志雄的情况并不少见。广州第一批个体户之一的高德良,1980年4月下海创办"周生记太爷鸡",做了不到半年就雇了6个帮工。而安徽著名的"傻子瓜子"年广久,自挂牌以后生意就很兴旺,也雇请了一些无业青年当帮手,到1979年底,雇工达12个。

陈志雄、高德良、年广久等人的举动,触动了当年意识形态最敏感的神经:在社会主义国家,是否应该有以往被视为带有剥削意味的"雇工"的存在。

而在当年,官方的说法是非常明确的。1980年中央75号文件明确规定:"不准雇工"。陈志雄、高德良、年广久等人也遭到了空前的指责,"剥削"、"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帽子乱飞。指责他们的人,除了以往朴素的无产阶级感情之外,其主要根据即是来源于这一文件精神。

于是,陈志雄的事情,一下子闹到了《人民日报》。1981年5月29日,《人民日报》发表《关于一场承包鱼塘的争论》一文,并开辟了"怎样看待陈志雄承包鱼塘问题"的专栏,展开讨论,历时三个月。争论的焦点之一是:"雇工算不算剥削"?

Ein fliegender Händler am Dreirad

2008年北京街头的小摊贩

讨论中,中央书记处政策研究室的经济学家林子力,从马克思的《资本论》中找到了一条根据:"雇工到了八个就不是普通的个体经济,而是资本主义经济,是剥削。"这是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三篇第九章《剩余价值率和剩余价值量》中明确地划分的"小业主"与"资本家"的界线。按马克思的计算,在当时(19世纪中叶),雇工7人以下,自己也和工人一样直接参加生产过程的,是"介于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中间人物,"也就是小业主,而超过8人,则开始"占有工人的剩余价值",是为资本家。这就成为社会主义正统的政治经济学话语体系。于是,那个时期,在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中,"七上八下"是一条铁定的界线。

争论并没有就此打住。1982年1月,在昆明召开的全国农业生产责任制讨论会上,广东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的两位与会者提交了一份调查报告,再次认为,陈志雄行为的资本主义性质非常明显。新华社记者以这份报告为根据,写了一份题为《广东沙浦公社出现一批雇佣劳动基础的承包大户》的内参,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重视。一位高层领导批示:"我个人认为,按这个材料所说,就离开了社会主义制度,需要做出明确规定予以制止和纠正并在全省通报。事关社会主义制度的大局,故提请省委考虑。"

4月22日,广东省委将《关于陈志雄承包经营的情况报告》送到国家农委。报告肯定了陈志雄的承包方法和经营方式,认为"就其经济效益来说,比原来'吃大锅饭'的集体经营要好",报告同时强调:"这是发生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产生的效益"。

DW.COM

广东省委的态度,为私营企业的雇工政策撕开了第一道很小的、却决定了中国私营企业命运的小口子。

1983年1月,中共中央对超出政策规定雇请较多帮工提出"三不"原则:"不宜提倡,不要公开宣传,也不要急于取缔。"

1984年10月22日,邓小平明确指出:"前些时候那个雇工问题,相当震动呀,大家担心得不得了。我的意见是放两年再看。那个能影响到我们的大局吗?如果你一动,群众就说政策变了,人心就不安了。你解决了一个'傻子瓜子',会牵动人心不安,没有益处。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怕什么?伤害了社会主义吗?"两年到了,邓小平还是说:"再看看。"

"看"了几年之后,中央1987年中央5号文件中,去掉对雇工数量的限制,"三不"原则改成了十六字方针:"允许存在,加强管理,兴利抑弊,逐步引导。"

1988年4月,第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第11条增加了"国家允许私营企业经济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存在和发展。私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国家保护私营经济的合法权利和发展。对私营经济实行引导、监督和管理"的内容。这是中国实行社会主义改造、消灭私营经济之后,首次在宪法上重新确立私营经济的法律地位。在现今看来比较可笑的"七上八下"的雇工之争,才宣告结束。

系列报道说明:

无论何时代,中共的宣传语言都很接地气,随时皆可因地制宜地把通俗易懂的白话纳入文件,形成一系列政治术语。历经国共内战的散文大家王鼎钧就认为,国共较量,国败共胜,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国民党行"文言文",深奥难懂,政府文告难以贯彻到底层;而中共行"白话文",以"顺口溜"宣传政策理念,则深入人心。到2021年,中共将立党百年。中国当代史学者、资深媒体人徐庆全纵观百年历程,以"名词解释"方式解读中共党史政治术语。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