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终战纪念:百年前的布鲁塞尔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1.11.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一战终战纪念:百年前的布鲁塞尔

一战后,德军内讧、西班牙流感和难民让比利时陷入混乱。面对战争结束,布鲁塞尔人民最初的反应并非欣喜若狂,而是茫然无措。比利时一家博物馆在终战百年之际,回顾一战刚结束时的布鲁塞尔。

Ausstellung Belvue Museum Brüssel Ende Erster Weltkrieg (DW/B. Riegert)

布鲁塞尔贝尔福博物馆展出一战历史照片及文献

(德国之声中文网)"战争真的结束了?"1918年11月11日,被德军占领的布鲁塞尔内有传言称:德国战败,双方可能签署停战协议。但在布鲁塞尔市区、市议会、布鲁塞尔南站和许多街道仍传出枪响。战斗仍在持续,人们不清楚具体情况。比利时媒体受到德国钳制,只有几份地下报刊发行,许多消息是通过荷兰等国的外国媒体流入。又过了几天后,人们才终于确信战争已经终止。

布鲁塞尔贝尔福博物馆(BELvue Museum)在展览"布鲁塞尔,1918年11月"中展出历史照片、影片及文献,重现当年比利时人民在一战刚结束的几日所经历的混乱。

革命派德军及压抑的氛围

从1918年11月9日到15日间,理念不同的德国士兵在布鲁塞尔针锋相对。反叛的德军在德意志帝国覆亡后在比利时也发起革命,并于11月10日成立"军事委员会"以管理城市。然而,德军军官以及效忠帝国的士兵不愿合作,射杀了反叛者后静候来自柏林的指示,却始终音讯全无。

"这个情况非常特殊。"比利时国家档案馆的克斯特洛德(Chantal Kesteloot)表示:"直到11月14日,布鲁塞尔都在军事委员会的控制中。解放这个城市的不是协约国军队,而是叛乱的德国军人。"

军事委员会的革命派甚至曾试图联合比利时人民。但布鲁塞尔市民在受到德军占领的四年中吃尽苦头,此时已饥寒交迫。在寒冷的11月天中,粮食和煤炭双双紧缺。

克斯特洛德表示,当时的气氛并非想象中的热烈与欢腾。"人们待在家中,因为一切都茫然未知。"德军一日未曾离开,便无人敢上街欢呼庆祝。她解释道,在协约国军队于11月16日抵达布鲁塞尔后,最后一批德军才搭乘火车离开布鲁塞尔返回德国--此时距离签署停战协议后已过了5天。

又经过一日,协约国军队于11月17日从监狱中救出布鲁塞尔市长阿道夫·马克思(Adolphe Max)。当阿道夫·马克思站上布鲁塞尔市政厅大广场对成千上万民众发表讲话时,人们才清楚意会到战争已结束。克斯特洛德表示:"当时的气氛就如同赢得了世界杯足球赛一般。"经过了数年,比利时国民终于能再次挥舞国旗。

国王的归来

比利时国王阿尔贝一世并不急于赶回布鲁塞尔。四年来,阿尔贝一世待在于比利时西部未受到德军侵占的地区指挥军队,此时注重形象的国王打算在盛大仪式下带领军队凯旋归来。克斯特洛德解释道:"国王是在11月20日或21日返回布鲁塞尔,并安排于22日进城。这具有象征性意义,代表布鲁塞尔和比利时正式解放。" 在国王到来前,人们还有一点时间筹备庆祝活动,仓促立起了一批雕像和纪念碑。比利时各地有成千上万的好奇民众徒步或乘坐马车前往布鲁塞尔准备参与盛事。

贝尔福博物馆的展览还展出了两支摄影队所拍下的影片,内容是国王率领军队进城的画面,为后世留下珍贵的历史资料。阿尔贝一世的座骑是一匹白马,在一群骑着黑马的骑士中特别醒目。这名受到属下爱戴的国王穿戴着标志性的军外套和钢盔。

Ausstellung Ende Erster Weltkrieg in Brüssel im Musem BelVue (DW/B. Riegert)

信鸽是前线关键的通讯方式

11月22日,阿尔贝一世宣布比利时将推行民主改革,实施"一人一票"的公平选举制度。他也是比利时首位允许媒体随行的国王。阿尔贝一世已经意识到,摄影这项新媒体对于政治宣传的重要性。战争期间,阿尔贝一世让摄影队随军拍摄,但不允许记录战斗或军人死亡的画面。

难民问题与西班牙大流感

一百年前布鲁塞尔约有70万人口,还有因战争从法国北部和法兰德斯流亡至此的约10万难民。贝尔福博物馆的策展人克斯特洛德指出:"对某些人而言,帮助难民是身为爱国者的义务,因为这是一种反抗德国的机会。"她接着表示:"但也有很多人是以仇外的态度对待难民。"长时间安置并提供食物给大量人口并非易事。直至1920年,比利时以发放粮卡以及国家管理的方式供给粮食。"人民的体力明显较1914年时衰弱。但是与其它受到战争波及的比利时城市相比,布鲁塞尔并未遭受破坏。当地完全没有发生过严重战事。"

除了收拾战后残局,比利时还面对一个更难缠的无形敌人: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1918年至1920年,此波疫潮在全球造成至少2500万人死亡。单是在布鲁塞尔就有上千人因西班牙流感致死,比在战争中丧命的人数更多。这波流感并非由西班牙爆发,据推测是经由美国士兵传播至欧洲,引爆大规模感染。直至今日,科学家仍未找出为何18至28岁的患者死亡率最高的原因。克斯特洛德曾翻阅许多士兵及其家人的日记,她表示:"许多父母无法接受儿子四年来在战壕和失守的城市中熬过战争,却在布鲁塞尔突然因流感病亡。"

为了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光是在布鲁塞尔就有300条街道以被屠杀者或战争英雄命名。此外,当地还有数十座纪念碑,纪念对象包括阵亡的铁道员工以及被用于前线传递信息的信鸽。另一方面,德裔比利时人或在战前已定居比利时多年的德国人在战后纷纷遭到驱逐。对这群人而言,他们面对的是一场"战后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