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香港媒体:中日 教皇 农民 | 中国 | DW | 14.04.2005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中国

一周香港媒体:中日 教皇 农民

最近一段时间,尤其是上个周末中国一些城市爆发大规模反日示威游行以来,中日关系急剧恶化。另外,罗马教皇的去世以及保罗二世对教会和人类的贡献,以及中国国内局势也是本周香港媒体评论和报道的焦点。

香港报摊

香港报摊

香港《苹果日报》本周刊登署名“张华”的文章,题目是《中日关系不断恶化的根本原因》。文章说:“日本篡改历史教科书进一步掩饰侵华史实,以及日本极可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只是北京万人反日大示威的导火线,并非中日关系不断倒退的真正原因。中日关系近年不断恶化,根本原因是两国人民都无法正视对方的转变,因而在民间形成强大的反日和反华情绪,令两国政府受到很大压力,无法及时推出理性的政策,修补日益扩大的中日关系裂痕。”

文章分析道:“过去几年,特别是小泉纯一郎上台后,日本加速「国家正常化」的步伐。日本现已成为美国之后的第二大经济强国,亟需强化在国际上的政治地位,以保护她在世界各国的利益。因此,日本不但手修宪,加强自队的军事功能,还积极寻求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但是,对于日本这个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累累罪行的战败国,成为与中、英、美、法、俄平起平坐的政治大国,很多中国人难以理解。而且,日本在新版的历史教科书中,不是淡化或美化侵华战争,就是把责任推到中国人身上,这是中国人绝难接受的。简言之,中国人难以接受日本将成为政治大国的转变。……对日本而言,最大的忧虑就是中国的崛起,「中国威胁论」在日本大有市场。随十多年急速的经济增长,中国的国力早已今非昔比,现已俨然成为亚洲的龙头,而地缘的因素却令日本感受到愈来愈大的中国政治及经济压力。”

文章接着写道:“因此,无论日本,还是中国,民间都有很大的压力,要求政府强硬应付对方的「不合理」行为。但是,只要这种民间压力不会直接变成政府的政策,而未来一段日子又不再发生事故,中日关系应能稍稍喘口气。”

与此同时,据《明报》报道说,近期全国各地大规模的自发反日大游行后,有当局担心北京自发的反日大游行产生示范效应,于本月8日已发出指引,要求网站严格控制报道,以免首都反日大游行对全国各地的同类活动推波助澜。报道引述消息来源说:“当局……发出了指引,要求中共党员不得参加民间组织的反日大游行。记者在日本大使馆前采访时,警方划定了距离使馆约150米远的采访区,记者不得踏出封锁线外。不过,当「大部队」到来后,人们一拥而上,警察也应接不暇了。”

除了中日关系外,本周的另一件大事是罗马教皇的去世。《亚洲周刊》发表社论,题目是《教宗对全球政治的启示》。社论说:“从二十世纪中以后,天主教会有了革命性的改变。而这种改变可分为两轨:一是在属世事务上追求公义,力求要把天主之国在地上实现;二是要在属灵事务上把至善发扬光大,让人类的存在状态指向高处,而这两轨的发展,若望保禄二世都有着巨大的贡献。首先,就属世的公义而言,它从若望二十三世召开「二次大公会议」后,即决定了未来的方向。而后经过保禄六世,短暂的若望保禄一世,到了若望保禄二世,皆一路前行。……除此之外,若望保禄二世也是教会史上反省性格最突出的第一人。千禧年之初,他代表教会向全世界道歉,请求原谅历史上教会所犯下的罪行,包括歧视犹太人、十字军东征时的烧杀掳掠、宗教裁判的镇压异己、向第三世界传教时的迫害原住民,以及过去对妇女的贬抑等。另外,罗马教廷过去与纳粹同谋的档案,也在他手上公开了。所有这些,都显示他那种面对未来,反思过去的坦荡胸怀。要责人,必先正己,这种人格上的高度完整性,使他成了举世无双的「人格者」。”

社论接着写道:“而在属灵的事务上,若望保禄二世自从发愿担当天主的牧人起,就把至善视为人提升自己、走向更高存在状态的目标。他着作等身,甚至还是当代最杰出的「非职业性诗人」。这种自期期人的态度,在其着作里、事功上表露无遗。……经由对教宗在属世属灵事务上贡献,我们可认定,若望保禄二世是个改变了教会发展方向,也改变了教会功能的重大变革者。教会在若望二十三世时,即以成为「人民的教会」来自我期许,实现这个目标的,无疑是若望保禄二世。”

在中国国内局势方面,香港《东方日报》本周透露,浙江省东阳市划水镇(又名王坎头乡)四月十日爆发大规模暴动,外电报道称,当地农民因不满化工厂污染环境,占据化工厂,与入厂驱赶他们的警察发生冲突,数十人被打死,逾千人受伤,遭推翻或破坏的警车多达数百部,上万农民闻风支援,当地紧张局势持续。”

报道这样说:“事件首先由东阳市网站的聊天室网民披露。据悉,东阳市政府当局将数家化工厂、农药厂迁到画水镇,当地农民担心工厂污染环境,一直强烈反对。农民与当局多月为这事僵持不下,之前也数度发生冲突。镇中一些老年人搬进厂内搭起临时设施,阻挠生产。当地政府十日出动数千人秘密前往工厂,强行拆除村民的设施时,遭村民拦阻,混乱中政府车辆压死几个老村民。部分被视为闹事的村庄,也被政府人员包围。行动触怒了农民,迅速聚集了数万人包围政府临时指挥部,要求追究责任。”(香港特约记者邱震海)

摘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 日期 14.04.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编辑部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6Vk3
  • 日期 14.04.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编辑部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6Vk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