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所谓新冠秘密文件所引发的困惑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6.05.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一份所谓新冠秘密文件所引发的困惑

误会、假新闻还是故意欺骗?自5月初一份有关冠状病毒起源和中国对该疾病爆发处理方式的“秘密文件”浮出水面以来,相关报道接连不断。  

China Wuhan Labor testet auf Coronavirus (AFP)

武汉一个实验室在进行新冠病毒测试

(德国之声中文网)有关15页“秘密文件”的信息越来越矛盾。先是有德国媒体报道称,所谓“五眼联盟”,既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情报联盟的一份内部文件指责中国阻碍和延误了全球预防新冠病毒的斗争。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国务卿,前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Mike Pompeo)甚至称有“压倒性证据”,证明该病毒来自武汉的一个实验室。但是德国联邦情报局(BND)则通知联邦议院的议员,根本没有这样的秘密情报局文件。但是德国联邦情报局也谈到中国刻意拖延了新冠病毒信息的公布。哪些是事实?哪些是猜测?是假新闻还是故意制造假消息?

最重要的是,首先没有证据表明SARS-CoV-2是人工制造的病毒!这几乎也是所有政府及其秘密情报部门的立场。美国国家情报协调员兼驻德国大使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甚至就此正式发表新闻声明。但是澳大利亚政府认为还有5%的可能性是不小心或者是因为事故从武汉的实验室泄漏。但是,绝大多数科学家和政府都认为该病毒是通过蝙蝠传播给人类的。

China Karsthöhle mit dem Namen Laogan Cave (picture-alliance/Photoshot/H. Huan)

科学家认为病毒是从蝙蝠传给人类

澳大利亚的“秘密文件”是怎么说的?

德国之声之前曾报道,在澳大利亚出现的秘密文件主要描述了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几十年来的研究工作。自本世纪初以来,石正丽一直与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合作伙伴一起研究蝙蝠中发现的冠状病毒。最迟从2015年开始,研究人员就警告新冠病毒非常危险。这些致命的病毒可以传播给人类,并且无药可治。

尽管该秘密文件谈到“危险的研究”,但是却拿不出任何具体证据表明该病毒是人为制造的或意外泄漏的。

不过该文件明确指责中国掩盖病毒的信息政策,以及率先发出病毒警告的医生被失踪和互联网审查制度。据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报道,该秘密文件并没有谈到全世界至少损失了一个月防治这种病毒的时间。

来源不明的研究报告而非“秘密文件”

这一指控是记者的解释,就如同“五眼联盟”情报局的秘密文件一样也是记者的“发明”。《每日电讯报》的文章没有提到秘密文件一词,文章的作者马克森(Sharri Markson)只称该文件是一份为西方政府提供的“研究报告”。盎格鲁-撒克逊情报联盟仅对报告内容进行调查。

这份报告一经媒体报道,尤其是德国媒体,便成为了情报局的秘密文件。由于记者的失误和西方媒体的误解,才使“研究报告”成为“五眼”国家的情报局秘密文件。 就连德国之声10天前也怀疑澳大利亚情报局ASIS是该秘密文件的作者,显然这是错误的。

然而众所周知的事实是,整个文件内容都是来自公开的信息来源,没有任何秘密信息,因此算不上秘密文件。在澳大利亚发表相关文章后,英国政府官员表示,他们对这一秘密文件一无所知。正如德国联邦议院上周收到的通知,德国外国情报局BND也从合作伙伴那里获得同样的信息。德国外国情报局表示,可能是文件有误或者是故意制造的虚假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