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U案,切莫再折腾!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6.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NSU案,切莫再折腾!

周一开庭的NSU(国家社会主义地下党)庭审,是德国司法史上的重大事件。法庭将力图释清一系列疑问。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这“一小撮”极右分子,是如何连续多年悄无声息地杀人害命?德国之声就此发表评论。

Kommentar Logo Chinesisch 评 论

(德国之声中文网)上世纪七十年代,西德的反恐力量基本只有一个目标:极左分子。当时,左翼暴力组织"红军旅"(R.A.F.)策划了一系列谋杀、绑架、爆炸案件,挑战联邦德国的底线。而当时的西德也动员了一切力量与"红军旅"作斗争:警方特勤分队GSG9、计算机拉网式排查…人们甚至为这种搜捕方式创造了一个新词----Rasterfahndung(译注:拉网式搜捕,该词被评为的德国1980年年度热词)。这种毫不妥协的斗争方式,代价也不小。当时的雇主联合会主席施莱尔(Hans-Martin Schleyer)便遭报复,"红军旅"将其绑架后杀害。不论如何,当时的警方、司法、政界、以及宪法保卫局都同仇敌忾,打击极左的"红军旅"。

对极右势力却视而不见

与30多年前的铁腕不同,国家机器如今在面对极右势力时却显得心慈手软。2000年至2007年间,极右势力NSU (国家社会主义地下党)的成员,策划了10起谋杀案。况且,NSU也不过是冰山一角:难以置信的是,1990年东西德统一后,全国已经有150人成为了极右恐怖势力的受害者。即便当年的极左派"红军旅",也未曾如此嗜血。

显然,负责调查极端势力的人,"右眼"的视力有严重问题。他们通过一系列拙劣的工作疏失,成功实现了对极右势力视而不见的愿望。德国存在极其危险极右势力的这一事实,就此被国家机关不可饶恕地忽视了。蔬果摊贩、工匠裁缝、饭店老板…受害者一个接一个地丧命,只因为他们有着土耳其血统。这是赤裸裸的种族仇杀。国家机器当年打击极左"红军旅"时的高效精准,骤然蜕变为如今面对极右恐怖势力时的荒诞业余!

A protester holds a placard in front of a courthouse, where the trial against Beate Zschaepe, a member of the neo-Nazi group National Socialist Underground (NSU), will start later today, in Munich May 6, 2013. The surviving member of NSU blamed for a series of racist murders that scandalised Germany and shamed its authorities goes on trial on Monday in one of the most anticipated court cases in recent German history. The trial in Munich will focus on 38-year-old Zschaepe, who is charged with complicity in the murder of eight Turks, a Greek and a policewoman between 2000-2007, as well as two bombings in immigrant areas of Cologne, and 15 bank robberies. Four others charged with assisting the NSU will sit with Zschaepe on the bench. The placard reads, Why the authorities have been blind. REUTERS/Kai Pfaffenbach (GERMANY - Tags: CIVIL UNREST CRIME LAW POLITICS)

法院前的示威民众

受害者遗属竟遭质疑

如果各国家机关能够及早相互协调、尽力办案,好些受害者完全能够免于一死。然而,每起谋杀案只是孤立地得到调查,而办案的也往往只是普通的警察。今天,我们已经有足够证据表明,国家机关在调查极右势力时,显得极其业余。各州的宪法保卫局互相不通信息,各自闷头办案。各地取得的现场DNA样本,也因此未能相互比对。这些谋杀案,一度被认为是出于经济动机,被当作是简单的谋财害命。调查人员忽视了各起案件之间的关联性,新纳粹分子只是被当作精神失常的极端人物,完全没往恐怖势力的方向上去想。更为讽刺的是,受害者的遗属一度也列入了嫌疑,办案人员曾经花大力气在库尔德人社交圈中寻找作案人,以为这是黑帮火并事件。时任内政部长席利(Otto Schily)也曾断然否定极右势力作案的可能性。直到第九起谋杀案后,调查当局才终于明白过来,这些案件背后可能隐藏着极右势力。

万众瞩目慕尼黑

现在,全国上下的目光都聚焦在慕尼黑高级法院的A101厅。这是70年代以来,德国最具影响力的恐怖案件庭审。5名被告,12名辩护人,5名联邦检察官,71名从属原告,还有数十名证人。预计案件将审理至少2年。慕尼黑高级法院现在必须揭露,国家机关如何犯下了一系列低级失误,致使证据缺失。

由于这起庭审万众瞩目,因此安保要求也非常高。对于慕尼黑高级法院而言,并没有比A101厅更为合适的庭审场所。然而,拥促的A101厅只能容纳50个媒体席位。

这些媒体席位的分配问题,也在不久前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风波,以至于惊动了联邦宪法法院,最终令慕尼黑法院重新分配媒体旁听席。不过,慕尼黑法院依旧将审判定在狭小的A101厅进行,并且拒绝另辟一间房间让更多记者通过闭路电视观看庭审。这场闹剧再次证明,国家机关的官僚们是多么的愚钝僵化,恪守陈规。

ARCHIV - Ein Schild mit der Aufschrift «Zuhörerraum besetzt» hängt am 12.04.2013 im Sitzungssaal 101 im Strafjustizzentrum in der Nymphenburger Straße in München (Bayern). Das Oberlandesgericht München hat den Beginn des NSU-Prozesses vom 17. April auf den 6. Mai verschoben. Das erfuhr die Nachrichtenagentur dpa am Montag (15.04.2012) von Prozessbeteiligten. Foto: Andreas Gebert/dpa +++(c) dpa - Bildfunk+++

旁听席分配也引起大风波

不折腾!

但是,这一切也并非全是慕尼黑法院的僵化思维所致。虽然挪威司法机关在庭审极右分子布莱维克(Breivik)时,启用了电视现场直播,然而德国的法庭却有足够的理由不这么做。万一极右分子的拥趸对庭审进行诬蔑攻击,将不啻为一场灾难。

对于德国司法机关来说,围绕着极右恐怖案件的闹剧已经足够多了。从现在起,这出磕磕绊绊、万众瞩目的大戏不容再折腾。

评论作者:Volker Wagener 编译:文山

责编:谢菲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