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NSU"主被告打破沉默 质疑之声四起

延续了3年半的德国极右团伙“NSU”谋杀案司法程序接近尾声之际,主被告首次开口,宣称不再同情国家社会主义,并承认当年的错误。起诉方和德国公众舆论均强烈质疑主被告诚意。

(德国之声中文网)涉嫌共杀害了10人的极右翼新纳粹团伙 "NSU" (Nationalsozialistischer Untergrund-国家社会主义地下组织)审判案进行了3年半之后,主被告切培(Beate Zschäpe)本周四(9月29日)在第331个审判日上首次开口,逐字逐句念完一份事先准备好的书面声明,表示与她从前信仰的纳粹观点保持距离,并对自己当年的错误行为表示遗憾。整个过程历时约一分钟。

随着切培做出这一表态,法庭须审议,被告所称已摈弃纳粹观点是否可信。

根据到目前为止的调查, NSU在2000年到2006年期间在德国境内多个地方作案,先后杀害10人,其中多为外裔人士。除切培外,另有两人是NSU的主要成员。2011年,随着这两名男性成员自杀身亡,NSU案曝光,引发广泛震惊。

Deutshland NSU Prozess Zschäpe im Gerichtssaal (picture-alliance/AP Photo/M. Schrader)

切培首次开腔(2016年9月29日)

NSU到底有多少成员迄今不清楚,有关当局相信,NSU可能有多达200名支持者。NSU审判案中,切培是唯一被告。

作为主起诉方的德国联邦检查院在起诉书中并未指控切培亲手杀人,而是指控她犯有谋杀罪,因为她在多年时间里负责管理NSU三人团伙财务,同时对外保有一个正常生活的假象,以防止NSU暴露,从而使NSU作案成为可能。

对司法圈外的社会各界而言,切培昨天的表态并不可信。

"于事无补"

受害人家属指出,尽管切培沉默3年半后终于开口,但对他们来说,事情毫无变化,因为切培未能或不愿回答家属们迄今的最想知道的问题:为什么他们的亲人当年成为NSU的谋杀对象?

Deutschland NSU Prozess (picture-alliance/dpa/T. Hase)

NSU庭审案受到广泛关注

作为从诉方代表之一的律师达伊马居勒尔(Mehmet Daimagüler)表示,他不相信切培真有悔意。他称,切培现在是想捞救命稻草,但是这为时已晚,而且所提供的信息也太少了一点。

德国联邦政府NSU受害人及其家属事务专员约翰(Barbara John)便直指切培的说法"不可信"。这位基民盟人士对周五一期的《柏林日报》强调,切培在审判程序即将结束之际作出这些不着边际的表态,明显是为逃避罪责,"完全没有可信度"。

德国媒体在大量评论中也对切培的表态诚意提出质疑。

《新奥斯纳布吕克报》认为,切培的表态纯粹是一种算计的结果,是为了得到轻判,但不会成功。该报指出,法治国家办事进展缓慢,甚至常常还是令人痛苦地缓慢,但行事精确,会对切培涉嫌参与所有10项谋杀行为做出判决,而切培的长年沉默、现在的简短开腔,都不会对此有任何影响。

NSU Prozess Beate Zschäpe (picture-alliance/AA/J. Koch)

背对旁听席和媒体代表是主被告切培的惯常做法

《科隆日报》评论道,被告都没有开口的责任,但既然决定开口,被告便应说出更多的东西,而不仅仅是请求原谅。评论指出,10个主要有种族主义背景谋杀行为受害人的家属们直到今天还在徒劳地期待着切培说出,她到底以何种方式参与了这些谋杀、受害人是根据何种标准、是由谁选定的。评论表示相信,切培关于摈弃纳粹思想的表态显然是为了让法庭相信她本人的"无害性",但这种自保说法不会奏效。

《新威斯特法伦报》在评论中强调,切培是在审判程序将近尾声时决定开腔的,此举暴露的只是她的真面目:不过是为避免受到最高刑罚的又一个试图影响审判程序的伎俩。评论指出,德国法庭上允许被告有此类表现,只是,切培的表态未提供出任何新的东西,因此,对她本人、对受害人家属而言都于事无补。

 

凝炼/叶宣(德新社,路透社)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