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IWF考虑增大中国说话的分量

国际货币基金总裁拉托决心改革这个组织的机制,让中国等经济腾飞国家在决策中发挥更大的影响。但正如每项改革都会遇到阻力一样,拉托的改革计划也不会一帆风顺。

default

IWF总裁拉托

一年前,中国首次列席7国峰会,被当时的媒体称作“历史性”的时刻。此后,中国重复着这一历史,但事实上,在7强的俱乐部里,中国是“尊敬的客人”,是贵宾,但中国并不具备与7强平等的地位。无独有偶,在其他国际金融机构如世界货币基金(IWF)内,中国的经济发展虽然让人瞩目,但它的影响却是十分有限。

7国峰会自70年代以来从它的成员来看,没有发生过什么变化,拉进俄罗斯不是因其经济实力,而是出于政治战略因素的考虑。现在,世界货币基金总裁拉托(Rodrigo de Rato)决心改变这一状况,让象中国这样的经济腾飞国家在他的机构内得到更多的表达意志的权利,赋予它们更多的投票份量。不过,象IWF这样的机构,也避免不了积重难返的命运。中国若得到更多的权利,意味着先对权利进行重新分配,意味着既得利益者将失掉一些权利,自然,没有国家愿意这样做。可以想象,老强国会联起手来,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的改革。

拉托改革的设想是顺应了时代的要求。目前,中国的国民经济已经超过了7强的加拿大。中国同美国一道,构成当前世界经济发展的唯一引擎。不过,中国人口众多,均摊到个人,也就是人均收入(1268 $),只能落在世界排名的后半部。欧盟国家内,最穷的拉托维亚如果光看人均收入(5800 $),也相当于中国的4倍。但是,中国的国力却不能忽视。在世界贸易中,中国占有6.5%的份额,排位第三。此外,中国的外汇储备高达6100亿美元。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内,一个国家的影响力大小,取决于IWF份额和投票权。而这两项,184个成员国虽然都有,但它们的分量却决定于各国的国民生产总值、经济平衡能力以及外汇储备。拉托的改革目标是想赋予东亚国家更多的投票权并重新调整份额制度。在他看来,许多国家同过去相比大大提高了经济比重的同时,IWF的工作对象也发生了偏移。拉托认为,改革不会给任何国家造成不利,相反,从中获利的应该是所有成员国,IWF工作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也随之提高。

目前,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内享有的份额是2.98%,投票权是2.94%。韩国的两个指标均为0.77%。德国的基本立场是不反对改革,但却担心失去既得的权利。德国认为,目前非洲和拉美的份额和投票权都是如“礼物”一般赠送得到的,而欧洲的平均指数才到5.6%,明显偏低。德国的份额为6%,投票权为5.99%。

如果论及世界潮流,7国集团也好,国际货币基金也罢,即便不扩展,不改革,世界经济发展走向仍会我行我素,按照自己的规模行进下去,其他的经济组织会后来者居上,造成取代之势。不是已有经济学家呼吁,创立4大货币区吗(美元、欧元、日元和人民币)?还有,1999年才诞生的20国集团,这个把发达国家和腾飞国家召集到一个桌旁探讨国际经济发展的聚会,会在日后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