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IMF年会未能解决货币争论 中美冲突更激烈

周六(11月9日)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年会没有就中国人民币汇率问题达成解决方案。IMF政策指导委员会主席在华盛顿承认"有明显磨擦"。

default

IMF总裁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

缺乏成员国的一致性

IMF年会的结束声明提到"增长中的全球不均衡"和"汇率中的运动",这些情况导致关系"紧张"。IMF政策指导委员会在报告里没有提出任何具体措施,但承诺将对这个问题展开进一步的调查。IMF政策指导委员会主席加利(Youssef Boutros-Ghali)表示,寻求解决这个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正确的地点"。

IMF总裁施特劳斯-卡恩(Dominitue Strauss-Kahn)说,"只有通过合作的道路"才能解决这个问题。一名记者问,为什么IWF在货币争端里不提出更明确的行动要求,卡恩的答复是:"这方面缺乏一点:成员国的一致性。"

美国批评中国和德国

IMF的声明里没有点任何国家的名。但在华盛顿的会议上,受到批评的主要是中国。美国和欧洲认为中国人为地压低汇率,从而让廉价商品淹没世界市场。美国财长盖特纳(Tim Geithner)批评道,象中国这样的国家由此而为自己创造贸易优势。盖特纳要求IMF"加强"对成员国汇率政策的监督。

盖特纳在这个会议上也强调了他对收获高额出口顺差的国家的批评。属于这个群体的,除了中国外,还有德国。代表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出席华盛顿年会的德国财政部国务秘书阿斯穆森(Joerg Asmussen)否认在华盛顿和柏林之间存在着紧张状态。他说:"气候是良好的",与盖特纳会晤时,德国代表团已经说明了自己的立场,"美国财政部长喜欢在交流意见时讲尖锐的论点,但他同样也听到相应尖锐的论点。"

韩国央行行长金仲秀表示,他希望20国集团国家在11月首尔峰会之前就货币问题找到解决方案。欧洲央行行长特里歇在华盛顿表现出信心,"国际社会会找到合作的道路的。"德国联邦银行总裁韦伯(Axel Weber)指出,汇率的晃动会"对增长和稳定造成负面影响","我们对有抵抗力的、稳定的汇率体系有着共同的兴趣。"

有一点可望成功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对美国和欧洲要人民币贬值的要求表示反对,他说,中国汇率政策的大转向将是一种伤害性的"休克疗法","这么大的一个国民经济体需要一种循序渐进的过程,否则这对经济是危险的。"

在德国方面看来,IMF在改革方面取得了进展。阿斯穆森说,还不能说取得了"突破","但是我并非仅仅是抱着我们会成功的希望,而是我坚信这一点。"他认为,在11月韩国的G20峰会上有可能就此达成一致。

改革涉及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重要决策机构-执行委员会未来的权力分配问题。现在那里共设有24个席位,欧洲拥有9席,被视为份量过重。阿斯穆森说,必须给新兴工业国更多位置,德国会为此作出努力。

作者:法新社 编译:平心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