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足坛体坛

FIFA禁假货 巴西商贩怀念中国仿冒品

巴西政府在世界杯前通过了《世界杯基本法》,其中严格禁止盗版商品。贩卖仿冒球衣的巴西商家抱怨他们无法继续贩卖“几可乱真”的中国制仿冒品。

WM Brasilien Strassenhändler Trikot

巴西街头摊贩兜售球衣

(德国之声中文网)商贩卡尔夫(Gloria Calves)忙于应付寻找世界杯足球衣的顾客,但生意并不好做,因为巴西政府的诸多限制让他们难以取得真正想要的货源:便宜的中国假货。

68岁的卡尔夫在里约热内卢热闹的沙拉(Saara)市场内经营服装生意。她表示:"这是最糟糕的一次世界杯。过去其它的世界杯都非常好,这届特别糟糕。"

"警察不让我们赚钱。我们只能冒着坐牢或被罚款的风险做生意。"

20年来,卡尔夫的店里都被绿黄色的球衣海洋淹没。在世界杯来到巴西前,她的经商模式非常简单,利润丰厚,而她本人也干脆地承认,这是违法的。

在正版耐克商店里,球星内马尔(Neymar)的10号球衣要价160美元,她贩卖的则是中国制的仿冒品,一件35美元。

政府过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顾客付出他们能负担的价格,卡尔夫赚到不错的利润,皆大欢喜。如今随着国际足联(FIFA)的到来,情况出现转变。

巴西是本届世界杯的东道主,面对来自足联的压力,政府必须打击盗版产品。该国因此通过《世界杯基本法》,侵害商标的行为,将被判处监禁或罚款。

WM Brasilien Strassenhändler Trikot

巴西商贩表示,警方近日频繁对仿冒品进行扫荡

巴西队球衣与FIFA并无关联--这些球衣是由FIFA赞助商阿迪达斯的死对头耐克生产的--但随着警方扩大巡逻,卡尔夫贩卖的仿冒品已在扫荡行动中被查获。

在遭到两次逮捕并被判一年社区服务后,她决定整顿自己的生意。现在卡尔夫只贩卖巴西制造的球衣,虽然与真品大异其趣,但至少并不违法。但她表示,这些球衣的品质相当差,她的顾客们也注意到差异。

"中国人制作的仿冒品与真品一模一样。"她向往地说道。"你可以从里到外翻查,与真品对比都找不到丝毫差别。惟妙惟肖。"

警方的扫荡

巴尔加斯(Mateus Vargas)也持同样看法。八个月前他丢了在五金店的工作,随后踏入仿冒品批发行业。他需要钱养活妻子和17岁的女儿。

"我知道这很危险,弄不好可能会坐牢。但我还能做什么?我需要工作。"他如此说。

45岁的巴尔加斯表示,他认为世界杯对巴西并不好。"FIFA才是主导一切的机构。他们说只有他们才能赚钱。"

巴尔加斯并不愿违反法律,但他认为自己的选择并不多。他表示,即使他不贩卖违法的盗版商品,他的同行竞争者也会这么做。

虽然批发商宣称扫荡越来越频繁,但市场上仍充斥着仿冒品。巴尔加斯说:"警察来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关店逃跑。"

并非所有摊贩都像巴尔加斯般开诚布公。另一名在街上摆设衣架、贩卖看似真品巴西球衣的商贩戒备地盯着顾客。在被问到一件内马尔10号球衣要多少钱时,他粗声回答"50里奥"--约合20美金。

"是真货吗?"--这个问题显然激怒了他。

"嘿,你是谁,记者吗?"他问。"我不想看到记者在这里。滚开。"

Weltmeisterschaft Fußball Brasilien 2014 Brasilien vs Kroatien Fans Manaus

本届世界杯主办国巴西希望借由主办比赛促进经济增长

"日子相当艰苦"

在沙拉区的其它地方,小规模的批发商试着以不违法的方式从世界杯中赚取利益。部分人的生意兴隆,他们贩卖国旗、吵闹的乐器、帽子、假发和各种能画上巴西国旗颜色的商品。其他人则表示,他们正挣扎求存。

法里亚斯(Maria Farias)经营一间贩售足球T恤和其它黄绿颜色衣服的小店。她小心翼翼遵循着FIFA代表处印制的"官方授权产品"小册子中所列出的规定,并且将它放在收银机内作为参考。

她表示,至今还未看到世界杯带来的增长。"人们没有钱。日子相当艰苦",她说,"对我们而言,世界杯依旧尚未到来。"

来源:法新社 编译:张筠青

责编:万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