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Facebook、Twitter、作家和网络媒体

德国历史上著名的作家托马斯·曼是位谨慎的人。在他去世之前曾要求那个装有日记本的密封袋必须在他死后二十年才能够被打开。如果是在今天,托马斯·曼很可能不会有Facebook的帐户。Twitter,单从数据保护的原因考虑,对他来说也是不可信的。使用Facebook和Twitter都给大家带来了什么?Facebook,Twitter与文学,这是一个好的组合吗?

default

网络交流重要平台

自古以来作家们就处于一种两难的境地。奥地利作家罗伯特·梅纳瑟表示:"艺术家总希望处于一种孤独的状态!但艺术家却又无法忍受这种孤独的状态。"

他对现实充满好奇,想针砭时弊 - 当然还想要很多很多的读者。

Facebook 2009年12月6日 状态:罗伯特·梅纳瑟回到家,看到成堆的邮件,然后就上床睡觉了。

奥地利作家罗伯特·梅纳瑟已经写了不少书。现在除了他原本的小说事业,Facebook成了他的第二个爱好。(因为)当初一位朋友告诉他,有三位年轻的读者本打算在Facebook上创建一个梅纳瑟书友会的网页:"我对这个当然感兴趣。另外,我知道,我的女儿也上Facebook。而我又有些畏惧。当看到一些标记有机密信件的文章时我便想知道,我到底能不能够看到它们的内容呢?别人告诉我说:'这些都是公开的,或者说,参与者自己可以决定哪些人可以看到自己所写的内容,哪些人不能。'有意思的是,我女儿几乎因为我在Facebook做这些而看不起我。因为她觉得那是浪费时间,她根本不关心'谁能看到,谁不能'的问题。"

梅纳瑟在Facebook上聚集了1000多位Facebook好友,或者说读者。他利用这个来做他的个人和政治声明。然而当他只是在上面写一句诸如'林茨有什么东西'这样无关痛痒的话的时候,在几分钟内就会收到40条读者评论。在现实生活中他很少能见到那些Facebook好友,有些甚至从来没见过。然而和互联网平台Twitter类似,Facebook给那些自古处于两难境地的作家提供了一条出路:"可以这样说,Facebook让一种随意的选择成为可能。我可以很简单的切断链接!但我也可以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通过它和上千人连在一起。这正是它的魅力。"

在Twitter和Facebook上,由于140个字符的输入限制,那些小说作家不得不逐字逐句的思考,如何言简意赅的表达自己的想法。梅纳瑟表示:"我作为诗人还没什么名气。我尝试过把一些诗放在网上,希望得到其他人的意见或者能和我一起探讨。从他们的反馈中我确实学到了很多。也因此有勇气继续向这方面发展并且寻找自己的风格。"

对于这种媒体似乎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这里有两个例子:埃尔瑟·布什豪伊尔(Else Buschheuer)和 西比利·贝格(Sibylle Berg)。这两位女士不仅是小说家,剧作家或者记者,她们还不落后于其他男士,也是Twitter的作者。

2009年12月23号,3点41分 埃尔瑟·布什豪伊尔在Twitter上的个人主页(twitter.vom/Elsebuschheuer):Twitter只是一场希望获得名誉和别人认可的春梦。

西比利·贝格,1月13号,2点07分:努力的表现自己。一无所获。害怕被抛弃。离不开它。Twitter就像母亲一样。

上帝是同性恋--埃尔瑟·布什豪伊尔在Twitter上如此写到。因格堡·巴赫曼奖(德语区最重要的文学奖项之一)的获得者卡特琳·帕西奇(Kathrin Passig)也使用Twitter和Facebook。但她没有把它们当作是一个玩文字游戏的地方,而是一个意见征集箱:"人们总说,如果一种思想不被别人分享,那它便失去了意义。Twitter对于我来说起到了一种档案管理的作用。我一直懒得去写日记,而且总觉得这样有些尴尬。但奇怪的是,当公开的这样做的时候却又变得不是那么尴尬了。"

这位女作家认为,这种社会网络系统,对于那些对它了解不多或根本不了解的人们来说,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威胁。在所有技术革新中,如电话,飞机或者打字机的使用,都有过这样的恐惧。最初人们总是说"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好的呢?",接着人们相信,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很快就会过去的。但卡特琳·帕西奇这样说到:"我们不会再回到Facebook出现以前的时代了!"

Facebook只是个开始。

作者:Marcela Drumm/张帆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