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Facebook的法律和权益问题

Facebook如火如荼地繁荣发展:今年7月有5亿多用户登录,仅德国就有12%的居民通过它来维护友谊,而公布了自己的一些信息,比如关于爱好,关于自己喜欢什么音乐,什么书籍,关于政治兴趣或者旅游目的地。网站经营者通过这些数据做着再好不过的生意,而用户则失去了对自己的数据的控制。

default

网络时代数据保护倍受挑战

不久前,Facebook创建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断言,数据保护已是昨日黄花。但是柏林州数据保护专员亚历山大·迪克斯(Alexander Dix)则认为绝不是这么回事,他说:"扎克伯格先生肯定也知道了,他自己的互联网平台上也有反对派,他的用户中有许多人持有不同的看法,他们或者组成了要求给予Facebook更好的数据保护的团体,或者他们干脆就离开了这个平台。"

来自互联网社团的批评显然也让扎克伯克有些坐立不安。今年5月,他的企业向用户宣布,将向他们提供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数据的可能性。扎克伯格是这样说的:"今天我们宣布的消息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在Facebook里有真的很简单的控制自己数据的可能性。现在他们可以走上他们私人的页面,点击几下,就可以让他们的数据只能让自己的朋友或者家里人看到。"

这种个人调整页面的可能性虽然使社会网络拥有一副亲和数据保护的面孔,但谁也不能真的认为这样就安全了。这种认为在网络里制造了一种私人氛围的印象是有误导作用的。一名博客写手不久前公布说,他用一个简单的市场上能买到的软件把Facebook里的数据大量地下载并存储起来。这对柏林数据保护专员来说即不是Facebook的一个失误,也没什么可惊讶的:"这在所有的社会交往网络里都是可以做到的,这一点必须要明白。可惜至今没有任何一个网络提供者向用户说明这一点。必须这样来设想:如果在一个网络里登录,虽然可以从相关的网络使用说明和通常业务条件读到,什么是不可以做的,其中包括不允许从这个平台取下大量的数据,输出或者拷贝到公开的互联网上去,但这些规定在技术上是无法控制的,这一点人们必须要知道。"

也就是说,这是每一个使用社会交往网络的人都面临着的一个风险。此外还有其它风险。谁如果自愿地不用匿名上Facebook,甚至提到他的工作单位,那么他也许很快就成为企业间谍的工作对象。利用网络上的信息,便于网络间谍与之取得联系,米歇尔·索贝克(Michael Sobbek)在法兰克福所做的报告里说,这是一种非常常见的现象。这位就如何抵御间谍给企业提供咨询的专家这样建议他的顾客们:"你们可以登录,但要故意把错误的信息写进去。如果我发现有人提到我故意写错的信息,比如一个我没有的兴趣爱好,或者我家里多了一个孩子,出生日期被颠倒了,如果有人说到这些,我就知道了,那个人在利用我登录在这个网络里的社会数据。"

此外,越来越多的黑客向社会网络的会员发起进攻。不久前,在全世界为IT数据安全提供咨询的公司Sophos证明了这一点。这些黑客的出发点并非都是赚黑钱。Sophos的咨询师、书作者格拉汗·克鲁雷(Graham Cluey)在最近的新闻声明里说:"网络犯罪分子的出发点是从其它国家或者个人那里获得经济上、政治上或者军事上的好处。"

据微软称,一半以上的企业人事主管在互联网上搜索职工与求职者的信息,包括在社会交往网络里搜索。少年时的犯罪前科如果被网上公布或者甚至配有图片,有时会导致一些求职者的求职失败。因为,一旦在互联网上发表了数据,迄今为止还没有办法彻底删除。人们虽然正在研制一种电子橡皮,但至今还没有投入生产。所以,柏林数据保护专员向社会交往网络的用户建议,不仅要仔细斟酌将在网上公布自己哪些真实情况,而且更要以匿名登录。这种可能性在德国受用户喜爱的社会网络StudiVZ里做得比较成功:"社会交往网络StudiVZ可以说是有利于数据保护的一个平台。一开始并不是这样,但现在做到了。而这种情况是Facebook根本就做不到的,这也是汉堡数据保护专员现在对Facebook提出诉讼要求罚款的原因。"

Facebook也从Smartphone的电话簿里提取数据,用于自己的目的,对此提出批评的不光是德国各地的数据保护人士。迪克斯说:"即使一台Smartphone的所有人本来只是想知道,我的熟人里有哪些也拥有Facebook帐户,结果却是导致这些数据外泄。许多从来跟Facebook没有关系的人之后也接到了Facebook发来的邮件,邀请他们登录Facebook。这是一个明显的违背数据保护原则的行为,在欧洲其他国家,人们对此也是这么看的。"

从这些新现象看,要想让欧洲的数据保护有个最低限度的保障,必须要对1995年的欧洲数据保护条例进行修订了。因此,最迟从里斯本条约开始,保护个人权利,包括与个人相关的数据,不仅在德国,而且在整个欧洲都已成了基本权利的组成部分。

作者:Ulrike Mast-Kirschning 编译:平心

责编:李京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