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94岁前纳粹党卫军法庭道歉

前纳粹党卫军成员汉宁可能是德国审判的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最后一名纳粹成员。现年94岁的党卫军军人汉宁在法庭上突然发表了一份个人声明。

(德国之声中文网)坐在轮椅上的汉宁(Reinhold Hanning)被推进法庭时,和以往的每次开庭审理一样,他都是目光低垂,显然是想回避人们的目光,尤其是不敢正视那些作为附带起诉人出庭的昔日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幸存者。作为集中营的帮凶,汉宁对至少17万囚犯的死亡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自从2月份对他进行开庭审判以来,他每次出庭都三缄其口,只有他的律师发言。所以,几乎没有人能够想到,在这一次的庭审中,汉宁居然会开口讲话。

当年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幸存者之一,如今也已94岁高龄的施瓦茨鲍姆( Leon Schwarzbaum )也没有想到汉宁会开口。施瓦茨鲍姆的整个家族,包括他的父母在内的35名家族成员都在集中营惨遭杀害,他是唯一活下来的。多年来,他经常在学校和其他等场所向人讲述他的痛苦经历。他说,"但是我希望另一方也能谈谈他们当年在奥斯威辛都做了些什么。"

Detmold Prozess gegen Auschwitz-Wachmann Nebenkläger Leon Schwarzbaum

奥斯威辛集中营幸存者施瓦茨鲍姆( Leon Schwarzbaum )

等待他的忏悔

汉宁的辩护律师曾宣布其委托人将在第13次庭审时发表一份声明。因此,周五(4月29日)开庭时,审判厅内座无虚席。自2月份对汉宁开庭以来,人们对审判进程的关注程度有所下降。特别是汉宁的辩护律师表示,其委托人难以集中精力,无法自发回答法官的提问,所以将在法庭上宣读汉宁有关其青年时期以及他参加奥斯威辛集中营工作的个人报告。

被告在报告中承认他知道集中营进行集体大屠杀的情况。他说:"奥斯威辛集中营是一场噩梦。我总想,要是没有来这里该多好。"同时他强调,他无法逃避在奥斯威辛的服役。他的继母逼迫他加入党卫军。1941年他因在前线受伤才被转调到奥斯威辛集中营。他曾两次要求调离,但是未能成功。而作为警卫队的成员,防止犯人逃跑是他的任务。

事实还是编造

Deutschland KZ Auschwitz

奥斯威辛集中营遗址

虽然所宣读的报告用的是第一人称,但是审判大厅内很多人都对报告的真正作者表示怀疑。幸存者施瓦茨鲍曼认为,"这是其律师的手笔,是在为他说好话。""他将所有事情都轻描淡写,虐待囚犯难道他没看到吗? "

汉宁的"个人声明"长达23页。其律师宣读完后,大多数人就已经相信,这一天的开庭到此结束。因为鉴于汉宁的高龄和健康状况,庭审最长不能超过2小时。然而,接下来的情况则令在场的大多数人根本没有料到。

94岁的被告自己宣读了一纸道歉书,从而打破了他连月来的沉默。他说:"我对自己成为一个对许多人的死亡负有责任的犯罪组织的成员感到深深的忏悔。我为自己对不法行为视而不见感到羞愧。我愿进行任何形式的道歉,表达我的真诚歉意。"对于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幸存者施瓦茨鲍姆来说,这还远远不够。他说,"我接受他的道歉,但是他应该做出更多的认罪。他杀害了我们全家35口人,他对此道歉了吗? "

Deutschland Prozess gegen früheren Auschwitz-Wachmann Reinhold Hanning

前集中营纳粹党卫军军人汉宁(Reinhold Hanning)法庭受审

作为奥斯威辛集中营的一名党卫军军人,难道他对几十万人的被杀害就没有一点责任吗?

5月底,法庭将在德特莫尔德开庭对这位前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纳粹党卫军成员做出判决。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