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8月26日 黄河十年行第15天

今天我们到达了青海玛多县。海拔一路升高,沿途经过的鄂拉山显示的标牌海拔已经升至4499米。

default

高原反应在众人身上逐渐都或多或少有所显现。不时地有人喊头疼头晕。

China Gelber Fluss

经过一个镇子,刚好赶上不少小学生放学。一些小姑娘戴着口罩,我们问她们为什么戴口罩。一个小姑娘害羞地说:"戴口罩,脸不脏。"

我们请他们摘了口罩给他们拍照。在镜头前,每个小孩子都大大方方的,非常友善。

China Gelber Fluss

车不知道开到什么地方,听说前方在修路,走不通了。

公路两边是大片的草地,远处是连绵不断的群山,时不常地可以看见牧民放牧的牛羊在远远近近的草地上吃草。两个女队员高原反应强烈,其中一个面如死灰,抱着氧气枕头,说话像吹气一样。

前面的路大巴车是走不过去了。我们返回到之前的一个镇子,等所有人在旅馆放下行李已经是晚上10点多。夏季高原的夜晚寒气逼人,穿了夹袄还冷得发抖。

旅馆的条件很差,没有厕所,没有浴室。公共厕所在院子里,没有灯。旅馆走道的旮旯摆了一口大缸,服务员说,用水就从缸里舀。走道也没有灯,看不见缸里有什么。房间很破旧,墙皮已经脱落了,一面墙凸出来一块,像是旁边房间的东西太多挤了过来一样。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三张床,一个火炉,一个洗脸盆,一个小柜子,上面放了一台大电视。床上的被子像是胡乱叠起来的,摊开了发现被子是潮的。

同行20岁的大学生蔡干通知大家去开会,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表决。院子里几乎没有照明,白亮亮的月光照在土路上显得格外的冷清。

汪永晨告诉大家,前面的路大巴车肯定开不过去。如果有谁想继续往上走,走到黄河源头,需要自己租车,价钱不菲。还有一点要考虑到的是,前面的海拔会更高。

夜里11点,老赵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还在营业的饭馆。去吃饭的队员并不多。饭馆老板看见三更半夜还有生意可做,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提着一个茶壶在饭桌之间热情地给大家添水。

大家的情绪都不高。没有想到,走到今天就面临"分家"了。明天一早众人就会各奔东西,有继续往前走的,也会有乘车经西宁回北京的。

回到旅馆房间,已经两天没有洗澡的我们和衣而卧。黑了灯,我想起蔡干的父亲在饭馆里说的话:"之后的事谁也不能保证。到5000米(海拔)死了就是死了,没事就是没事,这就是冒险!"

作者:景柏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