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8月25日 黄河十年行第14天

我们的黄河行变得更像赶路一样。路过青铜峡和龙羊峡的时候,车也只是稍微停靠一下,大家下来拍拍照,再继续赶路。大巴课堂的话题也不再围绕着水库、水坝、水电站,有的时候会有人介绍一下牧区的生态现状,但听起来总觉得感情色彩多于内容本身。

default

从甘肃临夏进入青海,一路上看到很多地方在院墙外刷着"维护民族团结,坚决打击分裂势力"、"坚决贯彻九年制义务教育"之类的标语,除此之外就是凌乱地写着"彩钢房"外加手机号的白漆广告,很像北京街头的办证广告。

大巴车在山岭间修筑的蜿蜒公路上行使,由于海拔越来越高,同行队员们的话也变少了。很多时候车上的人都是在睡觉。高原经验丰富的前辈给大家讲解高原反应的症状,告诉大家上了高原少洗澡,少活动,少吃饭。

China Gelber Fluss

只有一辈子研究治理黄河水患问题的齐老师一个人超high。当几个生态主义者讲到三江源建"中华水塔"限制牧业破坏当地草场植被的问题时,被称作"工程技术论"拥护者的齐老师兴奋地拍手大叫:"这是环保主义者们自作自受。环保主义者你们强调减少人对自然的作用,现在你们把人都迁出去了,环境更差了。戳到你们的要害了吧!"老赵等环保人士气得说:"你这是歪批三国!"在海拔4000多米的草原上,齐老师考察了路边草地的土质后,半严肃半开玩笑地说:"我看这里的土地很肥沃嘛。我以后让我的孙子到这里来种地种树。"几个环保主义者气得大叫:"海拔这么高,我看你的庄稼和树长得出来长不出来。"

齐老师和环保人士们的争执一路上就没有断过。前者强调利用科学技术解决黄河水患问题,"为人服务""为人造福";后者则认为黄河本无"利害说",利河或者害河都是以人的利益作为判断标准得出的,他们赞同更多地从自然的角度出发,适当减少人对自然的干涉和影响。

两派人一路"吵闹"过来倒也是给令人疲倦的行车带来些生趣。

作者:景柏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