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8月22日 黄河十年行第11天

我们行车到甘肃白银市景泰县,一个拥有23万人口的西北小县城。各种各样的机动车非机动车按着喇嘛在马路上杂乱无章地行驶着,街边是一些不起眼的小吃铺和小卖部。

default

China Land und Leute Forschungsreise am Gelben Fluss

一家小卖部前,两个小女孩围着一个穿美国军装的西北汉子玩。汉子姓朱,他说自己以前在工程队工作,由于老板不把民工当人看,他把老板打了,之后就被工程队开除了。2003年开了这家小卖部,收入能维持一家4口人的吃喝。"这就行了。"小朱爽朗地笑了起来。

我们请小朱介绍一下当地的经济发展情况。他说,景泰这一带70年代就开启了"启灌工程",目标是把"荒漠变良田"。到90年代初期,两期工程都结束之后,当地的经济发展逐渐起步了。"荒地变成良田,农民生活起码有了保障。一些农民也开始进城搞第三产业。我们这边主要的经济支柱就是运输、养殖、开矿,再有就是建筑工程队。"小朱跟我们说话的时候,他最小的女儿围着他的腿边玩。

让"荒漠变良田"的做法在一些环保人士的眼中形成的却是"上游早绿洲,下流水断流"的结果。一位水环境问题专家说,如果在黄河上游原本人烟稀少的地方人造"绿洲",能够产生的经济效益要远远低地区于下游。"在一个不适合人生存的地方,干旱的地方,人口却越聚越多。改造环境的任务也随之越来越重,改好了之后迁来的人也就更多。从河流和生态的角度来说,这种改造的代价非常大,在改天换地的过程中人类的行为把大自然千百万年来创造的功能改变了,上游环境的变化是以牺牲中下游作为代价的。这对于整个系统来说是一个长期的,不可逆转的颠覆。"

小卖部的主人小朱以前在兰州水校读书,他说,黄河有几十个峡谷,在每处峡谷都已经建了水电站。建水电站的地方植被破坏的现象都很严重。"你看,像景泰县的沙尘暴,一年比一年严重,"小朱摊开双手,"我觉得民众的意识应该加强。现在都是各家自扫门前雪,休管他家瓦上霜。上游下游都不管,到最后谁也没水吃。"

环保人士汪永晨认为解决黄河水资源分配问题必须实现信息公开。她说:"很多时候民众并不清楚黄河水需要一个统筹安排,上游很难想象到下游没有水,下游的人也不知道上游究竟把水利用了多少。只有信息公开了,利益相关的群体都参与到分配管理中,才有可能公平,才有可能持续发展。"

8月22日 小记

China Land und Leute Forschungsreise am Gelben Fluss

我们在景泰参观引黄灌溉的第一泵站时,泵站附近有一片建在山坡上的庙宇。两位老队员去了其中的一座"五佛寺",说那里有一处"沿寺石窟",据说是北魏时期一位高僧在这里做了一个梦,梦见五佛,醒来之后就建了这座寺庙。寺庙中塑了大大小小1000多座佛像。老队员们还抄回来一首对联:"看河楼看河流看河楼上看河流河楼千古河流千古,千佛洞千佛像千佛洞中千佛像佛洞万年佛像万年"。

我们几个年轻人没有看到佛洞佛像,我们误打误撞进了一家龙王庙。青脸的龙王看起来面目狰狞,庙外面的香炉堆满了香灰。我们出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穿一身绿衣服的老汉。他一口浓重的西北口音,我们又猜又想才能明白他的意思。他说他就是在这里看庙的,他指着山上一片庙宇道观说:"这些都是我来看的。"我们转进龙王庙后面的一间屋子,正面供的是关公。两边还有马超、关平、周仓等一系列三国中的人物。看庙的老汉说:"这是间道观"。我和同行的人相视而笑。案桌上放了一支撤签的罐子。我们眨眨眼问看庙的老汉:"这签准不准。"老汉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听懂我们的话,他只管说:"抽的嘞,抽得嘞。"我们又问,抽一支签要付多少钱。这回老汉听懂了,他说:"看着给嘞。"我从钱包中翻出10块钱给他,晃着签筒。老汉说:"别晃得嘞,抽得嘞。"我抽出一支要交给他,没想到他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一本"有求必应"问我签上是哪个号,然后翻到相对应的页让我们自己读。我们笑着说,原来做半仙是这么容易。

附近有一些女香客在做斋饭,她们热情地招呼我们一起吃。我们摆了摆手,表示还要继续赶路。

从景泰出发我们行车又去了兰州。从白银到兰州的高速公路上拐下来就看见一座外表极其现代化的坐落在黄河边上的城市。城市远远近近都可以看得到盖得很漂亮的高层住宅楼。街道窄小却不失整洁,大的灯箱广告牌霓虹灯在夜幕中闪闪发光,街上车水马龙很是热闹。在这里似乎许多服务性的营业都叫"会所",网吧叫网络会所,洗浴中心叫洗浴会所。

一行人找到订好的旅馆,下车却闻到一股剧烈的恶臭,就好像满城的污水泔水都倒在街上一样。一个当地人说,这里的下水道比不上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设计得不好,所以到处都迷漫着下水道的臭气。旅馆在"手抓一条街"附近,这里住了大量的穆斯林,街上可以看到很多戴头巾的妇女。夜里3点多突然听到高音喇叭里传来巨大的诵经声。早上起来问旅馆的服务员,服务员说,马上就是穆斯林的尔德节了,现在正是斋月。穆斯林要在太阳升起来之前用餐,一天里第二顿饭就要等到太阳落山之后才能吃了。

作者:景柏

责编:达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