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8月18日 黄河十年行 第7天

我们的实际行程已经落后于计划。昨天从潼关去了宜川,今天又从宜川经吴堡最终到达榆林。一路没有在值得一提的景点停留。

default

黄河壶口也是途径的一站,但是车上的水利专家说,目前黄河正处于汛期,河水升高,壶口瀑布由于落差减少暂时看不到,因此巴士并没有在壶口停留。绥德和米脂原本也应是停留的两站,但也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成行,欣赏“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的愿望也成了遗憾。

从山东到河南,再到陕西山西,一路走来,途径的小城镇看起来千篇一律,换个地名完全可以相互替代。一些经济发展得不错的城镇,马路宽敞街道整齐车水马龙行人如织。城镇中的建筑物也都大同小异毫无特色。车行至黄土高原之后,终于看到陕西著名的传统住宅建筑—窑洞。

黄土高原已不再是一片黄山土岭,而是变得郁郁葱葱,据说这是西部“退耕还林”政策带来的良性结果。窑洞星星点缀在绿色的黄土高原之间,但许多窑洞显然已经被弃用。当地的居民盖起不少模仿窑洞正脸的新式平房。旧窑洞的大门已经被拆除,远远地望过去像是一张张裂开的大嘴,掩藏不住传统生活方式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无可奈何的破败之势。

巴士车沿着盘山公路经过一片村庄的时候,我看见一个个子矮小的老汉抗着锄头缓慢地上坡。据说“退耕还林”政策给西北地区的生态保护带来了积极影响的同时却造成当地农民陷入更深的贫困之中。虽然中国政府给与退耕的农民一定数量的经济补偿,但是依靠这些补偿农民们却很难维持生计。

当夕阳逐渐沉入山背后,层层的山峦蒙上青青的暮色,大巴车沿着盘山公路奔驰。看得到的灯火不是窑洞里点的电灯,而是盘山公路上来来往往装满货物的载重卡车的照明灯。

作者:景柏

责编:达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