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8月13日 黄河十年行第二天 河南兰考

今天又是一大早出了门。仙河镇毕竟只是小地方,早上7点街上仍是比较冷清,偶尔会有几辆机动车风驰而过。早点铺相貌清秀的老板娘和打着赤膊的丈夫一起给顾客分包子。

default

黄河一景

Judy问我那稀得像水一样的粥是什么粥,我说是棒子面粥。她说,为什么没有玉米的味道。

吃过饭,我站到街边闲看。几条柴狗懒洋洋地横在土路上。马路对面是公安局,院门前摆着两尊石狮子,看起来一脸的苦相,好像头痛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这里接太多难办的案子。

China Gelber Fluss Huanghe

仙河镇公安局

我们乘车继续南下。昨天多数队员夜里12点才睡觉,一上车就睡倒一片。李大个自然不会成为例外。拍他有型的睡姿时不慎惊醒了他,他咧着嘴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样子很中国人嘛。

今天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车上度过的。中午11点多,汽车突然发出"哔哔哔"的叫声,有人开玩笑说,黄河少水,大巴车也少水。车在加了水之后继续往河南的方向开。车过荷泽不久,天降大雨。车上的环保专家说,黄河流域植被破坏的情况非常严重,遇到大雨暴雨很容易发生山体滑坡和泥石流。

China Gelber Fluss Huanghe

雨中驱车

从山东到河南,一路不是阴就是雨,天气闷热无比。一直到下午5点多我们终于达到了河南兰考。巴士车拐出高速公路开进兰考当地的村子。路边种着大片的玉米田,男人和孩子都打着赤膊。一些妇女聚坐在村舍院子外,看到车身上贴着"黄河十年行"的标签都好奇地张望着。不太清楚兰考地区现在的富裕程度或者说贫穷程度。我们驱车所到的村子虽然修了柏油路,但是路面上常常出现凹下去的大坑。刚下过雨,坑里积了很多水。马路很窄小,一些摩托车很随意地在马路中间骑,巴士司机不耐烦地不停地按喇叭。当地的居民住宅有的还是看起来已经相当破旧的平房,也有新盖起来的外墙贴着瓷砖的俗气二层小楼。一个黑瘦的老头坐在一间平房外,让我想起二战图册里的流民。

China Gelber Fluss Huanghe

村民照

我们的目的是东坝头。1855年在这里黄河发生了大规模改道。也是由于这次改道,黄河从经徐州入黄海,变成北上入渤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柏油路变成了黄土路。我们下车向黄河经过东坝头的河段步行。不断有载重卡车从我们身边经过,暴土狼烟,避之不及。我们看到的黄河段河水滚滚,不时泛起夹杂了大量泥沙的黄浪,河面上架起一座浮桥。同行的专家说,这段河水的流速和流量"都还是可以"的。100多年前黄河上没有修建这么多水库大坝的时候,这段河水的流速和流量恐怕应该"更可以"。

黄河少水是现在最为严重的问题,防洪涝已经成了有点"多余"的担忧,怎么解决断流才是问题的关键。

今天晚上我们住在兰考当地的一家旅馆。Judy之前说过她最害怕中国的厕所。大部分的厕所是蹲式的,她不知道该怎么蹲。香港环保人士Lister说,他们在内地跑的地方多,见过各种各样的厕所。他们还给这些厕所标了星。可以锁门,大通坑,没有冲水,臭气可以把人熏得一头栽倒在茅坑里的厕所被他们评为2星。(Schock!)Judy给我看她住的宾馆房间里的厕所。厕所门上6块玻璃少了一块,放卫生纸的架子锈迹斑斑,卫生纸团皱巴巴湿漉漉的,厕所里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味道。

明天一样需要早起。已经有人累倒了。

China Gelber Fluss Huanghe NO FLASH

黄河一景

作者:景柏

责编:祝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