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70年前:朔尔兄妹被判死刑

70年前,朔尔兄妹遭到处决。他们建立的大学生抵抗组织“白玫瑰”反抗纳粹暴政,至今仍是勇气的象征。

(德国之声中文网)1943年2月15日,接近午夜时分,三个年轻人正往慕尼黑市中心走去。他们是汉斯·朔尔(Hans Scholl)、亚历山大·施莫雷尔(Alexander Schmorell)和威利·格拉夫(Willi Graf)。三人都是反抗希特勒及其独裁政权的"白玫瑰小组"的成员。正因如此,他们带着数千份传单,上面直言不讳地谴责了纳粹政权及其罪行。他们把传单投入了各处邮箱,以便通过邮局将传单送到各个地址。朔尔和施莫雷尔还有一个更为大胆的主意:趁着夜色的掩护,他们用黑色颜料以及一块模板在巴伐利亚州长官邸的外墙上刷上了"打倒希特勒"的字样。在另一个地方,他们刷的标语更加直接:"希特勒,大刽子手"。汉斯·朔尔的妹妹索菲(Sophie Scholl)在位于弗朗茨-约瑟夫大街13号的家中等待三位年轻人安全返回。

反抗之路

München LMU Mahnmal Flugblätter der Weißen Rose und Geschwister Scholl

慕尼黑大学内的“白玫瑰传单”纪念地

朔尔兄妹生活在宁静悠闲的乌尔姆,当1933年纳粹党人夺取政权时,两人还在上小学:汉斯生于1919年,他的妹妹索菲1921年才出生。他们的父亲罗伯特·朔尔是一名税务顾问,一共有五个孩子。立场倾向自由主义的朔尔对于新上台的纳粹政权很不以为然。他和妻子马格达莲娜努力用天主教思想和宽容精神教育孩子们。不过朔尔的子女们对纳粹主义非常着迷。汉斯·朔尔在纳粹党的青年组织"希特勒青年团"中平步青云,16岁时就已经是160名希特勒青年团团员的负责人。妹妹索菲也对纳粹主义报有强烈好感,她参加了 "德意志女孩协会",其实就是女孩们的"希特勒青年团"。像自己哥哥一样,索菲也很快就成为了领导人物。根据一名历史见证人的回忆,索菲当时"非常兴奋,对于纳粹主义非常疯狂。"

不过,朔尔兄妹对于希特勒及其政权的信仰在1942年不复存在。他们一再强烈地感觉到,自己的天主教信仰和道德认同与纳粹主义者的目标并不一致。汉斯·朔尔日益相信,必须拿一些行动反抗这个罪恶深重的政权:1942年汉斯应征入伍前往东部前线。他更为进一步地了解到战争的残酷。与此同时,犹太人遭到迫害和遣送的命运也让朔尔陷入深深地忧虑。

"自由万岁!"

1942年,汉斯在慕尼黑大学组织了一个小团体,誓言抵抗纳粹主义:成员除了四名医学专业大学生汉斯·朔尔、克里斯多夫·普罗普斯特(Christoph Propst)、亚历山大·施莫雷尔和威利·格拉夫之外,还有哲学系教授科特·胡贝尔(Kurt Huber)。索菲在1942年5月也加入这个小组,当时她也搬到了慕尼黑,并在大学里学习生物和哲学。

这个小组把自己的通告称为"白玫瑰传单",部分通过信件寄送,也有的放在电话亭内或者停着的汽车里。通过朋友和熟人的传播,这些传单也发到了慕尼黑以外的地方,比如朔尔兄妹的家乡乌尔姆。"希特勒嘴里说出的每个字都是谎言!"

Ausstellung Weiße Rose Gerichtssaal

1943年,白玫瑰小组的17名成员在巴伐利亚司法部的这座法庭内被判处死刑

"白玫瑰"的第六份传单成为他们的"绝唱"。1943年2月18日,索菲和哥哥一起在大学里发送传单。当她在一个灯塔的护栏里向院内抛撒传单时,两人被发现并遭到逮捕。秘密警察接管了审讯任务。即使在这样的困难处境之下,朔尔兄妹依然表现得异常勇敢:两人都试图把所有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索菲面对秘密警察直言,自己不想"与纳粹主义有半点关系"。证据确凿。1943年2月22日,由弗莱斯勒(Roland Freisler )领导的所谓的"人民法庭"判处汉斯·朔尔、索菲·朔尔和克里斯多夫·普罗斯特死刑。三人当天就被处决。汉斯的临终遗言是:"自由万岁!"

道德榜样

"他们让我们相信,不是当时所有的德国人都是沉默不语、胆小怕事的随大流者",德国总统高克(Joachim Gauck)不久前在谈到朔尔兄妹和"白玫瑰组织"时总结道。第四份"白玫瑰传单"中曾写道:"我们不会沉默,我们是你们惕厉的良心。白玫瑰定要叫你们暗夜难眠!"这些话语时至今日仍未过时:朔尔兄妹以及他们的朋友用勇气坚持自己的信念,并作出反抗。在那个时候,具有这般勇气的只是少数人。

直到今天朔尔兄妹都因为这份勇气而受到敬仰:几乎所有中等以上的德国城市都有一个以朔尔兄妹命名的学校,全德国都有叫做朔尔或者索菲的街道或者广场。"朔尔兄妹奖"是德国最重要的文学奖之一。

尤其是对小学生和儿童来说,"白玫瑰"的故事总是那么扣人心弦。弗朗茨·J·穆勒(Franz J. Müller)一次又一次地从孩子们那里确认了这一点。穆勒是"白玫瑰"最后一位幸存者:"他们总是对我们所作的事情感到惊奇。不过汉斯和索菲并不想成为英雄。友谊和自由对他们而言是更要的价值。"

穆勒和其他反对组织成员共同创建了慕尼黑白玫瑰基金会,纪念朔尔兄妹及其朋友们。穆勒表示,尤其年轻人可以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小学生们应该尽可能的从各方面获取信息,与朋友们展开讨论,以避免轻易受到政治宣传的影响。当自由受到威胁时,能展现出勇气。"也就是从朔尔兄妹及其朋友们的事迹中有所学习。

作者:Marc von Lüpke 编译:石涛

责编:苗子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