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60年戛纳—不羁的风

贯以标新立异而享誉世界的戛纳电影节60岁了。这棵植于法国南部海滩的金棕榈已然长成参天大树,集商业成就与文艺气质于一身,每年抖落一枚光芒四射的棕榈叶。恰逢60华诞之际,来自世界各地的群星和名导又将在未来的12天里把这座风光旖旎的法国小城幻化为一条熠熠生辉的星光大道。

default

什么都是可能的

上个世纪的三四十年代,国际电影节还远未获得今天的多元化和个性化的艺术面孔。1938年,当德国导演雷妮·瑞芬舒丹以一部《奥林匹亚》在威尼斯——世界上最古老的电影节上获得墨索里尼奖和法西斯主义者的胜利欢呼之后,一些保有独立人格的理想主义者愤然离去,决心创办符合艺术理念的电影节。不久,希特勒称霸欧洲,破坏了组织者的初步设想。直到1946年9月,二战胜利后的第二年,戛纳电影节才艰难诞生(1948年和1950年因经费短缺而停办)。

Bildgalerie 60 Jahre Cannes Brigitte Bardot Nr. 2

如果说,加州阳光般酣畅淋漓的银屏大片最易博取奥斯卡评委的微笑,那么,吹皱戛纳心池的往往是宛若地中海海风的风情之作。风——无形亦无象,无规可测,无迹可循,所以不拘一格的法国人会把大奖颁给特立独行的无名小卒。如1959年凭处女作获最佳导演奖的28岁的弗朗索瓦·特吕弗;1976年以《出租车司机》摘取金棕榈的马丁·西科塞斯——此君直到去年才因一部绝非巅峰水准的《无间道风云》在奥斯卡圆梦;最传奇的要属美国人史蒂文·索德伯格,他花了两周时间写剧本、一周拍摄完成的处女作影片《性,谎言,录像带》问鼎1989年金棕榈,成为迄今为止最年轻的大奖得主。

此外,永远留在戛纳历史上的印记还有:1968年,法兰西爆发了五月风暴,爱电影更爱革命的青年领袖们手牵手挡在银幕前,抵制电影节开幕。70年代,戛纳海滩染上了情色的粉红,如1974年,法国B级大师马克斯·皮卡斯携4部X电影来到戛纳卖场;1976年,大岛渚的《感官王国》在戛纳电影节放映,真实的性爱场面让一些记者半途离座。两年后,戛纳邀请他的《爱之亡灵》参赛,并给与他最佳导演奖。

59. Filmfestival in Cannes - Wong und Jackson

90年代以来,戛纳逐渐加强了全球化色彩,将眼光投向亚洲乃至整个世界。1993年,陈凯歌凭《霸王别姬》成为首位摘取金棕榈的中国导演,侯孝贤的《戏梦人生》拿到了评委会奖;1997年,王家卫获得了最佳导演荣誉,他的参赛片为《春光乍泄》;2000年,中国电影在国际上大放异彩:评委会大奖给了姜文的《鬼子来了》;杨德昌以《一一》取得最佳导演称号。近年来,韩国、泰国导演也在戛纳颇有斩获。

60年来,戛纳电影节凭借四大支柱安然度过了政治文化上的风风雨雨:美国电影的强力给养;国际名导的忠诚维护;潜力人才的发扬光大;但最重要的还是堪称欧洲艺术先锋的法国独立电影人的不懈追求。

2007年5月16日,第60届戛纳电影节将在王家卫的《蓝莓之夜》中开幕。竞赛单元的22部影片及导演名称如下:

 《蓝莓之夜》王家卫 (中国香港)

 《老情妇》 凯瑟琳·布雷亚 (法国)

 《爱之歌》 克里斯托弗·奥诺雷 (法国)

 《潜水钟与蝴蝶》 朱利安·施纳贝尔 (美国)

 《在人生的另一边》 法蒂·阿金 (德国)

 《老人止步》 柯恩兄弟 (美国)

 《十二宫杀手》 大卫·芬奇 (美国)

 《我们拥有此夜》 詹姆斯·格雷 (美国)

 《原木之森》 河濑直美 (日本)

 《给我承诺》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 (塞尔维亚)

 《秘阳》 李沧东 (韩国)

 《四个月,三周,两天》 克里斯蒂安·门裘 (罗马尼亚)

 《Tehilim》 拉斐尔·纳德贾里 (法国)

 《沉默之歌》 卡洛斯·雷加达斯 (墨西哥)

 《波斯波利斯》 玛嘉·莎塔碧 (伊朗)

 《进口出口》 乌尔利奇·塞德尔 (奥地利)

 《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苏克洛夫 (俄罗斯)

 《死亡证明》 昆汀·塔伦蒂诺 (美国)

 《伦敦来的人》 贝拉·塔尔 (匈牙利)

 《暴走公园》 加斯·范·桑特 (美国)

 《放逐》 安德烈·萨金塞夫 (俄罗斯)

 《呼吸》 金基德(韩国)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