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50年前"大赦国际"的由来

一封要求当局释放政治犯的文书,勾勒出一场世界运动的雏形。从50年前创立迄今,"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已是世界上最大的人权组织。

At least 100 hundred activists of International Amnesty, dressed in black with white masks rally holding coffins decorated with flowers in Barranco district, Lima, Peru, on 17 October 2009. The rally was held in order to denounce that in Peru a woman dies every 8 hours due to complications during pregnancy, labor and after childbirth. EPA/Paolo Aguilar +++(c) dpa - Report+++

资料图片:无声的抗议

一些人士因为立场、宗教信仰与政府不符,而遭到囚禁、酷刑或处死的判决,这样的事件无时无刻都在世界各地发生。每一天打开报章,读者能够汲取这一方面的信息。

1961年5月28日,伦敦一名律师本南森(Peter Benenson)在英国《观察家》报上,刊登了一篇名为《被遗忘的囚犯》的文章,呼吁读者进行声援、要求当局释放政治犯。这篇文章,启迪了"大赦国际"的创立。

《被遗忘的囚犯》在世界30份报章上被转载,几周之内,获得了1000多名支持者的回应。1961年的7月中旬在卢森堡举行的首次国际会议,迎来了来自美国、比利时、英国、法国、德国、爱尔兰及瑞士的代表,成立了大赦国际--一个"捍卫信仰与言论自由的永久性国际运动"。

解救东西方、第三世界国家的政治犯

当时,大赦国际于西德的第一次活动,几乎与多名作家、记者在科隆举行的"文化自由大会"同时举办。该大会的主要创始人是2006年逝世的记者施特恩(Carola Stern)、作家莱昂哈德(Wolfgang Leonhard)、德国电视一台(ARD)长期旅外的记者鲁格(Gerd Ruge)。

鲁格回忆起当时的景象表示,"那时是冷战的高峰期,东西方对彼此的对立及不信任加剧。很多人愿意挺身而出,帮助政治犯,同时不成为冲突双方利用的工具。"

来自伦敦的一个点子来得正是时候:大赦国际每个地方组织需分别照料来自东方、西方、第三世界国家的政治犯。科隆的地方组织首先就解救了俄罗斯诗人布罗茨基(Joseph Brodsky)、一名西班牙籍的"耶和华见证人"教派(Zeugen Jehovas)信徒和南非共产作家古马(Alex La Guma)。

汲汲营营为人权作贡献

尽管履行的是《人权宣言》赋予的使命,大赦国际还是遭到了各方的猜度,在开始的时候,西方政客、媒体将之视为共产份子;东部阵营将之视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爪牙。该组织于初创10年的运作时期中,解放了2000名政治犯,是当时世界政治犯总量的一半,并于1977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大赦国际自1977年以来坚持反对死刑,在越来越多国家取消死刑之后,遭处决的人数已减少。该组织于1985年拓展自己的使命,致力于保护难民及寻求庇护者;于1993年开始呼吁免刑罚;1998年大赦国际与其他非政府组织创立国际刑事法院,追究危害人权、屠杀事件、战争罪;在2003年之后,大赦国际致力于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的人权问题。现在,该组织还致力于反对歧视贫穷人士、争取适当的居住权。

美国前总统布什于今年2月取消前往日内瓦出席一项活动,是大赦国际最近一次的成功案例。那是因为,该组织在瑞士一份报章上报道了布什任职总统时,批准当局对关塔那摩、其他拘留所的罪犯施以酷刑的新闻。显然的,布什是担心这一事件再起波澜而作出上述决定的。

世界最大的人权组织

大赦国际拥有超过3万名会员、来自150个国家的支持者,是当今300个注册登记的人权组织中最大的一个。该组织在61个国家设有分部,主要集中在欧洲及美洲等地。

大赦国际一直坚守岗位,现在该组织的工作如同当年草创的初衷一样,极具迫切性。过去5年来,该组织面对了一些国家激烈的攻击,其中包括以色列、伊朗、沙特、刚果、中国、越南及美国。

当今世界上,一些当权者对民众的态度,还是与本南森那篇被不断引用的文章《被遗忘的囚犯》中所描述的相差无几。大赦国际50周年庆之际,《观察家》几乎能把这篇文章逐字逐句的再刊登一次。

作者:Andreas Zumach 编译:蔡庆晖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