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5欧元"引发德国大讨论

近两天,几乎全德国都在因为两个数字争论不休:4和5。4是"哈尔茨四"失业救济金,5是因为联邦政府计划将这一救济金增加5欧元。既然是增不是减,却为什么引起包括许多失业者在内的人如此不满呢?

default

联邦劳动和社会福利部重新计算"第四阶段哈尔茨就业改革方案"中规定的长期失业者救济金(简称"哈尔茨四")的原因,是联邦宪法法院裁定这一救济金的统计和计算过程不够透明,要求劳动部重新进行并公开计算结果。联邦宪法法院的裁定没有涉及救济金额,而只要求统计过程要有改进。

德国目前有约670万人领取"哈尔茨四"。联邦统计局以6万个德国低收入家庭的支出为基准,对普通公民的基本生活支出做了重新计算。联邦劳动部根据统计局得出的数字,决定将"哈尔茨四"救济金由现在的每位成年人359欧元,增加到364欧元。不同年龄段的未成年人领取"哈尔茨四"的金额是213到275欧元不等。没想到联政府计划给长期失业者每月涨5欧元救济金的决定,却招致强烈批评,引发广泛讨论。反对党指责黑黄政府"只为富人着想,不管穷人死活"。一些慈善组织表示,5欧元的涨幅完全不符合整体物价涨幅和经济形势。面对此类批评,联邦劳动部长冯德莱恩强调:

"我们按照联邦宪法法院的裁定,对救济金进行了重新计算。我们的目的是保证统计过程公开,而我们也的确做到了这一点。"

Deutschland Pressekonferenz von Ursula von der Leyen zu Hartz IV

联邦劳动部长冯德莱恩

失业应是暂时 就业才有希望

冯德莱恩同时表示,"哈尔茨四"并不是一个长久之计,长期失业者要努力寻找新工作,摆脱领救济金的生活。联邦总理默克尔也坚决捍卫劳动部的决定:

"每一个想参与'哈尔茨四'救济金讨论的人,都先要看看230项统计标准,并且告诉我,冯德莱恩部长的哪一项统计是错误的,哪一项统计还要更改?"

默克尔总理提到的这230项统计标准,是联邦统计局和劳动部在计算长期失业救济金时考虑的所谓"购物篮"(Warenkorb)。这个"购物篮"是以普通德国公民的生活开支为基础,包括饮食、服装、子女教育、文娱消遣等方面。联邦劳动部的网页上列出了详尽的统计标准和计算依据。新的"哈尔茨四"救济金为每个月364欧元,其中128欧元用于食品,30欧元服装等等。以前的 "哈尔茨四"也包括烟酒消费,现在取消了这部分补贴,取而代之的是上网费用,理由是失业者可以通过因特网增加自己找工作的信息渠道和应聘机会。过去,领取"哈尔茨四"的失业者每个月的房租和水暖等费用由国家来支付。今后,国家每个月除了支付房租外,只给一部分固定补贴用于水电暖气等开支,也就是说,谁的额外居住开支过多,要自己安排。许多人也许要因此搬到面积小些或是房租低些的住处。

每月多5欧 还是不高兴

Wartezimmer beim Arbeitsamt in München

慕尼黑劳动局给失业者介绍工作的服务中心等候大厅

在柏林一个专门为领取"哈尔茨四"救济金的失业者提供廉价食品的菜市场里,"5欧元"涨幅也是头号热议话题,而并非人人都为每月可以多5欧元支出感到高兴,更不用说感谢:

(男)"说给涨钱,结果就是5欧元,这叫什么呀?"

(女)"钱不是皮筋做的,不是可以拉长的。"

(男)"多5欧元,或是少5欧元,总之都不够买东西。"

(女)"我现在要靠'哈尔茨四'算计着过日,多5欧元我一样要算计。"

德国反对党也对政府计划的"哈尔茨四"增幅提出强烈批评。社民党副主席纳勒斯(Andrea Nahles)认为,新的统计不符合财政部的标准,而是按照黑黄政府执政党高层的意愿。绿党要求将"哈尔茨四"增加到每月420欧元,并要根据物价的涨幅不断变更。左翼党则要求不低于500欧元。德国工会联会会(DGB)主席索默尔则批评政府在计算"哈尔茨四"金额时,"只看统计数字,不考虑多变的实际情况"。

在黑黄政府因"哈尔茨四"和"5欧元"备受批评的同时,经合组织(OECD)也对联邦政府提出批评,但理由却大不相同。《明镜在线》9月28日报道说,经合组织认为,联邦政府应该利用重新计算"哈尔茨四"这一机会,调整失业救济政策,但不是增加而是减少救济金。该组织认为,失业者目前缺乏寻找新工作的动力。换句话说,德国现在给失业者的救济金太高了,以至于他们没兴趣去找工作。

一方认为"钱太少,没法生活",另一方认为"钱太多,没动力找工作"。德国政府在"哈尔茨四"这一问题上是很难求全了。此外,所有这些关于"哈尔茨四"的讨论、政策变更、抗议等等究竟花了多少欧元,却是统计数字无法显示的。

作者:谢菲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