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30年前的“德国之秋”

德国人至今提起左翼恐怖组织红军派还心有余悸。在28年的武装斗争中,他们共谋杀了34人。特别给人留下记忆的是1977年9月5日至10月19日绑架及杀害雇主联合会主席施莱尔的44天。这段历史被称做“德国之秋”。

default

恐怖现场

“这条公路上发生了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这两辆奔驰被枪打成筛子状。车旁边停放了四具尸体。尸体被布遮盖着,看不见死者的面部。”

这是1977年9月5日的电视新闻。这一天,左翼恐怖组织红军派袭击了雇主联合会主席施莱尔的车队。施莱尔的四名随从当场毙命,而施莱尔被恐怖分子绑架。这是后人称之为“德国之秋”的开场。

红军派企图用这一行动逼迫德国政府释放在押的同伙。1972年,法院以多次投放炸弹的罪名将11名红军派元老判处了徒刑,关押在斯图加特的施坦海姆监狱。红军派首领巴德,恩斯林以及拉斯珀也在关押之列。这三个人是红军派的核心与智囊。他们在监狱里指挥着红军派的武装斗争。在他们被关押的五年时间里,红军派中又形成了第二代领导核心。红军派的原始宗旨是反对资本主义,消灭社会不公正现象以及消除纳粹给德国带来的阴影。而在1977年多事之秋开始时,红军派的所作所为离他们的初衷相差甚远。他们的目的仅是解救同伙而已。

但德国政府不理睬恐怖分子的讹诈。当时的德国总理施密特担心,一旦释放这些恐怖分子,他们就会组织新的恐怖行动。在施莱尔被绑架四个小时之后施密特发表了电视讲话:“绑架者肯定会听到我的讲话。他们也许这时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当中。但他们不要报什么幻想。恐怖主义是没有前途的。”

在施莱尔被绑架的44天中,德国处在紧急状态中。在首都波恩的大街上可以看见装甲车。各部委四周围上了铁丝网。联邦政府及联邦刑侦局的危机指挥部每天要召开好几次对策会议。议会以历史上从未有的速度颁布了一条法律。该法律禁止红军派囚犯之间发生任何接触。而且也不允许他们与自己的律师交谈。因为政府认为所有的恐怖活动都由这些在押的红军派首领策划。

联邦刑侦局采取了史无前例的通缉行动:他们搜查了几千户住宅。如果家里没有人,警察就破门而入。他们还散发了几百万份带有被通缉者照片的传单。警察还公开了犯罪嫌疑人的声音。

警察几乎抓到了绑架者,但一个小小的疏忽使警察前功尽弃。红军派坚持不放弃他们的条件。他们给德国政府寄去了施莱尔的录音带。施莱尔声音沙哑:“我在目前的处境下要问一下,到底还要发生什么事情才能促使联邦政府下决心呢?我已经被恐怖分子关押了五个多星期。”

而对红军派来说,施莱尔正是他们的头号敌人:他利用国家社会党发迹,而在当时的联邦德国也属于最有权势的经济大老板之一。德国各大报纸上都刊登了红军派为施莱尔拍的照片:穿着睡衣,头发乱蓬蓬的,一脸倦容。他的手里拿着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红军派的俘虏。一份报纸称之为“摧人泪下的照片”。

1977年10月13日,四名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劫持了一架汉莎公司的飞机。飞机上有87名乘客。巴勒斯坦人试图以此为红军派提供国际声援,给德国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他们威胁说,如果不释放关押在施坦海姆的红军派人物,他们就要处死手里的人质。飞机降落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恐怖分子打死了机长。飞机上的情况如同地狱。几名当事人回忆到:“飞机里的温度差不多有50度。”“我汗流浃背,脸上火辣辣的。”“衣服都粘在身上了,一拧都能出水。”“我们就象呆在一个臭气熏天的保暖箱里。人们呼吸困难,而也没有足够的水。”

5天之后,一支德国特种部队成功地冲进飞机,制服了恐怖分子。几个小时之后这一消息上了广播:“被恐怖分子绑架的86名人质被解救。联邦内政部发言人证实了这一消息。”

红军派的在押犯也听到了这一消息。同一天晚上他们集体自杀。而一天之后,人们在一辆汽车的后备箱里发现了施莱尔的尸体。施莱尔是被人从脑袋的后面打了一枪。但真凶至今仍逍遥法外。随着施莱尔的死,“德国之秋”也就结束了。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