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3月12日:世界反互联网封锁日

人们可以利用互联网发表自己的看法,在那些新闻自由受到限制的国家,互联网更显得重要。但是目前对互联网进行封锁的情况也日益增多。因此,记者无疆界组织宣布3月12日为世界反互联网封锁日。

default

沙娜兹·格拉米是一位网络女权主义者。这位伊朗妇女通过互联网为妇女争取权益。去年,她因此被逮捕数月。记者无疆界组织的维奥尔说,伊朗是中东地区最大的博客监狱。3月12日反互联网封锁日之际,该组织公布的一份报告揭露了全球互联网封锁不断增加的情况。维奥尔表示:“最近几年,压制和封锁互联网的情况在增加。全世界被封锁的网页越来越多。现在又出现了网络控制的新形式。也就是所谓的参与操控,有意识地把一些特定的内容和意见安置到一些访问者众多的网页上。”

例如奥运会期间,中国就试图通过这种封网形式控制网络平台,监控互联网上展开的对话。

中国因此被列入所谓的"互联网敌视国"名单的榜首。名单中的12个国家,被列为全球压制言论自由最严重的国家。目前,中国关押着50名互联网异议人士。其中许多人被判多年有期徒刑。原因就是他们批评自己的政府 ,为了找到持批判态度的作者和读者,北京政府动用了一支庞大的队伍。

维奥尔表示:“国家用于监督网页内容的工作人员多达4万人。此外还有几千名官员负责到各个网吧和咖啡网吧检查网页的内容,禁止在网吧浏览非法和不受当局欢迎的网页。北京的部分网吧甚至安装了录像机进行监控。还有一些网吧要求上网者出示身份证。”

德国柏林的记者兼互联网专家施皮坎普认为,在新闻封锁方面中国堪称专家。多年来,施皮坎普一直从事网络报道,数据安全和数码领域的版权工作。他说:“实际上,进入中国的所有网线都受到政府的监控。中国建起了一座巨大的防火墙。任何一条网线都无法绕过这道墙。也就是说,你必须接受国家的监督。从技术上来说,中国对网页的控制最严格,控制面是最广的。”

尽管如此,中国还是不可能对全部网页进行监控。人们总能够设置对政府持批判态度的博客网站,传播不受政府欢迎的信息。施皮坎普说,“一旦注意到,还是有办法封锁这些网站的。因为他们确实可以决定允许哪些信息进入中国,哪些不能。但是互联网是巨大的,很多内容一时难以发现。因此,中国当局不可能实行彻底封锁。在只有书籍和报纸的时代不可能,当今时代也是不可能的。”

对互联网进行封锁的12个国家中,除了中国之外,还有伊朗,埃及,朝鲜,缅甸,沙特阿拉伯和古巴。维奥尔说,尽管这些国家对互联网实现封锁,但互联网仍然属于最自由的媒体。维奥尔说,“互联网始终最大限度地保持着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也为人们提供了抗议破坏人权行为的空间。无论在中国还是在伊朗,都有人在互联网上抗议政府破坏人权的行径。因此说,互联网是一个不可替代的手段。”


作者:Bettina Marx/李京慧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