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3)“中国特色、西藏特点”的以藏治藏模式

中国共产党90岁生日刚刚过去,中国又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另一大庆祝活动:"和平解放西藏60年"。德国之声记者秦戈正在西藏旅游,为大家发来他的见闻录。

Aus Anlass des 60-jährigen Jubiläums der Eingliederung Tibets in die Volksrepublik China durch die chinesische Armee wurden die Sicherheitsvorkehrungen verschärft. Überall in Lhasa, Hauptstadt Tibets, ist zur Zeit Polizeipräsenz zu beobachten. Fotos aus Lhasa. Der Fotograf ist DW-Korrespondent Qin Ge.

在大昭寺前顶礼膜拜的藏传佛教信徒

不被理解的宗教信仰

每天,大昭寺里人头耸动,来自藏区各地的朝圣者络绎不绝。人们说,没有大昭寺,就没有拉萨。大昭寺才是拉萨城的跳动的心脏。

朝圣者们捧着哈达,提着酥油壶,口里默念经文,一步一步靠近心中的神。他们的身体紧紧挨着,蛇形的队伍密不透风,在酥油香气氤氨弥漫的昏暗大殿里,宛如一道人体铸成的铜墙铁壁,静默而有序地挪动着。

看起来这是最自然的宗教活动,然而在信奉无神论的汉族干部眼里,这副场景却触目惊心。一方面,中央政府明令禁止藏族干部参加宗教活动,将一切民族隔阂归咎于境外的十四世达赖。在举行"庆祝西藏和平解放六十周年"庆典前夕,当地《西藏日报》已经连续发表30多篇文革大批判式的社论,严词谴责达赖集团的分裂用意。但是另一方面,中央政府又出巨资补贴僧人、翻修寺庙、修造灵塔,就像中央政府来始终标榜的,中央政府与内地过去60年一直无偿支援西藏,每年财政补贴数百亿计。

Aus Anlass des 60-jährigen Jubiläums der Eingliederung Tibets in die Volksrepublik China durch die chinesische Armee wurden die Sicherheitsvorkehrungen verschärft. Überall in Lhasa, Hauptstadt Tibets, ist zur Zeit Polizeipräsenz zu beobachten. Fotos aus Lhasa. Der Fotograf ist DW-Korrespondent Qin Ge.

佛教寺庙为无神论政党庆祝生日

然而要换得藏人的内心归顺,效果甚微。有汉族干部抱怨,现在年轻藏民的思想更复杂,他们不像老一代藏人,还曾经历过60年前喇嘛统治的苦难。让干部们不理解的是,为什么藏民的心里,感恩的对象永远是那些被供奉的菩萨?

逐渐被边缘化的藏文化

另一方面,长期推行汉化教育的效果也在逐渐显现。

在八廓街一家书店里,18岁藏族青年扎西(化名)用流利标准的汉语,主动和顾客搭话。作为书店经理引以为豪的儿子,扎西从小成绩突出,被录取进"藏族班",嵌入内地的普通中学接受汉式教育。

在初中阶段,扎西和藏族同学们还上藏语课;等到转到另一个省份上高中后,就接受汉式普通高中教育,藏语课取消了。藏文分数也不计入最后的高考。问到平时看不看藏文书,扎西说,"看,主要是历史类的,因为我关心我们民族的过去。"

但是全拉萨的藏文书店屈指可数。在北京中路一家藏文书店里,陈列的藏文书籍不到二百种。除了藏汉词典、藏英词典外,最显眼的是藏文版的中国伟人传系列,邓小平、鲁迅传被摆在最前面。

藏文书店里没有报刊、杂志,也没有藏文报刊。对此,藏文书店店员低声解释道:"藏文杂志,我们不允许卖的。"即使在拉萨最繁华的市中心街道两旁,也没有内地城市常见的报刊亭,丝毫感受不到内地的媒体文化。

进入国家体制,藏族青年的范式道路

在刚刚结束的高考中,扎西成功考上上海一所高校,专业是行政管理,"因为将来还是要回西藏工作的嘛。"

--"想象过将来做什么工作呢?"扎西有些腼腆地笑了:"可能会去政府工作,当公务员。"

像扎西这样,憧憬当一名公务员,这在中国国进民退的趋势下,不仅是众多内地青年的理想职业,更是许多西藏人的首选志愿。原因是,西藏的经济产业单调,就业面狭窄。而在政府部门工作,意味着有一份稳定、体面的收入。此外,因为有丰厚的特区津贴,西藏公务员待遇在全国比也是高的。

但是,进入政府体制的藏族干部,必须接受一定的体制制约,最突出的,宗教信仰。原则上,公务员不允许公开参加宗教活动,如转经,膜拜等。这也使许多笃信宗教的藏族干部,内心充满挣扎。

Aus Anlass des 60-jährigen Jubiläums der Eingliederung Tibets in die Volksrepublik China durch die chinesische Armee wurden die Sicherheitsvorkehrungen verschärft. Überall in Lhasa, Hauptstadt Tibets, ist zur Zeit Polizeipräsenz zu beobachten. Fotos aus Lhasa. Der Fotograf ist DW-Korrespondent Qin Ge.

喇嘛们被安排观看藏戏

对此,18岁的藏族青年扎西表示自己"宗教信仰当然从小就有,也不会放弃",但对未来进入体制后如何取舍,踌躇满志的他似乎还没有考虑这么多。

以藏治藏

无论扎西是否明白,从被送到内地藏族班的那一刻起,他就和无数同龄人共同被挑选进入了一个"以藏治藏"的轨道。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起,中央政府便开始有计划、有步骤地把一些优秀的藏族子弟选送到内地上汉语中学,而后升入全国重点高等院校,多学习中共党史、行政管理等政务专业,学成后再送回西藏自治区政府部门,逐步培养成为自治区的藏族干部精英。

现在,藏区党政机关已经有越来越多这样的藏族"海归"--或者用"汉归"可能更准确。而18岁的扎西则是他们的后继者。

据一位汉族干部介绍,西藏党政机关更乐于优先"安排"藏人,对于过去的贵族家庭来说,进入政府机关门槛甚低。符合条件的藏人被录取比例高,公务员考试难度也比内地低很多。比如西藏唯一的大学--西藏大学,每年毕业生约1万名,而面向他们的公务员名额多达7000个。在轻视手工、机械的文化传统下,政府部门不仅成为藏人大学生的最大雇佣者,也是藏族的最大单一雇佣部门。与喇嘛统治时代相比,藏族社会出现了一个新的庞大阶层:藏族官僚。

这些逐渐壮大的无神论的、汉化的藏族官僚,正在充当统治佛教徒的藏族民众的合作代理人(Co-Agent)。然而在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下,虽然藏族享有名义上的自治权,但在自治区内的任何层级,汉族干部总是充任着党的领导,通过执政党的严密体制牢牢控制着藏族干部的行动、思想和决策。

尽管如此,与其他自治区如新疆相比,因为地理、生理、语言和宗教的特殊性,藏族官僚的规模增长占有绝对优势。于是,一个"有中国特色、西藏特点的"的以藏治藏模式已然形成。

作者:秦戈

责编:文山

DW.COM